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邊緣殺入主流:《四方報》的發展策略與文化行動

張正 (越文泰文《四方報》總編輯) 。刊登於文化研究月報108期,2010/09/25 http://hermes.hrc.ntu.edu.tw/csa/journal/Content.asp?Period=108&JC_ID=259

一、 台灣的東南亞刊物概況

自從90年代引進東南亞移工至今(2010年),在台灣的菲律賓、泰國、印尼、越南四國移工,已近40萬人(表一)。同一時間,來自上述四國與柬埔寨的東南亞籍配偶總數,也在20萬之譜(表二)。不過這將近60萬不是以漢字╱中文為母語的移民移工,在台灣卻只有少得可憐的刊物可以閱讀。若再對照台灣數千家書報雜誌社、每年數萬份出版品[1](新聞局,2009),屈指可數的東南亞文字刊物,更是諷刺,這代表了數十萬人閱讀母語、使用母語的權利被徹底忽略。對於總愛把「人權」掛在嘴邊的台灣來說,不能不說是一種恥辱[2]

到了2005年,台灣總算出現了第一份專門針對東南亞移民移工的定期刊物《The Migrants》,由全無媒體經驗的菲律賓籍配偶Nene Ho獨立創辦。2006年9月,世新大學台灣立報開辦了泰文《พลังใหม่新能量報》與越文《Bn Phương四方報》。2006年10月,留學台灣的印尼華僑曾國榮創辦了印尼文《INTAI守望月刊》。至此,在台灣的四大東南亞族群,才都有了至少「一份」屬於她╱他們的刊物。而後幾年,菲、印、越、泰文的刊物陸續發展。不過,人數相對較少的數千名柬埔寨移民,以及來台年代更早的緬甸移民、僑民,到2010年為止,除了政府出版品與自當地進口的報章雜誌之外,尚未出現專屬於她╱他們的刊物。(表三)

每一本「非中文」的刊物,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場文化行動:它們改變了台灣出版市場的現況,即使只是鑽開一絲裂縫;它們讓「非中文人」有所閱讀、有所發聲,即使只是不成比例的極小空間。

除了因為「存在」本身而造成的變化之外,多數東南亞文字刊物出版者也懷抱著培力(empowerment)讀者的主觀意圖。例如《The Migrants》主編Nene Ho便說,該刊物的初衷,即是希望菲律賓讀者「別因為語言隔閡成為資訊文盲,繼而變成社會上的弱勢」。(梁友瑄,2007)

《Intai守望》主編曾國榮也有類似的看法,認為應該「維護讀者知的權利」,他更希望該刊物「扮演捍衛印尼人尊嚴的角色」,例如擴大報導在台灣表現優異的印尼人,也擴大報導在異鄉為非作歹的同胞,讓他們「有所警惕,不做讓家鄉蒙羞的事情」。(梁友瑄,2007)

二、 文化行動主義與與商業力量

2007年春天,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開設「文化行動主義(Cultural Activism)」課程,指出「文化是行動與爭鬥的場域。其中的行動與鬥爭,牽涉的也不只是藝術創作流派與評價的爭執,或是藝術功效定位(為藝術而藝術vs.為生活或社會而藝術)的爭辯,而是要爭論與改變廣泛的人類價值、意義、認同之性質及再現的社會關連與效果」。(陳信行、戴錦華,2007)

張鐵志(2007)則在《反叛的凝視》一書中,將文化行動主義放在對抗全球化的脈絡下檢視,指出兩層意義。其一,社會運動的目的不僅是在促成社會制度的改變,也是在於意識、價值、理念的改變,因此傳統的社會動員和抗爭方式是不足夠的;社會運動的核心目標必須涉及文化的改造。其二,由於文化生產的本質,就是資本主義體制中的準商品生產體制,所以文化行動主義必須建立「獨立於商業體制或主流制度外的文化表達機制和傳播管道」,並對於既有生產過程進行批判性的檢視。這也指出了文化行動可能遭遇的危險:被商業體制收編。

