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沖:色彩的極致是隨心所欲|田沖|情感

2019-05-30 05:29:15

梵谷曾說,在大多數人眼中我是什麼呢?一個無用的人,一個反常與討厭的人,一個沒有社會地位、而且永遠也不會有社會地位的人。好極了,即使這是事實,我也要以我的作品來表明,這樣一個反常的人,這樣一個毫不足取的人的內心是怎樣的。這是我的雄心,它的主要基礎是愛而不是恨,是冷靜而不是熱情,我時常陷入極大的痛苦,這是事實。但是我的內心仍然是安靜的,是純粹的和諧與音樂。在最寒磣的小屋裡,在最骯髒的角落裡,我發現了圖畫。

也許這話並不優美,但畫家需要的是用畫作去重新詮釋生命中的一切。梵谷用色彩完美闡述了他的真實情感,詮釋來他對人和自然的洞察力,他的作品超越視覺形象,擁有異常個性的視覺格調。用囂張的色彩表達的情感注定極富感染力,一如梵谷所言:為了更有力地表現自我,我在色彩上的運用更為隨心所欲。

所以,一位出色的畫家一定是擁有隨心所欲的色彩運用能力的,內心的情感是五彩斑斕的。

田沖是一位用情感作畫的人

也許不是每個人都推崇田沖,但田沖擁有自己獨具匠心的色彩表現,不拘泥一種風格與形式。注重色彩的筆法與畫面的節奏感,韻律感,以及對物體真實自然又能融入自己情感的塑造。像一個迷失在美景中的人,不覺,自己也成為了風景。情感與色彩的渾然天成鑄就了田沖鮮明的風格,極富衝擊力的色彩無不盡情揮灑著他的肆意。

田沖常說,一幅用情感去創作的作品,是完全可以展現作畫人的性格、品格、習慣的。一個真正熱愛繪畫的人,會感覺創作像吃飯睡覺一樣,不可或缺。它不僅抒發著藝術家的情感,也寄託著藝術家的靈魂。

他的學生說,田老師是有情感氣場的人,置身於他的課堂,你一定能懂他筆下的色彩流淌出或澎湃激昂或悽美動聽的情感,能感受到充滿魅力的繽紛色彩創造的世界。情不自禁被他感染,激勵你作畫,直到將自己融入到畫作中,忘記他的存在。他讓所有人都變成了為興趣而畫,而非為畫而畫,為考而畫。

我覺得從這一點看,田沖無疑是最成功的,拋去藝術本身,就教學而言能夠燃起學生用心和情感去畫才是入門的第一步。看過田沖畫作的人可能有人不認同,但我覺得他的畫作,不僅是色彩,連透視、形體及比例都恰如其分,成功游離在真實與魔幻之間,用鮮明的色彩表達出了自己的真實情感。

反觀色彩藝術史,從色彩藝術起步到成熟,再到色彩藝術表現的自由突破,印象派畫家開始觀察和表現光與色彩的瞬間微妙變化,將外光的複雜光影效果作為創作最主要的興趣點。一些印象派畫家到晚年成為色彩表現的藝術大師,如莫奈、雷諾瓦、畢莎羅,而後期印象派或稱印象派之後的重要畫家,高更、凡·高、塞尚都是在色彩表現上全力追求脫離傳統模式限制、寫生邏輯限制、光影要素限制的自由色彩藝術表現的巨匠,他們的作品成為人類繪畫史上最引人注目的閃光點。其中,色彩的作用至關重要。

從這個角度看,田沖色彩意識來源於自己與周圍世界的情感共鳴。特徵表現是用色彩表現自己“情感”,畫作靈感來源雖是直視的形,但表現出的卻是情感。周圍一切皆可以是模特,審美主體與客體間生命的溝通和交融在形式中的顯現。然而近幾年,默寫的色彩考試開始發力,學生為應付考試將默寫當作考驗記憶力和熟練度的測試。背畫、套畫的出現更是讓色彩默寫偏離藝術本身。而在大學中,色彩(油畫)是大部分學生表達自己想法和藝術觀點的最基本手段。

藝術家都有自己的偏好

田沖是有自己藝術偏好的,他對文森特·梵谷有著常人少有的熱愛。梵谷奔放的顏色,動感的筆觸,明亮的色調,永遠張揚著對生命的真誠與對美好的渴盼。野獸派,德國的表現主義以及20世紀初出現的抒情抽象主義等,都從他的主體創作過程中抒發著內心的情感、意識和把握形式的相對獨立價值,在油畫創作中吸取和攫取東方繪畫得到啟發,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繪畫流派。像田沖經常對學生講的,對大師作品的欣賞,是培養藝術眼光所不可或缺的,他亦是如此。像梵谷這樣的大師對他的藝術作品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審美能力的提高,以及技法嫻熟賦予了他更多關於用藝術去改造世界,喚醒良知的氣魄。作為出色的色彩培訓講師,田沖的技法也較為嫻熟:勾、塗、掃、擺、點、堆,色調柔美,明亮,賦有朝氣和詩意。使得他展現出了畫布與畫筆的曖昧糾結,靈魂與現實在意念里碰觸交融,真正將情感融入其中。恩斯特·卡西爾說:藝術並不追究事物的性質或原因,而是給我們以對事物形式的直觀。但這也決不是對我們原先已有的某種東西的簡單複製。由此而看,色彩是一種靈魂在物質上的鮮活表達。

田沖在教學中貫徹的是將畫畫轉變為學生的興趣,教學不僅僅是考學、升學。教學,是教書育人,用老師的教學思路與優勢,身體力行的去挖掘學生們的潛力,傳授他們自己的繪畫經驗與方法,引導他們尋找自己的藝術道路,表達自己,表達世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