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的女人,可否逃離“冰櫃”困境|冰櫃|女性|婚姻困境

2019-03-07 12:38:07

導語:日劇《晝顏》的熱播使“冰櫃愛人”這一概念廣為流傳,撇開三觀不談,“冰櫃愛人”確實是很多為人妻的婚姻困境。女性可以避免成為“冰櫃”嗎?“冰櫃”們又能如何自救?

宿命般的冰櫃身份

日劇《晝顏》播出以來,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其吸引人之處,大概不在於表面的出軌現象,而是它真實地揭露了婚姻里女性的普遍困境,因此才會引起廣大女同胞的共鳴。如劇中利佳子所說:“結婚,就是用失去激情換來安穩。過了三年,丈夫只會把妻子當做冰櫃一樣對待,覺得只要打開門,就隨時有食物可以吃,就算壞了會很不方便,卻又懶得拿去維修和保養……”,有此感受的恐怕不止一兩人。

女人年輕的時候,總是對生活充滿著憧憬和希望,對物質生活的追求,對男人的要求都有著極高的標準。然而當女人一旦嫁為人婦,溫柔持家有人嫌你呆板,將小姑娘時享受生活的理念堅持到底又有人說你不守婦道。

因此,大部分女人只得想方設法做一個好女人,漂亮、懂事又勤快,讓男人身心舒適,在婚姻中賣力表現,減少工作,努力地在廚房裡煎炒烹炸,生孩子,淪陷於各種家長理短。她們對生活不再有激情,自然而然地接受慢慢變得乏味無趣的婚姻,如果老公出軌,哪怕心如刀絞,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女人的一生,就是忍讓操勞的一生,而這也符合了男性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讓女人始終保持弱勢,壓抑自我,感激涕零地花著他們賺的錢,好好把他們伺候到老。

和一個已婚女友聊天時,談起日劇《晝顏》里那句“如果一個女人白天不出軌,怎么會在晚上甘心為老公洗內褲”。她說,她從來沒出過軌,但是也要每晚給老公洗內褲。這其實就是大部分女人的婚姻生活現狀。

更為糟糕的是,不少男人們還在理所應當地追求婚姻之外東西,金錢、權利、地位、美色,過得有聲有色。還口口聲聲地以統一的口徑:“還不都是為你,為這個家?”妻子也只能低眉順眼耐心等待著熬出頭的一天。

女性處於種種弱勢,被禁錮於家庭中,經濟上男性執掌大權,被丈夫豢養,被丈夫忽略,被當成冰櫃使用。

在面對這種宿命般的“冰櫃”結局時,女人們該如何自救?出路在哪裡?

出路一:出軌?

正方:女人已經越來越不耐煩了

就算在無比保守的東亞社會,女性的力量也在增長,而同時它也暗示著一個現實,那就是就算在男女觀念十分保守的東亞,女性出軌也越來越普遍,只不過從前它是房間裡的大象,人們漠然當它不存在,而現在這頭大象已然走出房間正式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這幾乎是一種挑釁吧,這突破了男性社會的某種底線,從前的一夫一 妻制由女人的犧牲和包容固守著,但現在女人越來越不耐煩了。

男性可以藉由一夫多妻以及嫖妓制度以及社會輿論的寬容在享受婚姻生活的同時不耽誤他們的多性伴生活,而女人為什麼就只有忍受。許多男人們常常用動物性表達出軌的正義意,甚至說男性出軌有助於婚姻的穩固而美滿,如果這種理論成立,那女性為什麼不可以?