官方刊物以政府預算為後盾,所以在內容上勢必以政府政策為指導方針,不可能大幅度違背「主流民意」。民間獨立出版的刊物也有類似的困擾。為了支付一期一期的編採、印刷、發行成本,不免受到各種其他力量的影響,尤其是商業的力量。

例如在2008年6月,筆者主持的《四方報》根據當年勞委會的新規定,製作了「沒有服務,何來服務費?」的專題(http://www.4way.tw/2010/09/1281/),告知雇主、仲介、移工應以「有無服務事實」為是否支付╱收取服務費的標準[3],並列出「行動」方式。因為當時絕大多數的仲介,不論有無服務,都「按時」收取服務費,所以此一報導顯然有損仲介業者的「既得利益」,勞工局官員亦私下提醒筆者此一報導的人身安全風險。不過《四方報》最後仍決定以最大幅度報導,除了本身的泰文、越南文刊物之外,並協調同一報社的《台灣立報》、《破週報》同步刊登,也對外提供稿件,希望平日友好的其他東南亞文字刊物一起刊登此一消息,擴大影響力。

《The Migrants》月刊在一番考慮之後決定共襄盛舉,隨後以菲律賓文登出此一專題。不過也有些友好刊物敬謝不敏,畢竟仲介公司的廣告是東南亞文字刊物的重要資金來源,得罪不起。

另一種影響刊物獨立性的力量,則是「官方」。台灣媒體以第四權的角色批評政府施政、挑戰權威,已是司空見慣。但是在部分東南亞國家,例如越南,媒體仍多屬政府掌控,不可逾矩。

例如在某一公開場合,越南駐台高層官員即當面、明白地對筆者表示:「阮文雄[4]是壞人,不要報導他的事情。」雖然《四方報》並未因此改變之後的方向,但也不免擔心未來會不會因為不聽話而付出代價。

另外,《四方報》有時會轉載越南境外反越南政府網站的文章,內容包括越南當地媒體不被允許報導的爭議事件,或者以有異於越南官方立場的角度重新解釋越南歷史。一旦這種報導出現,某些具有越南官方色彩的廣告主便頻頻來電關切。他們在要求《四方報》不得刊登該類文章遭拒之後,雙方只能協議「如果某一期會出現『那一種』文章,《四方報》將主動告知不宜刊登廣告」。

三、 《四方報》的文化行動:內容、形式、銷售

除去官方出版的刊物不說,《四方報》仰賴世新大學、台灣立報社的支持[5],接受社會發展文教基金會、公益信託族尋和諧基金、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台北市社區銀髮族服務協會等公益性組織的贊助,背負著文人辦報的理念,所以與其他獨立出版的菲律賓、印尼刊物多所不同:在感情上,並非為了特定民族的感情而成立,在操作上,也絕不能毫無顧忌地任憑商業邏輯擺弄。《四方報》不願意只是一份不痛不癢的消遣性刊物,而希望成為社會運動的一環,也是文化行動主義脈絡下,為新移民╱工爭取合理待遇的武器。唯有武器更強大、更有效,才能和理想更接近。

以下就內容、形式、銷售三個方面,簡述《四方報》這幾年的嘗試。

1. 內容選擇

越文《四方報》半數以上的內容,取材自越南新移民╱工的書面來信[6]。編輯部將來信登記、掃瞄、分類,再將部分文章、畫作刊登於報端。除了大量思鄉、思念親友的抒情作品之外,亦有許多針對台灣的雇主、配偶、社會現況的來信,其中不免多所主觀的抱怨或批評。而在編輯部主動採訪、翻譯或轉載的新聞版面,亦採取移民移工的立場發言。

這樣的立場與內容,有人質疑不夠公正客觀、沒有平衡報導、都是「一面之詞」。不過我認為,公正客觀與平衡報導的概念,不只限於「一份」刊物之內,而應該放大到整個「訊息市場」。《四方報》專注於替移民移工發聲,是因為她╱他們在整體的「訊息市場」中缺乏發聲管道,而其他人如台籍配偶、雇主、仲介,相對擁有多得多的發言機會。

