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話很有道理,只是你覺得你有資格說嗎?

2019-03-31 09:05:28

文 晚情

01

某天早上,一位領導在辦公室給部門裡的下屬開晨會,他說:“你們現在正年輕,正是奮鬥吃苦的時候,別天天混日子,也別太在意個人得失,要有大局觀,要懂得團隊協作。”

底下的人靜靜地聽著,每個人眼裡流露出來的卻是不以為然的神色,或者相互之間遞個眼色,傳遞彼此眼中的不屑。

是下屬們太桀驁不馴嗎?是領導的話不對嗎?都不是!

憑心而論,這位領導的話有錯嗎?沒錯,句句都有道理。只是這位領導是什麼樣的人呢?每天遲到早退,還經常在上班時間出去辦私事,為了個人利益,犧牲公司利益是常有的事,要是誰妨礙了他的利益,他定會記在心裡,從來不知大局觀為何物。

所以,當這些道理從他嘴裡說出來時,總讓人覺得有種違和感,每個人心裡都在嘀咕:你的話很有道理,只是你覺得你有資格說嗎?

02

傍晚從超市回來,一位女鄰居坐在小區的花園裡正在教育她不滿十歲的孩子:“寶貝,媽媽跟你說,你要好好學習,不能沉迷於遊戲,不能老是想著玩,在學校要好好聽老師的話,爸爸媽媽希望你做一個有出息的人。”

這樣的場景,我不是第一次遇見,任誰初見都覺得這是一位媽媽對孩子的循循善誘。然而,孩子的臉上是木然的表情,甚至還帶著些微的鄙夷。

是這個孩子太冷漠、不服管教嗎?

熟悉這位女鄰居的人都知道。她老公在外做生意,她的麻將史和她兒子的年齡差不多,每天幾乎和孩子同時出門,但孩子放學早,她一般都還沒散場,晚上那一場基本也不落空。經常能看見這個孩子在小區孤零零地拿著一個IPAD玩遊戲。

她的話有錯嗎?哪個媽媽不是這么教育孩子的?孩子當然應該以學習為重,不能沉迷於遊戲,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做一個有用的人,哪一句都沒錯,哪一句都很道理。

但我想這孩子聽到這些話後,心裡大概是這樣想的: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還不是天天玩麻將?

是的,你的話很有道理,可是你覺得你有資格說嗎?

03

有一次過年回小縣城走親戚,一位五十多歲的長輩正在教育表弟(他是表弟的叔叔):“為人子女最要緊的就是孝順長輩,父母把孩子養那么大,中間花了多少心血,子女再不好好孝順父母,那是豬狗都不如的畜生,只有孝順父母的人,事業才會興旺,家庭才會幸福。”

表弟聽了,只是發出那種呵呵呵的笑聲,充滿了鄙夷。

這位長輩的話有錯嗎?沒有,孝順父母怎么會有錯呢?

但是第二天,他七十多歲的老母親顫巍巍地走過來,坐在院子裡一邊抹眼淚,一邊大罵:“我的兒子不是人啊,去年從我這裡拿走了兩萬去還賭債,今年又逼走了六萬去買車,這些都是我們老倆口省吃儉用存下來的棺材本啊,這也算了,做父母的總是希望他過得好,可是上個月,他爸生病住院,他一分錢都不肯出,連個水果都沒買過來啊,還說看也看不好了,浪費那錢乾什麼?”

我突然明白表弟為什麼會發出那樣的笑,當天下午,這位長輩又過來給我們講孝道的重要性,我聽他說完後,很真誠地說:“您說的都很有道理。”

他大為滿足,指著我對眾人說:“看到沒有,念書多的就是懂道理。”

然後,我看著他一字一頓說:“您說的都很有道理,只是您覺得您有資格說這些話嗎?要不我們請小奶奶來說說您是如何孝順她的?”

他氣得臉紅脖子粗,我帶著眾小輩揚長而去。

我真的認為他說的話很有道理,父母辛苦帶大孩子,孩子理應孝順父母,可是這些話從一個極端不孝順父母的人口中說出來,怎么聽怎么覺得怪異,即使占著一個長輩的身份,也只是更加讓人覺得其身不正而已。

你的話很有道理,可是你覺得你有資格說嗎?

04

有一次,某地發生災難,某位姑娘號召大家捐款,她說:“這個世界上隨時充滿了天災人禍,我們健康地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所以,我們應該對這個世界充滿愛,對不幸的人充滿同情,儘量去幫助他們,讓他們感受到世界的溫暖。”

但很多人聽了,只是當作沒聽見。

但凡哪裡有災難,這位姑娘就會首當其衝號召大家捐款捐物。但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你捐一千她會嫌你少,逼你多捐,但自己捐款從來不會超過五十,理由是自己能力就這么多。當然,捐五十總比不捐好,可是當她要求別人把買衣服化妝品的錢拿出來捐掉時,自己卻從來不會少買什麼。

她的話有錯嗎?沒有,反而很有道理,當別人遇到困難時,我們有能力的是應該去幫助他們,而不是冷眼旁觀。可是從一個這樣的人嘴裡說出來,難以服眾就是了。

你說的話很有道理,只是你覺得你有資格說嗎?

05

前段時間,網上流傳了一篇文章《有一種人叫聖人婊》,其實這些人的話有錯嗎?沒有,他們說的都很有道理,只是這些話從他們的嘴裡說出來,怎么聽都讓人覺得反胃,原因很簡單,這些人的超高道德標準只是對別人的,自己不但沒有做到,甚至連基本水準都沒達到。

同樣的話,從不同的人嘴裡說出來,效果是不一樣的。

比如那句“我們應該對這個世界充滿愛,對不幸的人充滿同情,儘量去幫助他們,讓他們感受到世界的溫暖。”這句話從一個自己毫無愛心,卻喜歡逼迫別人獻愛心的人嘴裡說出來,我們唯一的感覺就是鄙視和反感。但如果是德蕾莎修女這么倡導我們,我想我們不但不會反對,反而會懷著崇敬和虔誠,打心眼裡認同這句話,覺得她是全世界的楷模,即使我們做不到,也應該尊重她。

同樣的話,從道德高尚的人嘴裡說出來,那是正能量,而從有些人嘴裡說出來,那就是個笑話,只是生產笑話的人總是固執地認為自己是正能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