四方报让台湾“看见”新移民

當今大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5697
泰越外劳过埠新娘就在咫尺
四方报让台湾“看见”新移民
李永杰
6月27日
上午 11点56分
《四方报》总编辑张正(左图)表示,该外劳报纸出现在台湾各地的便利商店销售架上,间接挑战了台湾人本身狭隘,过度以欧美日本马首是瞻的国际观。
他认为,越泰外劳和新娘在台湾人口不少,而且很多就存在于台湾人身边,甚至产生了亲属关系,但他们依然经常被台湾菁英视而不见。
“它让那些没有国际观的台湾人,尤其那些英文很好的,看到《四方报》时,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这会让他们警觉到,台湾有一群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日本人的外国人在这里。”
《四方报》是台湾人创办的报纸,服务对象就是在当地约30万的越泰国外劳和越南过埠新娘。这份独特的报章每月分别以越南和泰文,再掺杂少数中文形式出版。越文版发行量在2万多份,而泰文则在5000份左右。
张正出生于1971年,1993年毕业于台湾的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系,随后进入《立报》担任记者,2002年进入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攻读硕士,并与越南结缘。
四方报出刊可谓台湾光荣
花了近4年光阴全身投入《四方报》的他,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热诚和自豪。他表示,《四方报》这种当地人为外劳出版报纸,为他们发声的情况,是世界罕见的例子。
“台湾可以出版这样一份报纸,某种程度其实是台湾的光荣”。
“虽然我们办这个报纸是因为有些台湾人对越南人不好,是台湾的耻辱,可是由于台湾的环境和制度还不错,让我们可以出来帮助这些被欺负的越南人。”
他点出,《四方报》的存在让台湾人“发现”越南外劳是有本身文化脉络,有人际关系的“一个人”,因此必须以“一个人”的态度对待他们。
逢月圆出刊来自美丽错误
除了作为台湾独一无二的外劳报外,《四方报》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即出刊日期选在“月圆”,即每逢农历十五日出版。针对这个特色,张正尴尬笑着坦承,它是个“美丽的错误”。
他解释道,自己在催生创刊号的时候,面对了种种的困难,包括对越文和排版的掌握不够,因此出现了延误,完成出版的日子是个“怪日期”,即非阳历的月初、月中或者月尾。
“后来发现,当时适逢农历的十五日,就想到‘窗前明月光,低头思故乡’的诗句,而且既然这份报纸的对象是背井离乡的越南移工,给他们解乡愁,因此就觉得订在月圆之时出版似乎是不错的点子。”
“不过在两年之后,一次到(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演讲时,一名越南籍学生之后告诉我,其实在越南文化里,虽然大家都很喜欢月亮,但月亮跟离愁并没有关联,我才赫然发现这个误会。”
名字指四面八方来的外劳
《四方报》的“四方”名称意指,聚集来自四面八方的泰越外劳,互相打气慰藉,并争取本身的权益。其越文版在2006年12月创刊,泰文则在2008年4月面世。
这份报纸售价订在20新台币(约马币两令吉),主要发行管道乃通过邮寄,或者便利商店和特约商店零售,目前共有72页小开版。
就内容而言,《四方报》专注跟其读者有切身关系的资讯,例如泰越台的社会和民生新闻,又或台湾移民政策变更等。此外,它更设有法律和医疗咨询,以及征友专栏,务实地服务其新移民读者。
张正指出,《四方报》关键服务对象仍是初来台湾的泰越外劳和越南新娘,“让他们不要那么害怕,赶快可以抓到一些方向”。
读者们每月引颈期盼出刊
《四方报》的出版让越泰新移民获得资讯外,更成为众多读者在异国的重要精神粮食。
一名读者就表示,“我的朋友把四方报给我,我高兴得不得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唉呀,是新报纸,新报纸!在台湾的新报纸!’仿佛接收到某种奇妙的力量。”
该报一篇文章也写着,每逢《四方报》出刊日之后,“安静的编辑部办公室就会热闹起来,此起彼落的电话响起,《四方报》的同仁们不断对电话另一头因为没收到报纸而气急败坏的读者们道歉:‘对不起,我们马上补寄’。”
“也有读者很可爱,来电哀求:‘请赶快把《四方报》寄给我吧!我整个月就在等这份报纸啊!’”