也有些越南籍人士對《四方報》有微詞。創辦初期,《四方報》常常直接將讀者來信掃瞄後原文刊登,許多受過較高教育的越南人士(包括配偶及勞工),便會來電表示「不應該」刊登那些錯別字,「不應該」刊登那麼多心情故事,「應該」多刊登一些知識,「教育」「他們」。

不過對《四方報》來說,最重要的讀者是缺乏閱讀材料的移民╱工族群,而非已有足夠文化資本、也較易取得閱讀材料的知識菁英。在版面容許的狀況下,《四方報》希望盡可能皆以原文掃瞄的方式呈現所有讀者的來信,讓讀者即作者、作者即讀者,就算有錯別字,其實也無傷大雅。不過後期打字稿越來越多,實在是因為原文掃瞄的呈現太佔篇幅。

另外,看似不具教育意義的抒情文章,在編輯部多次的讀者問卷調查中,卻往往是最受歡迎的部分。讀者透過同樣身份者寫來的文章,看到其他移民移工的生活,進而佩服、開心,或者悲傷、同情。

值得一提的是,《四方報》在第11期以「你在哪裡?為什麼非逃不可?」為題徵稿、第12期製作之逃跑專題,刊登逃逸外勞的來稿,隨後更將「逃」作為常態性版面,選擇站在與主流媒體論述之對立面解讀、聲援逃跑外勞,平衡主流媒體對逃跑外勞的個人責備觀點,讓逃逸外勞現身說法,企圖突顯出因法規與政策缺失,造成外勞為求生存不得不然的結構性問題,用以聲援體制的受害者。(汪倩如,2010)

而此一「逃」版,也是許多越南移工最愛的版面。在汪倩如的論文中,便生動地記錄了兩位越南籍看護工的反應:

阿清:最重要的就是看這個!對阿,我們就是翻到報紙有目錄的地方,(一邊翻到目錄指給筆者看)就是看有逃跑的在幾號、第幾頁,我們就開始先看這些。(持續翻報紙)有沒有,第一個就翻這邊,就看在哪裡在哪裡,就先找這邊來看。可是我們不會從頭翻到尾,就是看目錄的地方,翻開來找。這裡就是有逃跑的嘛,我都會先看這邊,逃跑看完了,我再慢慢看,看到後來就是,看完了,才看到不喜歡看的。

阿水:我拿報紙就先翻到這邊(翻出目錄,指著「逃」那一版)

研究者(汪倩如):你說逃跑的故事喔?

阿水:我很喜歡看,都是有問題才會逃跑的,不然一般是不會想逃跑的。

研究者(汪倩如):為什麼特別喜歡看?

阿水:比如說我們工作很辛苦,看報紙就知道但別人工作比我們辛苦的多,安慰自己。我很佩服那些跑出來的人。

2. 呈現形式

與其他東南亞文字刊物不同的是,越文、泰文《四方報》並非完全沒有中文。事實上,《四方報》裡的每一則報導、每一篇文章,至少都有中文標題,甚至是整篇的中文翻譯。編輯部之所以花費有限的翻譯人力與版面,將主要讀者並不瞭解的中文登上報紙,有兩層目的。

首先,考慮到《四方報》的讀者畢竟身處台灣社會,周圍也一定有熟悉中文的台灣人。我們並不希望《四方報》的出現,在台灣人與移民移工之間築起一道牆,將移民移工保護在母國文字的溫室裡。《四方報》裡的中文字正是一扇窗、一座橋,讓對移民移工友善的台灣人,能夠透過這個管道進入移民移工的世界,進一步理解「她╱他們」。當然,這其中也有現實的考慮。我們不希望台籍雇主或老公,看到自己的幫傭或妻子在看一份自己完全不懂的刊物,進而起疑、甚至阻止其閱讀。

反過來說,我們也希望移民移工透過《四方報》認識台灣、學習中文,畢竟熟悉這座島上的主流語言之後,生活將更便利、也比較能爭取自身的權益。這樣的意圖,同時也反映在每一期《四方報》都有兩到四個中文教學版面。

