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最看重的一個三國小人物是誰

2019-02-18 00:13:39

在英雄輩出的三國世界裡,魏種無疑是個鮮為人知的小人物。但就是這個小人物卻縷縷受到曹操的信任和重用,甚至在他叛變曹操後也沒有改變曹操對他的看法,他叫魏種——

得天下的戰略就是使用人才的戰略,說穿了不過“知人善任”四字。

曹操實在是個性上的愛才,這一點上的意氣用事,已經超出了為人才而戰略的範疇,然而這也正是曹操吸引人才的魅力所在。

曹操對關羽真算是照顧有加。明知關羽走了之後勢必成為心腹大患(後來關羽水淹七軍,駭得曹操打算遷都避讓),卻還十分禮讓,這份器量已經完全是人格的魅力了。

真正的君王,對人才應該不惜一切代價的拉攏,即算不能為自己所用,也決不能讓強敵得到,這是起碼的原則。可曹操不然,曹操為了人才,從來是滿不在乎。

三國志中一段記載令人感慨。

“(曹操)以魏種為河內太守,屬以河北事。初,公舉種孝廉。兗州叛,(曹)公曰:“唯魏種且不棄孤也。”及聞種走,(曹)公怒曰:“種不南走越、北走胡,不置汝也!”既下射犬,生禽種,(曹)公曰:“唯其才也!”釋其縛而用之。”

魏種一直受到曹操的重用,委任為河內太守。當時是曹操剛占領兗州,因為父親的事情殺往徐州報仇,結果被呂布和陳宮乘機偷襲後方,幾乎無家可歸。當時曹操還比較得意地說:“魏種不會拋下我的”,結果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魏種叛變的訊息,曹操氣得發誓賭咒,要抓住魏種。等到抓住了魏種,曹操完全忘了自己說過的話,馬上替魏種鬆綁,並且還繼續重用。

“唯其才也”,竟然可以做成這樣。

曹操的長子曹昂,愛將典韋,都是死在張繡、賈詡之手,如果不是曹操運氣好,只怕自己都難逃一劫。可是當張繡、賈詡投降時候,曹操一樣重用。這種重用不僅僅是一時的權宜之計,後來張繡、賈詡都沒有受到過不公正的待遇,賈詡甚至一直進入到了魏國的決策層,以曹操曾經死敵身份,有過殺子之仇的事實,而身居太尉的職位,(太尉相當於大司馬的職位,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遠勝那些追隨曹操多年的文臣武將。

難以想像,曹操竟可以這樣寬容、信任和重用賈詡。

當然,曹操不僅僅是只招納人才。

呂布的偷襲兗州、張繡投降復而反叛,都是曹操自身失誤造成的,曹操在寬容人才的同時,也反省了自身的錯誤,調整了戰略,這才是關鍵的地方。否則曹操這些驚世駭俗的舉動也不過是譁眾取寵,與宋襄公沒什麼區別。

曹操的人才任用很冷靜、客觀。

官渡之戰勝利後。

“操獲全勝,將所得金寶緞匹,給賞軍士。於圖書中檢出書信一束,皆許都及軍中諸人與紹暗通之書。左右曰:“可逐一點對姓名,收而殺之。”操曰:“當紹之強,孤亦不能自保,況他人乎?”遂命盡焚之,更不再問。”

君主從來怕的是手下將領不忠心,任用人才必然把忠誠擺在能力之先,而曹操沒有在意這些,豁達得令人難以置信。不過也只有曹操有這樣的信心和實力,能夠讓那些桀驁不馴的名將和謀士心服口服。其他人缺乏能力,不玩弄權術,貿然學曹操,就只是東施效顰,徒惹人笑話,自找苦吃而已。

曹操遠征烏丸,條件惡劣,當時幾乎所有的謀士都反對,但他仍然堅持了郭嘉的戰略,大獲全勝。回到易州後,卻重賞先前勸諫不要攻擊的謀士。曹操說:“孤前者乘危遠征,僥倖成功。雖得勝,天所佑也,不可以為法。諸君之諫,乃萬安之計,是以相賞。後勿難言。”

其冷靜和反省如斯。

曹操從來是不遺餘力讚賞、鼓勵謀士和將領的思考,甚至每當戰敗的時候,也沒忘記讚揚當初提出正確意見的人。(這點和袁紹大相徑。)

曹操部下能獨當一面眾多名將和謀士都是這樣成長起來的。

《容齋隨筆.卷第十二》對曹操知人善任的評價作了總結。

“荀彧、荀攸、郭嘉皆腹心謀臣,共濟大事,無待贊說。其餘智效一官,權分一郡,無小無大,卓然皆稱其職。恐關中諸將為害,則屬司隸校尉鍾繇以西事,而馬騰、韓遂遣子入侍。當天下亂離,諸軍乏食,則以棗祗、任峻建立屯田,而軍國饒裕,遂芟群雄。欲復監官之利,則使衛覬鎮撫關中,而諸將服。……張遼走孫權於合肥,郭淮拒蜀國於陽平,徐晃卻關羽於樊,皆以少制眾,分方面憂。操無敵於建安之時,非幸也。”

“若論知人善任,曹操實後世之所難及”。

確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