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李莊

2019-03-08 03:08:28

文/劉曼雲

蕭蕭的江風拂過李莊,使冬日的古鎮格外靜謐與安詳。我輕快地走進李莊,一種莊嚴與神聖充盈著瞻仰的虔誠。“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歷史的煙塵早已隨風而逝,而知識的積澱、砥礪的堅韌、民族的抗爭精神日久彌新,成為中華民族不可漫漶的記憶。

李莊是四川宜賓的李莊,更是中國的李莊。她是在抗日的烽火中成長起來的,成為華夏民族之魂的瑰寶。世人的敬仰,使古老的小鎮煥發出時代的生機與活力。

走進李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鮮艷的五星紅旗,國小里傳出的朗朗讀書聲,使冬日的古鎮充滿了歡快與活力。這種聲音,悠揚曠古,穿越了歷史的滄桑,飛躍了萬里長江,跨越了神州,成為不少青衿的精神伊甸園。

踏在青石板上,我不禁聯想到,這塊石板是否承載過當年林微因、梁思成沉重的步履?是否留下了傅斯年深情秦磚漢瓦的記憶?是否鐫刻著童第周奠基胚胎的痕跡?特殊的成長環境,成為抗戰中中華民族的不屈與崛起。

“九龍戲珠”迴蕩著梁思成讚嘆的氣息;“百鶴窗”留下了梁思成摩挲的指印;“禹王宮”鐫刻了梁思成“功奠山河”的浩然之氣。小小的李莊,成為人們無盡的追憶。

一批知識精英、有識之士、熱血青年,從同濟大學來到李莊、從祖國四面八方來到李莊、從萊茵河畔來到李莊,尋求真理,抗擊法西斯的暴行,成為艱苦卓絕的八年的永恆。地處長江之尾的同濟大學遷川,在硝煙中將課桌移到了西南一隅的長江第一城的四川省宜賓李莊。“同大遷川,李莊歡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給”,開明紳士羅南陔的壯舉,融匯了宜賓人的博大與寬厚,成就了李莊永駐史冊的輝煌。

宜賓人民以飽滿的熱情歡迎同濟大學的轉移,並且是在“山河破碎風飄絮”的國難之時。一批有識之士、風華正茂的學子、地下共產黨員等,在李莊學求學、著書立說以及傳播馬列主義。僅有三千多人的小鎮,一下子迎來了一萬多名同濟師生,使古舊的李莊煥發出無限的生機與活力。沒有地域之分,只有同仇敵愾;沒有文化差異之別,只有華夏的同舟共濟;沒有家族幫會近遠之談,只有軒轅後裔共同的血脈。

李莊在中國處於水深火熱之時,成為童第周、梁思成、林微、傅斯年等一批學貫中西的大家和一萬多名學子的避難所。他們蜷縮於李莊,圖謀生存,積蓄力量,或著書立說,或教學相長,吸吮養分。偏僻而嬌小的李莊,張開矯健的雙翼,呵護著華夏的文明,成就了共和國享譽海內外的建築學泰斗、生物學家、漢語言文學家,其人文精神、科學貢獻從史冊躍出,成為華夏文明的瑰寶,永錫後生。

東嶽廟、張家祠、羊街、蓆子巷、螺鏇殿以青磚壁瓦或斑駁疏離一一進入我的眼帘,更以蒼勁挺拔、風姿卓越、美輪美奐、意蘊深厚進入我的心靈。

宜賓的李莊、四川的李莊、中國的李莊,是血與火鑄就的精靈,從螺鏇殿閃耀的科學之光、從九龍戲珠蘊含的五千年文明、從長江第一城挽起的崇山峻岭飛躍世人,騁目於懷,於疏淡雅致、於情韻婆娑中,成為不可複製的眷念情結。

嬌媚而厚重的李莊,因為抗戰,成為了民族大義、不屈不撓、榮辱與共、寬厚勤韌的縮影,從古老的羊街的“一線天”的透射出的前塵舊影,依然栩栩如生,浸潤於黃土地的一草一木、激盪於雕樑畫棟上、靈動著長江、黃河母親河的今昔。

註:李莊古鎮位於宜賓東郊長江南岸,素有“萬里長江第一古鎮”之稱。李莊距今已有1460年建鎮史,是長江邊上的千年古鎮,依長江繁衍生息,形成了“江導岷山,流通楚澤,峰排桂嶺,秀流仙源”的自然景觀。而由廟宇、宮觀、殿堂組成的“九宮十八廟”、省文物保護單位中國營造學社舊址、保存完好的古街古巷、眾多的古民居四合院以及被譽為李莊“四絕”的鏇螺殿、奎星閣、九龍石碑、百鶴窗,形成了李莊獨特的古民居文化和獨特的建築風格。

1940年,李莊以一紙電文“同大遷川,李莊歡迎,一切需要,地方供應”迎來了國立同濟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國營造學社、金陵大學、文科研究所等10餘家高等學府、科研機構遷駐李莊,包括世界級大師梁思成、林微因、傅斯年、李濟、童作賓、梁思永、童第周等大批學子云集李莊,使李莊這個不足3000人的小鎮新增人口達1.1萬餘人。6年間,李莊為學者們安置了一張張平靜的書桌,給戰時中國人文科學的生存和發展提供了養分。李莊也由此被稱為“中國文化的折射點、民族精神的涵養地”。李莊的最大特色就是抗站內遷文化。

凝固時間:明清時期

特色點評:街道為石板鋪成,兩旁多為清代建築,雕花門窗,風火山牆……具有濃厚的川南特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