但即便如此,《四方報》的版面編排仍刻意呈現「越文╱泰文優先於中文」的形式:越文╱泰文在前、中文在後,越文╱泰文比較大比較多、中文比較小比較少。這是刻意的顛覆。因為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大多數的移民移工是相對沒有權力的、沒有意見的、卑微的、便宜的;在一般媒體眼裡,這群人是「被」報導的對象、「被」幫助、「被」同情、「被」憎惡、甚至「被」逮捕。然而在《四方報》裡,形勢逆轉,越文╱泰文優先、中文其次,移民移工是主角、台灣雇主、老公是配角。

3. 發行銷售

一開始,《四方報》採取訂閱收費、但定點免費的形式拓展,針對移民移工假日最常聚集的場所發送,例如東南亞雜貨店、小吃店、火車站附近的商家。而為了提供報紙給為數眾多的越南籍看護工,也接洽了全台百餘家的杏一醫療門市,作為免費取報點。而後,還陸續與亞藝影音、哈羅哈客運、民進黨各縣市黨部等各式各樣的單位接洽,請它們同意放置《四方報》,讓讀者免費取閱。

不過在種種理由與機緣之下,2009年,《四方報》進入全台OK便利商店,2010年,再進入萊爾富便利商店以及全虹電信門市,並全面採取有費銷售的模式。

當然,上架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於OK超商上架之前數月,編輯部即主動聯繫兩家規模分居一、二的便利商店,不過都遭到未說明理由的拒絕。雖然當時編輯部已非常確定,《四方報》對於20萬在台灣的越南朋友,是一份重要的精神糧食,也敢拍胸脯保證一定能有不錯的銷售成績,但是要讓台灣的商店販售他們看不懂的刊物,並不容易。

最後的臨門一腳,是印刷《四方報》的蘋果日報。因為蘋果日報印務部門確實知道《四方報》的印刷量節節上升,也希望以整套服務「綁住」這個客戶,於是出面請協力廠商勤力物流公司,以優勢企業的身份與便利商店洽談,《四方報》才得以於兩家便利商店上架。

而之所以要進入便利商店銷售,除了讓《四方報》有相對穩定的發行收入之外,還有另外兩大理由。這兩大理由,分別針對以越南族群為主的讀者,以及以台灣人為主的非讀者。

由於《四方報》的越南讀者分佈全台,住所附近未必有可索取報紙的東南亞店家,故訂戶為讀者大宗。但是,讀者如何繳費訂報是一大難題。國內雜誌收取費用的主要管道是郵局劃撥,然而,「劃撥」對於不諳中文的外國人來說,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再者,即使訂報成功,《四方報》與讀者之間,還有郵差漏送、或者遭人「攔截」等等的不確定性。如何將報紙準確、準時送達讀者手中,一直是編輯部無法徹底克服的問題。

不過上述問題,卻可以藉由遍布全台的便利商店解決。透過勤力物流的派報系統,《四方報》能夠「準時」上架,而在便利商店購物的匿名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確定性,對讀者來說也的確便利。

另外,針對並非讀者的台灣人來說,《四方報》在便利商店上架也有相當的意義。

試想,當一個台灣人進入平日習以為常的便利商店,不經意地翻閱報架,然後看到一份既不是英文法文、也不是日文韓文的刊物,會有什麼反應。

極可能是不屑一顧,心想:「這不是可以提升競爭力的英文日文。」但是她╱他也可能稍微翻一翻,發現這是越文刊物,然後,想到家裡有一位國台語流利的越南幫傭╱越南配偶,其實她的母語是越文,她是不是也想看看印著越南文字的報紙?或者,才因此「意識」到越南也有自己的文字語言,並不是因為越南曾經被法國佔領,所以大家都說法文。

最後,進入便利商店銷售還有一個象徵性的意義。越文《四方報》不計成本,在便利商店內佔據了「一席之地」,同時也意謂著,在台數量已達20萬的越南人,不論是勞工還是配偶,也該在台灣有「一席之地」。

四、 結語:存在感

對移民移工來說,《四方報》這份看得見、摸得著、每月月圓定期出版的紙本刊物,是她╱他們彼此理解、彼此看見的管道。因為能夠彼此理解彼此看見,千千萬萬散居台灣四方的移民移工不再孤單,或者,至少在讀報的那一刻不是孤伶伶的。藉著《四方報》以及其他十多份東南亞文字刊物,她╱他們在心理上凝聚成一個集體的、安全的存在。