张正表示,该报早期发行通路还不发达的时候,《四方报》往往通过读者之间口口相传,手手传递的方式,抵达一些他们 “没有想到的”的乡间园野。
提供新移民相沫以濡园地
《四方报》挪出大量篇幅提供这些台湾新移民相沫以濡的园地,抒发自己的心情,分享种种悲欢遭遇:
“在越南夫家,我是出了名会做好吃的菜肴,然而在这里,我一直被嫌弃,即使是简单的烫青菜。厌倦与疲惫,难道要投降回乡?将近3千万越盾的债务重重压在脖子上,我不敢想到‘回家’二字。”
“照顾两位老人家,工作相当辛苦,不过,阿公对我非常好,从他的动作、言语之间,我能感到他的亲切。他跟我说话时都自称阿公,从他身上,我感受到台湾浓厚的人情味。”
“我习惯站在阳台上,看着眼前的城市灯火辉煌。我默默觉得,台湾像一位娇艳贵气的公主,而我的家乡像一名村姑,腰姿纤细,黑发长垂如瀑布,朴素却也相当可爱。于是我又强烈的思念家人,家乡,在心里悄悄地唱着歌:‘越南啊,我的家乡……’然后渐渐哽咽起来。”
《四方报》更打破主流媒体的文化精英思维,大量地直接扫描刊载读者的手写来函,而不在乎其中错字、字体歪斜、文法不通的瑕疵,务必让读者能够直接发声。
除文字来信外,该报更刊载读者的亲手绘画,虽然多没有专业美术的水平,但读者仍可感受图中思念亲人、爱人和故乡等浓烈的情感。
“有了报纸,老板变没那么坏”
台湾四方报赋予越泰外劳力量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5630
李永杰
6月26日
中午 12点00分
过去人们对外劳的印象是,他们总是无声无息,不被主流社会注意到的一群人。不过在台湾,一份外劳报纸《四方报》的出现证明这种劣势并非必然。
这份独一无二的报纸由台湾人创办,其服务对象是在当地约30万的越南和泰国外劳和过埠新娘,每月分别以越南和泰文,再掺杂少数中文形式出版。
《四方报》的经验充分体现,资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命:通过掌握必要的资讯,以及发声的管道,一个身处异乡的外劳能够重新赢回自信,以及他人尤其雇主的尊重。
外劳有报纸让雇主有顾忌
其总编辑张正(左图)举例说明,曾有一名在安老院工作的越南帮佣,她在一次接受访谈时就表示,有了报纸之后,雇主开始对她“没有那么的坏”。
“从前他们总是欺负我,现在有了《四方报》后,他们不会再叫我多做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
张正在5月31日于台北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 ,一旦雇主发现,其帮佣可以跟外界联络,有一份报纸在挺她,加上我们刊载的求援资讯,雇主会了解帮佣不是孤立无援的,并非可以随意剥削的,因此就会有所顾忌和自我约束。
“此外,我们也给了他们资讯和心理依靠,所以会变得强壮,别人就不敢欺负他们了。”
名字指四面八方来的外劳
《四方报》的“四方”名称意指,聚集来自四面八方的泰越外劳,互相打气慰藉,并争取本身的权益。其越文版在2006年12月创刊,泰文则在2008年4月面世。
这份报纸售价订在20新台币(约马币两令吉),主要发行管道乃通过邮寄,或者便利商店和特约商店零售,目前共有72页小开版。越文版发行量在2万多份,而泰文则在5000份左右。
扭转主流媒体对外劳偏见
除了赋予新移民资讯,《四方报》此外还通过传递越泰新移民的声音,挑战主流台湾媒体和社会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和歧视;例如在第12期,它就报导了所谓主流媒体鲜少能够看到的“逃跑外劳”心声。
当时它大篇幅地报道一名范草云的读者来函,让读者看到这些被视为带来“社会问题”的逃跑外劳,其实如何遭雇主虐待,中介层层剥削,以致逼上梁山,从合法雇主哪里逃走,另寻求生路,却又陷入另一种躲警察、被雇主剥削、孤立无助的局面。
“逃跑实不过换工作罢了”
张正当时撰文为他们辩护道,“‘逃跑’?不过是换个工作罢了。但是,台湾的法律懒得问你为什么逃跑,也不准你随便换工作(金头发蓝眼睛的倒是可以)。”
“如果不是不得已,我相信你不会逃,你也知道逃跑的日子不好过。”
而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秘书长顾玉玲也揭露, “逃跑外劳中,有的饱受虐待、性侵;有的遭苛扣薪资,月领三千元;有的睡眠不足,月经停止:有的白天当店员,晚上作家佣;有的长年无休导致心神丧失,再不逃就要与雇主同归于尽了(如果你还记得台中菲佣砍杀雇主、南港越佣砍杀阿嬷…)!如果可以辞职、换老板,谁要逃走?”
