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明媚,歲月安然

2019-03-04 11:07:03

一程風月如行雲流水,或急促,或輕柔,轉過彎折,繞過脊坡,一路咆哮,一路歡暢,

直到動盪不安的情緒順著河川的入口,融進海的潮汐。

那一刻,一切雜念終於可以停息。

偶有晨風從耳畔掠過,掩蓋了喧囂,收斂了輕狂,那萬千波瀾也終是滄海中的一粟,最後,融入夜色,隱於寧靜。

就如人生,也曾經歷各種奔忙,卻也只是顧著垂目行走,沿途的風景都還沒來得及看透,額頭的歲月竟已過了大半。

曾絢麗的,浮華的,那些張揚的情緒,已然不復明艷,逐漸轉入平淡。

曾用一方紙墨,繪出人情冷暖,繪出山水痴纏,繪出天地美感,到最後,只剩一抹歲月的煙塵,蹤跡渺茫。

人到中年,心境,總是糾結,周遭的氛圍里會憑添幾許失意,面對走過的歲月,心中會不時的泛起一絲無語的疼痛。

就在暮色四合的街角,偶爾會駐足,迎著風起久久的站立,看街頭熙攘的人群穿流而過,如沙礫一般的渺小,形色匆忙間,誰可以將笑容演繹到最嫵媚?

誰又曾躲過這紅塵的紛擾,讓一顆心塵埃落定?時光涼薄,不會等你,還在悄然前行,影子,只好一路碎在身後。

有時很想,能否就依著這光陰的牆角,將心事留住。

一如山野間,一朵淺淺的花,不爭不貪,只是恪守著自己的一分清淺。

將一抹底蘊留存到最後,縱然零落入泥土,也是極致。

可是,總有一些念,蟄伏在心底,不肯了斷。

若是可以,在天涯之外安放一季風月的眷戀,於時光深處鎖住一縷灼灼的痴念,用清淺的水墨畫出歲月蔥蘢的脈絡。

讓心海里的波瀾,安恬於手指尖一塗一抹的句點。

詩情畫意的片段寄予流年,韶華的韻味氤氳成眼底柔軟的光線,日暖生煙。

不管年輪更換,不問情緣深淺,僅這一絲明媚,足以將心瞬間填滿。

心明媚,歲月安然,幸福,於你,於我,都不是枉然。

文圖;網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