對台灣主流社會來說,《四方報》串連移工移民書寫、閱讀、共同成就一份刊物,甚至「入侵」便利商店,不斷逼迫台灣人正眼以對「我們」的存在。因為我們認為,只有當作為社會主流的台灣人正視移民移工的存在之後,才能期待台灣成為一個更好的社會,也才能確保移民移工應有的權益。

《四方報》是工具、是武器,短程目標是創造「存在感」。終極目標,是讓移民移工在異鄉擁有更好的生活。

表一:東南亞外籍勞工人數(2010年6月)

國別 人數 主要工作 說明
印尼 149,153人 家庭看護工 女性為主
菲律賓 76,155人 產業勞工 男女各半
泰國 63,688人 產業勞工 多為男性
越南 78,713人 產業勞工2/3

養護機構看護工1/3

產業勞工以男性為主

看護工以女性為主

資料來源:勞委會網站,整理製表:張正2010/7

表二:東南亞籍配偶人數(2010年7月)

已取得國籍、外僑身份居留者

年度 總計_

(含中國)

外籍配偶(原屬)國籍
合計 越南 印尼 泰國 菲律賓 柬埔寨
人數 % 人數 人數 人數 人數 人數
2009年 429,495 143,702 33.46 82,379 26,486 8,166 6,694 4,346

尚未入籍者

總計 合計 越南 泰國 印尼 菲律賓 柬埔寨
53,594 7,675 45,919 127 29,442 2,095 3,997 225 5,422 249 2,702 2 571

資料來源:內政部網站,製表:張正2010/7

註:本表之外籍配偶含歸化(取得)國籍(自民國78年7月起統計)及外僑居留,惟歸化(取得)國籍者在尚未申請取得臺灣地區居留證前,與外僑居留有重複列計情形。

表三:台灣定期出版之東南亞文字刊物,2010年9月

使用文字 刊物名稱 說明
英文╱菲律賓文Tagalog The Migrants 月刊,免費
Chika 月刊,免費
The Philipino Post 月刊,免費
PINOY 月刊,免費,已停刊
Kasapi 雙月刊╱非商業,免費
China Post「Focus on Foreign Workers」專欄 每週出版,已停刊
China News「伙伴們Kabayan」專欄 每週出版,已停刊
印尼文 Intai守望 月刊,每本50元
Indo Suara印尼之聲 月刊,每本40元
TIM 月刊,每本30元
RADAR TAIWAN 月刊,免費
Holiday 月刊,每本30元
Puspita 雙月刊╱非商業,免費
越南文 Bốn Phương越文四方報 月刊,每本20元
台灣立報「四方」專版 每週出版╱中越對照
高雄市基督教家庭服務協會:越南好姊妹 季刊╱中越對照╱非商業
早Đất Việtt 月刊,每本30元,已停刊
泰文 พลังใหม่新能量報 月刊,免費,已停刊
สี่ฝั่ง泰文四方報 雙月刊,訂閱每份20元,定點索取免費
多語╱中文 珍情家園 季刊╱中英越泰印╱非商業╱已停刊
南洋台灣姊妹會會訊 不定期出刊╱注音國字╱非商業
IF季刊:國際家庭 季刊╱中越印菲╱非商業
北市勞工局:外勞e通訊 不定期出刊╱中英印泰越╱非商業
北縣勞工局:外勞資訊通 季刊╱中英印泰越╱非商業