抗议中介收不合理服务费
此外,《四方报》第20期也为大力抗议中介公司每月向外劳索取的近2000台币(马币200左右)的服务费。它在当期封面用斗大的越文和中文大声抗议:“没有服务,何来服务费?”
它在文章内提醒和号召其越南外劳读者,“如果你的仲介‘不好’,对你不闻不问,生病了也不理你、只会替雇主骂你,即日起,拒缴服务费。
“同时,把你找他、但是他不理你的时间、事件记录下来,万一他还胆敢去法院告你不缴服务费,你就把这些‘没有服务’的纪录交给法官看。”
另类资讯遭越南官方投诉
虽然与新移民同声一气,但《四方报》偶尔也企图开拓读者的视野,提供不一样的观点和声音。张正说明,《四方报》偶尔也会刊载一些越南当地属于禁忌的政治新闻或异议文章,如抗议中国的示威者被逮捕的消息等。
“越南的新闻管制比马来西亚还要严格,例如抗议中国侵占南沙群岛的示威者被逮捕的消息,越南当地媒体会封杀这些新闻。不过海外网站会有,我们因此就转载之。”
他继续说,尽管相关的新闻篇幅不大,但也惊动了越南驻台湾的办事处前来“关切”。此外,一些跟越南官方有密切关系的广告户,例如越南航空也会来电抗议,甚至撤走当期的广告。
张正自嘲说,对于他那样身处媒体百花齐放状态的台湾人,这种媒体干涉也“还蛮有趣的”,因为“没想到还能够体会戒严时期的情节”。

當今大馬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5697
泰越外劳过埠新娘就在咫尺四方报让台湾“看见”新移民 李永杰6月27日上午 11点56分 《四方报》总编辑张正(左图)表示,该外劳报纸出现在台湾各地的便利商店销售架上,间接挑战了台湾人本身狭隘,过度以欧美日本马首是瞻的国际观。
他认为,越泰外劳和新娘在台湾人口不少,而且很多就存在于台湾人身边,甚至产生了亲属关系,但他们依然经常被台湾菁英视而不见。
“它让那些没有国际观的台湾人,尤其那些英文很好的,看到《四方报》时,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这会让他们警觉到,台湾有一群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日本人的外国人在这里。”
《四方报》是台湾人创办的报纸,服务对象就是在当地约30万的越泰国外劳和越南过埠新娘。这份独特的报章每月分别以越南和泰文,再掺杂少数中文形式出版。越文版发行量在2万多份,而泰文则在5000份左右。
张正出生于1971年,1993年毕业于台湾的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系,随后进入《立报》担任记者,2002年进入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攻读硕士,并与越南结缘。
四方报出刊可谓台湾光荣
花了近4年光阴全身投入《四方报》的他,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热诚和自豪。他表示,《四方报》这种当地人为外劳出版报纸,为他们发声的情况,是世界罕见的例子。
“台湾可以出版这样一份报纸,某种程度其实是台湾的光荣”。
“虽然我们办这个报纸是因为有些台湾人对越南人不好,是台湾的耻辱,可是由于台湾的环境和制度还不错,让我们可以出来帮助这些被欺负的越南人。”
他点出,《四方报》的存在让台湾人“发现”越南外劳是有本身文化脉络,有人际关系的“一个人”,因此必须以“一个人”的态度对待他们。
逢月圆出刊来自美丽错误
除了作为台湾独一无二的外劳报外,《四方报》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即出刊日期选在“月圆”,即每逢农历十五日出版。针对这个特色,张正尴尬笑着坦承,它是个“美丽的错误”。
他解释道,自己在催生创刊号的时候,面对了种种的困难,包括对越文和排版的掌握不够,因此出现了延误,完成出版的日子是个“怪日期”,即非阳历的月初、月中或者月尾。
