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之路”上的驛站:串聯無數絕美詩篇

2019-02-25 14:01:24

(轉自:凱風網)

據史料記載,受當時交通條件的限制,唐代的詩人們來江南,大多是乘船走水路。即從淮地的揚州經運河南下,渡錢塘江入紹興古鏡湖,而後由浙東運河、曹娥江至剡溪,經新昌天姥山,最後抵天台山,這是貫穿於浙江東部的一條古道。無數唐代詩人遊走在這條文化古道上,每到一處驛站不忘以文會友,飲酒作詩,留下了一首首千古傳頌的絕美詩篇。

揚州: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說起這首《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唐詩,大家並不陌生。唐朝的揚州就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也是連線南北水路的一個重要驛站。當年28歲的李白在江夏邂逅了40歲的孟浩然,當時的孟浩然已經是詩名滿天下,短暫的相逢後又要分別,李白自然很傷感,一番痛飲之後一揮而就了此詩。

事實上,李白能夠寫出如此動情的詩句和他數次遊歷揚州有很大關係。公元727年,李白第一次來江南遊玩時路過揚州,城市的繁華讓李白大開眼界,豪爽的性格使他在揚州認識了不少的朋友,不少年輕文人也爭著宴請李白,一方面和他進行文學切磋,另一方面更是為了見識李白的酒量。以至於當李白準備離開揚州時,光送別的酒就吃了十多天。“玉瓶沽美酒,數里送君還。系馬垂楊下,銜杯大道間。”此外,杜甫的“商胡離別下揚州”以及他“憶上西陵故驛樓”,也都說明他漫遊吳越時曾經過揚州。

《宿揚州》·李紳

江橫渡闊煙波晚,潮過金陵落葉秋。

嘹唳塞鴻經楚澤,淺深紅樹見揚州。

夜橋燈火連星漢,水郭帆檣近鬥牛。

今日市朝風俗變,不須開口問迷樓。

揚州的最大幸運是在它的興盛時期,遇上中國詩歌的鼎盛時期。據史料記載,有詩為證到過揚州的唐代詩人有駱賓王、孟浩然、李白、白居易、杜牧、李紳等,幾乎占了唐代詩人名家的半數以上。

杭州:

隋煬帝開鑿江南運河後,使京杭大運河南北貫通,成為南北經濟、文化交流和漕運的“黃金水道”。隋唐之後,凡從北方南下的達官顯貴,幾乎都是從這條水路乘船直達杭州。根據史料記載,由於運河的溝通,杭州成為全國貨物集散地,社會經濟日趨繁榮,人口也逐漸增加,唐貞觀(627—649)中,已有15萬餘人,到開元(713—741)中發展到58萬人,此時的杭州,已與廣州、揚州並列,為我國古代三大通商口岸之一。

杭州運河美景

長慶二年(822年),白居易曾經擔任杭州刺史,大規模浚治西湖,並築堤建閘,以利農田灌溉,深得民心。在杭州呆了兩年,後來又擔任蘇州刺史,任期也一年有餘。在他的青年時期,曾漫遊江南,旅居蘇杭,應該說,他對江南有著相當的了解,故此江南在他的心目中留有深刻印象。當他因病卸任蘇州刺史,回到洛陽後十二年,他六十七歲時,仍念念不忘江南水鄉的溫柔美景,寫下了這三首《憶江南》,可見江南勝景仍在他心中栩栩如生。

白居易·《憶江南》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遊?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復相逢?

事實上,除了白居易,寫杭州和西湖的詩人就越來越多了,元稹、徐凝、張祜、李賀,直到晚唐的羅隱等等,都寫過歌詠杭州和西湖的詩。

紹興:

紹興是“浙東唐詩之路”的中心集散地。作為一座擁有2500年歷史的文化古城,自從越王勾踐於公元前490年建都紹興到唐朝,一直是郡和州的首府,曾一度成為浙東乃至我國東部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

說起紹興,不得不提鏡湖和會稽山,這是不可忽略的兩顆璀燦明珠。這兩顆“明珠”,一顆在水中,一顆在陸上,遙向呼應,相映生輝,成為山水之巍寶。鏡湖與浙東古運河融為一體,是詩人從水路抵紹的主要途徑,依水道觀光順理成章。人在鏡中游、舟在畫中走的意景,更是詩仙們所追求的山水意境。李白的“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的詩句,道出了眾詩人的心聲。

紹興鏡湖

自古以來,紹興的酒都很出名,尤其在唐代,飲酒已成為文人墨客的一大嗜好,所以不少愛酒的詩人也是奔著酒而到紹興的。紹興越賢賀知章也是盛唐時期的一位愛酒如命的大詩人。他無論寫詩還是會友,他都要美酒相伴。他和李白是知交,十分欣賞李白的才華。賀知章在告老還鄉並作古越州(今紹興市越城區)後,李白為了緬懷賀知章的知遇之恩,特來紹興,借喻美酒來表達自己心中的一片思念之情。他在《賀知章不遇》中寫道:“欲想江東去,定將誰舉杯?嵇山無賀老,卻掉酒船回。”

詩人王勃在《他鄉敘興》中寫道:“綴葉歸煙晚,乘花落照青。邊城琴酒處,俱是越鄉人。”不僅如此,王勃在游越州時,為紀念王獻之,便在會稽之門寺獻之三亭,仿效王羲之,舉行了一次修稧雅聚。幾杯美酒下肚後,王勃下筆如有神,一氣呵成《修稧序》,其可與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媲美。

上虞:

上虞東山,位於浙東四明山麓,在曹娥江中段的上浦鎮境內。這裡環山臨江,被譽為古越會稽的“風水寶地”。東山風景旖旎,更因為兩位歷史人物而舉世聞名,一位是曾在此隱居20年而“東山再起”的東晉宰相謝安,一位是曾屢次稱疾歸隱東山的中國山水詩鼻祖謝靈運。

上虞東山景區

“東山再起”的典故是關於東晉時期的謝安的。東晉時期,賢人謝安堅決辭去官職到會稽附近的東山隱居,經常有文人前來拜訪他,與他飲酒賦詩。前秦南侵,東晉危在旦夕,謝安臨危受命,當了東晉的宰相,率軍在淝水成功打敗前秦軍隊,並趁機率軍北伐收復失地。後來,“東山再起”之地成為有抱負的政治家、軍事家乃至文人學士的瞻仰聖地。

唐宋以來,多少文人墨客來此尋訪膜拜,留下詩文無數。此中,尤以唐代詩仙李白和宋代詩人陸游為最多。李白曾三次登臨東山,留下了“白雲還自散,明月落誰家”的人生感嘆。陸游則二上東山,發出了“豈少名山宇宙間,地因人勝說東山”的讚許。可以說,古越東山,因其獨特的人文景觀,吸引了唐宋詩文名家尋訪吟嘆,成為“浙東唐詩之路”上的重要驛站。

歡迎光臨木柳書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