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舍離:一件有勇氣的技術活

2019-03-09 17:33:01

日本人似乎總是擅長針對現代人的壓力、疲憊、迷惘和困頓,發明一些新辭彙,比如:治癒系;小確幸;鈍感力;不持有生活;等等,近年又流行起了“斷舍離”——初聽我以為是教人剃度出家什麼的,看完書才鬆了一口氣,和那些沒有關係,就是收拾整理東西的技術。換個流行的說法,叫“人生整理觀念”。

斷呢,就是對不該擁有的東西斷念,別買;舍呢,就是該扔的東西果斷扔;離的意思也一樣。發明這概念的是個女人,叫山下英子,她寫的那本書就叫《斷舍離》,她也被稱為“雜物管理諮詢師”,好奇怪的頭銜,日本人總是喜歡小題大作。

“斷舍離”,提倡的也無非是一種簡潔的生活,把耗費生命力的冗餘之物摒除在外。我是贊同這觀念的,以前也曾寫過些相關的文字,只是我的話遠不及“斷舍離”這樣三個字,來得明快有力,瀟灑亮堂,事實上我做得也遠遠不夠。

現代建築大師米斯·凡德羅有句名言:less is more(少就是多)。斷舍離,也是如此吧?這三字,往深處發掘,有兩個先決條件:一是要有硬的心腸,二是要有多的物件。

何謂硬的心腸呢?比如李叔同皈依佛門後,妻女哭著在寺廟外三日三夜不去,李叔同不開門相見一面。此謂之斷。——斷髮,舍家,離紅塵。可一般人卻沒有這么硬的心腸,最多不過是扔幾個雞肋般的物件。

《紅樓夢》里,賈寶玉吵著嚷著林黛玉死了他就做和尚,惜春打小就想著長大了剃掉頭髮做姑子,妙玉也一直住在櫳翠庵,遠離紅塵,可他們卻都不是天生稟賦里就有一段“斷舍離”意思的人。天生有這個意思的人,依我看來倒是薛寶釵。為什麼?你看寶釵的房間,深符less 說的精髓,連賈母看了都嘆“太素淨了些”,讓人從自己的屋子裡取些擺件來給她。其實寶姐姐家產萬貫,何嘗是擺不起東西的人?——由此可見,一個真正簡潔明淨的人,本來不存在要斷要舍的困擾,因為她的生活中本沒有太多的繁冗之物耗費心力,正如慧能的偈子:“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也是我欣賞薛寶釵的地方。我還想起不久前,看到網友在微博上請教國內某名剎的一位住持和尚,問他對高居不下的房價有什麼看法?和尚說:我感到出家就是好,房價再怎么漲,我也不用為買房子發愁。——哈,這真是“終極防禦之大招”。

我向來就是個“不趁東西”的人,沒有收藏癮。比如辦公室搬家,普遍招人恨,因為收拾東西費力,而我總是一個紙盒子就把所有隨身的東西帶走了,別人奇怪地問:“你就這么點東西?”羞得我臉通紅,好像自己是個敗家子。留下的物件歸攏貼上“可處理”紙條,都隨著搬家扔掉了,包括很多人簽贈的書,我愛讀書,又在周刊上寫有書評專欄,得人贈書自然也多,讀完寫完了,書的作用就結束了,又不是傳世名著,留它作甚?打住!得罪人了耶……

其實,有些東西要扔掉,也要硬下心來敢斷敢舍。——任何一件東西,都有故事在,一個故事,就是一樁心事,關鍵不在斷掉舍掉離掉一些物件,而在斷掉舍掉離掉物件包含的一些故事,承載的一份心情。可是,我是這么想的:故事被蝕刻在心裡了,哪能那么容易斷掉呢?縱然物件丟棄,心上的刻痕還在;而假若心上的刻痕能被歲月風乾抹平,物件的在與不在,丟棄與未丟棄,又有什麼意義呢?

一個人,同過去的萬千牽絆告別,同周遭的紛紜人事撇清關係,是需要莫大勇氣的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