“后来发现,当时适逢农历的十五日,就想到‘窗前明月光,低头思故乡’的诗句,而且既然这份报纸的对象是背井离乡的越南移工,给他们解乡愁,因此就觉得订在月圆之时出版似乎是不错的点子。”
“不过在两年之后,一次到(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演讲时,一名越南籍学生之后告诉我,其实在越南文化里,虽然大家都很喜欢月亮,但月亮跟离愁并没有关联,我才赫然发现这个误会。”
名字指四面八方来的外劳
《四方报》的“四方”名称意指,聚集来自四面八方的泰越外劳,互相打气慰藉,并争取本身的权益。其越文版在2006年12月创刊,泰文则在2008年4月面世。
这份报纸售价订在20新台币(约马币两令吉),主要发行管道乃通过邮寄,或者便利商店和特约商店零售,目前共有72页小开版。
就内容而言,《四方报》专注跟其读者有切身关系的资讯,例如泰越台的社会和民生新闻,又或台湾移民政策变更等。此外,它更设有法律和医疗咨询,以及征友专栏,务实地服务其新移民读者。
张正指出,《四方报》关键服务对象仍是初来台湾的泰越外劳和越南新娘,“让他们不要那么害怕,赶快可以抓到一些方向”。
读者们每月引颈期盼出刊
《四方报》的出版让越泰新移民获得资讯外,更成为众多读者在异国的重要精神粮食。
一名读者就表示,“我的朋友把四方报给我,我高兴得不得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唉呀,是新报纸,新报纸!在台湾的新报纸!’仿佛接收到某种奇妙的力量。”
该报一篇文章也写着,每逢《四方报》出刊日之后,“安静的编辑部办公室就会热闹起来,此起彼落的电话响起,《四方报》的同仁们不断对电话另一头因为没收到报纸而气急败坏的读者们道歉:‘对不起,我们马上补寄’。”
“也有读者很可爱,来电哀求:‘请赶快把《四方报》寄给我吧!我整个月就在等这份报纸啊!’”
张正表示,该报早期发行通路还不发达的时候,《四方报》往往通过读者之间口口相传,手手传递的方式,抵达一些他们 “没有想到的”的乡间园野。
提供新移民相沫以濡园地
《四方报》挪出大量篇幅提供这些台湾新移民相沫以濡的园地,抒发自己的心情,分享种种悲欢遭遇:
“在越南夫家,我是出了名会做好吃的菜肴,然而在这里,我一直被嫌弃,即使是简单的烫青菜。厌倦与疲惫,难道要投降回乡?将近3千万越盾的债务重重压在脖子上,我不敢想到‘回家’二字。”
“照顾两位老人家,工作相当辛苦,不过,阿公对我非常好,从他的动作、言语之间,我能感到他的亲切。他跟我说话时都自称阿公,从他身上,我感受到台湾浓厚的人情味。”
“我习惯站在阳台上,看着眼前的城市灯火辉煌。我默默觉得,台湾像一位娇艳贵气的公主,而我的家乡像一名村姑,腰姿纤细,黑发长垂如瀑布,朴素却也相当可爱。于是我又强烈的思念家人,家乡,在心里悄悄地唱着歌:‘越南啊,我的家乡……’然后渐渐哽咽起来。”
《四方报》更打破主流媒体的文化精英思维,大量地直接扫描刊载读者的手写来函,而不在乎其中错字、字体歪斜、文法不通的瑕疵,务必让读者能够直接发声。
除文字来信外,该报更刊载读者的亲手绘画,虽然多没有专业美术的水平,但读者仍可感受图中思念亲人、爱人和故乡等浓烈的情感。

“有了报纸,老板变没那么坏”台湾四方报赋予越泰外劳力量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5630
李永杰6月26日中午 12点00分 过去人们对外劳的印象是,他们总是无声无息,不被主流社会注意到的一群人。不过在台湾,一份外劳报纸《四方报》的出现证明这种劣势并非必然。
这份独一无二的报纸由台湾人创办,其服务对象是在当地约30万的越南和泰国外劳和过埠新娘,每月分别以越南和泰文,再掺杂少数中文形式出版。
《四方报》的经验充分体现,资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命:通过掌握必要的资讯,以及发声的管道,一个身处异乡的外劳能够重新赢回自信,以及他人尤其雇主的尊重。