反方:出軌只是弱者的消極反抗

出軌的實質是什麼?出軌就是出軌,男人出軌和女人出軌在行為上同質同構,沒有區別,都是一種違約行為,侵犯的是婚姻契約。婚姻是可以和愛情無關的,不管愛與不愛都不能成為違反契約的理由,不愛了還可以離婚。不合理的可以改變,但不能違反。

誠然,女性是弱勢群體,但“弱勢”不等於“弱者”,用偷偷摸摸的出軌來報復丈夫獲得一點報復的快感實在是一種弱者行為!出軌,這種畸形行為的實質是,女性 依賴丈夫和家庭,無法謀求獨立,在受到屈辱後無力真正改變自己的處境,於是靠婚外男性的性滿足謀求報復和獲得暫時的慰藉。既不能改變現有的家庭結構,也不

能改變自己的在家庭中經濟地位!這就像,女奴隸偷偷摸摸的給奴隸主的咖啡中吐了兩口唾沫端給他喝了,對方不知道,對對方傷害不大,女奴隸暗自欣喜獲得一點報復快感,這樣的低級 反抗毫無意義,不過是阿Q式的弱者的精神自慰。

並且這樣做的後果對於女性往往是很不堪的,事情敗露之後無非是遭受懲罰。懲罰的方式包括,握有權力的丈夫更有理由頻繁出軌、家暴、離婚,並且會以過錯方為由在分割財產上讓女性失利。而無論是以上哪一種懲罰方式都是已婚女性的災難。

出路二:忍耐?

正方:冰櫃戀人是注定的

戀愛久了,難免會變成冰櫃戀人——你知道冰櫃永遠就在那裡,裡面永遠有冷凍食品,你既不要去擔心冰櫃會跑掉,它也很少壞掉。它就在那裡,成為你客廳一個道具。如果扔掉,那又不行;但是它又不會像烤箱一樣給你來一頓激情四射的晚餐。

這有什麼好抱怨的。所有感情都會殊途同歸:你們最終會變成冰櫃戀人。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誰都認為熱情它永不會減,但是最終都是“除了激情褪去後的那一點點倦”。

真的,冰櫃戀人是注定的。我不相信一輩子都是烤箱的戀人,遲早有一天都會冰櫃。畢竟都是變成彼此冰櫃的命運,如果是對的冰櫃,就在那裡冷藏、冷凍、保鮮、時不時除一下霜,有什麼不妥?情感是有很多個狀態的,熱戀的時候,你就要當一個烤箱——喔,不,我說煤氣灶,你可能比較好理解一點;蜜月過後,就老實的當一個微波爐;而變成老夫老妻般的穩定,你們就是對方的冰櫃。

最怕的就是,如同大多數人,接受不了變成冰櫃戀人的結局,就抱怨、分手、婚外戀、分財產、割房產,何必呢?

反方:忍,不是萬全之策

在我了解的婚姻狀況中,最可怕的一種是女人死心塌地的為男人付出,洗衣做飯帶孩子,一往情深的宅在家裡,想盡一切辦法討男人的歡心。做個好女人固然贏得了周圍人的讚許和認可,但未必能贏得男人的心。一個女人依附在男人身上時,往往換來的是冷漠和鄙視。當看到一些中年之後的婦女穿著打扮過分艷麗和花哨,臉上透著莫名的哀愁,基本上屬於男人移情別戀的後遺症。如果遇到這樣的聽眾,葉文會直接告訴你,離開那個男人,尋找自己的生活。忍,不是萬全之策。

出路三:離婚?

正方:這個世界不需要好女人

米蘭?昆德拉在《不朽》里說,沒有一點兒瘋狂,生活就不值得過。可是,女人像一群怯懦的羔羊,聽話地呆在一個劃定的圈子裡,不敢出格。

這世界不需要好女人。女人並不是一場婚姻的補丁,婚姻是愛情的表現形式之一,它有不同的內容,當然,也會瓦解。朱莉和皮特生了孩子,但是她不想結婚的時 候,有一百個皮特求她也沒用。我們都應該與喜歡的那個人在一起,與婚姻無關,與束縛無關,靠的是內心的愛與責任感,而不是被法律強制執行。如今法國的主流 兩性模式已經不是婚姻,而是同居契約,註明責任義務期限,到時,解約或續約,全看愛欲是否還在。