製表:張正2010/9

註1:此表未含不在台灣印刷之進口刊物。

註2:此表中註明「非商業」者,意指不以商業廣告為主要收入。

附錄:四方報大事紀

2006/09 泰文《新能量報》、越文《四方報》試刊

2006/12 越文《四方報》創刊

2007/01 泰文《新能量報》停刊

2007/02 獲得公益信託族群和諧基金補助

2007/02 《四方報》透過全台杏一醫療門市贈閱

2007/03 獲得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台北市社區銀髮族服務協會補助

2007/09 越文《四方報》由每份10元調漲為每份20元

2007/12 製作2006-2007/12越文《四方報》合訂本《英雄》

2008/01 碩士論文《新移民╱工的跨界文化鬥爭,四方報的實踐與實驗》,暨大東南亞所張正

2008/02 由立報印刷廠轉至蘋果日報印刷廠印製

2008/03 代理發售越南當地雜誌

2008/04 泰文《四方報》創刊

2008/06 代售印尼刊物

2008/09 協辦大大樹音樂圖像之2008流浪者音樂節

2008/12 製作2008四方報合訂本《英雄2》

2009/01 於全台OK超商販售。加印抽印版

2009/01 與大大樹音樂圖像共同主辦碧潭音樂節

2009/02 協助台灣第一部描寫移工的電影「歧路天堂」之翻譯與宣傳

2009/03 邀請越南歌手來台,舉辦四方之聲巡迴音樂節

2009/06 於AMAZON網路書店上架販售

2009/08 開辦48441簡訊╱便利商店之訂報、留言系統。停印抽印版

2009/09 協辦「望向彼方:亞洲新娘之歌」侯淑姿攝影展

2009/09 協辦大大樹音樂圖像之2009流浪者音樂節

2009/12 協辦台灣小小生活文化創意推廣協會之「他鄉軌跡創作工作坊」

2009/12 號召讀者參與2009移工大遊行

2009/12 越文《四方報》於全台全虹電信門市上架銷售

2009/12 於圖片網站flickr開闢「四方藝廊」,將讀者來函中的數百張讀者手繪圖片上傳網站

2010/01 泰文《四方報》於全台全虹電信門市上架銷售

2010/01 發行人成露茜過世

2010/01 碩士論文《日久故鄉在他鄉—移工╱民媒體四方報的產製與閱讀》,台大新聞所汪倩如

2010/03 協辦台灣南洋姊妹會之「東南亞語翻譯工作隊」

2010/04 泰文《四方報》改為雙月刊,恢復定點贈閱

2010/05 越文《四方報》於萊爾富便利商店(H-Life)上架銷售

2010/08 參與世新大學校夏曉鵑國科會數位典藏推廣應用計畫

參考文獻

1.       成露茜(2008),移民/工發聲與媒體 Searching for Migrant Voices in the Media,夏曉鵑主編《跨界流離:全球化下的移民與移工》下冊,台北:台灣社會研究叢刊

2.       行政院新聞局(2009),2009出版年鑑。

3.       汪倩如(2010),日久故鄉在他鄉-移民媒體《四方報》的產製與閱讀,國立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論文

4.       梁友瑄(2007),落地台灣的東南亞媒體,廖雲章主編《中華民國新聞年鑑1997~2006》,頁142-174。

5.       張正(2008),全球化下新移民╱工社群的跨界文化鬥爭,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張鐵志(2007),《反叛的凝視》


[1]根據新聞局的資料,2008年,台灣共有2,065家報社、5,711家雜誌出版社、41,341份出版品。

[2]當前政府嚷嚷著要落實的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中,早已寫明:凡有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團體之國家,屬於此類少數團體之人,與團體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權利,不得剝奪之。

[3]根據「私立就業服務機構收費項目及金額標準」的規定,仲介最多「得收取」第一年每月1800元、第二年每月1700元、第三年每月1500元的服務費,也就是說,不管1800還是1500,這是仲介收取費用的「上限」,如果仲介的服務沒那麼周到,也未必要給那麼多金額。

[4]天主教神父阮文雄(Nguyễn Văn Hùng),越南裔、澳洲籍,是一位活躍的人權人士,在台灣桃園主持「越南勞工及配偶辦公室」,除了營救受虐越南勞工、配偶,同時也長期批評越南共產黨政府。

[5] 《四方報》為世新大學附設單位管理委員會下之「台灣立報社」的出版品,與「台灣立報社」的其他出版品:《立報》、《破週報》為同一層級。其行政資源,例如行政業務、會計出納、電腦資訊維護、編輯排版、打字員等人力,皆與《立報》共用。

[6] 截至2010/9/7為止,已有14,289封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