外劳有报纸让雇主有顾忌
其总编辑张正(左图)举例说明,曾有一名在安老院工作的越南帮佣,她在一次接受访谈时就表示,有了报纸之后,雇主开始对她“没有那么的坏”。
“从前他们总是欺负我,现在有了《四方报》后,他们不会再叫我多做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
张正在5月31日于台北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 ,一旦雇主发现,其帮佣可以跟外界联络,有一份报纸在挺她,加上我们刊载的求援资讯,雇主会了解帮佣不是孤立无援的,并非可以随意剥削的,因此就会有所顾忌和自我约束。
“此外,我们也给了他们资讯和心理依靠,所以会变得强壮,别人就不敢欺负他们了。”
名字指四面八方来的外劳
《四方报》的“四方”名称意指,聚集来自四面八方的泰越外劳,互相打气慰藉,并争取本身的权益。其越文版在2006年12月创刊,泰文则在2008年4月面世。
这份报纸售价订在20新台币(约马币两令吉),主要发行管道乃通过邮寄,或者便利商店和特约商店零售,目前共有72页小开版。越文版发行量在2万多份,而泰文则在5000份左右。
扭转主流媒体对外劳偏见
除了赋予新移民资讯,《四方报》此外还通过传递越泰新移民的声音,挑战主流台湾媒体和社会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和歧视;例如在第12期,它就报导了所谓主流媒体鲜少能够看到的“逃跑外劳”心声。
当时它大篇幅地报道一名范草云的读者来函,让读者看到这些被视为带来“社会问题”的逃跑外劳,其实如何遭雇主虐待,中介层层剥削,以致逼上梁山,从合法雇主哪里逃走,另寻求生路,却又陷入另一种躲警察、被雇主剥削、孤立无助的局面。
“逃跑实不过换工作罢了”
张正当时撰文为他们辩护道,“‘逃跑’?不过是换个工作罢了。但是,台湾的法律懒得问你为什么逃跑,也不准你随便换工作(金头发蓝眼睛的倒是可以)。”
“如果不是不得已,我相信你不会逃,你也知道逃跑的日子不好过。”
而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秘书长顾玉玲也揭露, “逃跑外劳中,有的饱受虐待、性侵;有的遭苛扣薪资,月领三千元;有的睡眠不足,月经停止:有的白天当店员,晚上作家佣;有的长年无休导致心神丧失,再不逃就要与雇主同归于尽了(如果你还记得台中菲佣砍杀雇主、南港越佣砍杀阿嬷…)!如果可以辞职、换老板,谁要逃走?”
抗议中介收不合理服务费
此外,《四方报》第20期也为大力抗议中介公司每月向外劳索取的近2000台币(马币200左右)的服务费。它在当期封面用斗大的越文和中文大声抗议:“没有服务,何来服务费?”
它在文章内提醒和号召其越南外劳读者,“如果你的仲介‘不好’,对你不闻不问,生病了也不理你、只会替雇主骂你,即日起,拒缴服务费。
“同时,把你找他、但是他不理你的时间、事件记录下来,万一他还胆敢去法院告你不缴服务费,你就把这些‘没有服务’的纪录交给法官看。”
另类资讯遭越南官方投诉
虽然与新移民同声一气,但《四方报》偶尔也企图开拓读者的视野,提供不一样的观点和声音。张正说明,《四方报》偶尔也会刊载一些越南当地属于禁忌的政治新闻或异议文章,如抗议中国的示威者被逮捕的消息等。
“越南的新闻管制比马来西亚还要严格,例如抗议中国侵占南沙群岛的示威者被逮捕的消息,越南当地媒体会封杀这些新闻。不过海外网站会有,我们因此就转载之。”
他继续说,尽管相关的新闻篇幅不大,但也惊动了越南驻台湾的办事处前来“关切”。此外,一些跟越南官方有密切关系的广告户,例如越南航空也会来电抗议,甚至撤走当期的广告。
张正自嘲说,对于他那样身处媒体百花齐放状态的台湾人,这种媒体干涉也“还蛮有趣的”,因为“没想到还能够体会戒严时期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