人生苦短,有太多事值得做,並不是只有抓著一個男人耗到老這一件事。“壞女人”,不過是那些恐懼女人獨立自我的男人硬扣出來的帽子,他們遍布四周,是那些處女控的男人,那些要求老婆做家庭主婦的男人,那些自己可以小三小四而女人必須從一而終的男人。

反方:女性離婚代價太大

在我國,失婚女性的代價太大:

一是,由於婚後投入太多,大部分女性將自己的事業壓縮至最少,把自己的事業愛好放置於次要地位,一心望夫成龍,失婚後只能獲得極少的物質保障。

二是,精神上,女性婚後往往以孩子老公為中心,朋友漸少。傳統的慣性造成女性婚後和朋友聯絡漸漸稀少,不少人都是以丈夫的社交圈為自己的社交圈。沒有時間培養自己的愛好和興趣,生活內容無非是相夫教子,自我空洞,等人去樓空、精神上無所依憑,不知道用什麼填補自己的空虛和寂寞,加重絕 望情緒。

三是,年齡歧視,再婚困難。一個26歲都已成剩女的國度,可以想像一個中年失婚的女性會有什麼後果?中老年失婚往往意味著孤獨終老,老來無伴。

四是,婚姻法的不公。房產、經濟、子女撫養上均體現為對男性一方的保護。因為看似男女都一樣好不偏袒一方的婚姻法恰恰偏袒的是男性一方,並不保護女性和母 親子女的利益。

五是,中國養老醫療福利制度的缺失。老來孤獨且不說,萬一生病,身邊連個陪護和照顧的人都沒有,老來伴不是沒有道理,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安慰。

出路四:自立?

舉兩個例子

前不久,45歲的伊能靜接受了小她十歲的秦昊求婚,即將第二次為人妻。女人四十,這在別人看來早就是看孩子等老公回家甚至等退休的年齡,伊能靜則又享受了新的戀愛。

當初庾澄慶給她兩條路選擇,要么她回家當太太,要么離婚繼續在演藝圈。而伊能靜選擇了後者。不禁讓人感嘆,兩人相愛20年,一度被視為娛樂圈少有的楷模,最終卻分道揚鑣。這個天生對事業有野心的女子,又怎么能安心在家帶小孩煮飯洗衣呢?她的舞台那么大,她想要做的事情那么多,雖然很苦很累,她還是選擇了這條路,自己賺錢自己買花帶,重要的是,她喜歡做事,喜歡辛苦之後的那份成就感。這不是在家做庾太太所能給得了的。

相比較不同的是林鳳嬌。當年林鳳嬌急流勇退宣布息影,帶著兒子回到香港,可出於維護成龍形象的考慮,不能以陳太太的身份出現,成龍也不能暴露自己已婚的事實。

20年的光陰,林鳳嬌就做一隻遠在美國的波斯貓,一年半載都看不得到成龍一眼,而且還得時不時聽到有關成龍的緋聞。這樣的滋味,該是多么難熬。好在林鳳嬌終於熬出頭了,她用自己誠意地等到了成龍的肯定。

林鳳嬌遠走美國,成龍買下了很大的房子,除了她和兒子,就只有司機和傭人,連個想好好聊聊天的對象都沒有。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他回家。當著名的小龍 女事件發生後,遠在美國的林鳳嬌表現出大度和寬容說:你不用著急過來,我只想告訴你,只要你需要,我跟兒子隨時都會站出來支持你的。但是,你不要傷害到人 家,我也是女人,我明白她的感受……

這都是各自選擇的路,各有各的樂趣和成就,也各有各的心酸和痛苦。伊能靜習慣靠自己辛苦工作得到這個世界,而林鳳嬌通過漫長等待一個男人而得到這個世界,你會選擇哪一種?

你怎么看?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