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用惡意的言語去傷害愛的人

2019-03-02 18:55:35

“你說我不會交朋友,你會!你會處理人際關係?你有什麼資格來說我?!”

“你就是一個‘掃地’的,就這么點本事,還期待別人高看你,別人憑什麼高看你?”

“你不服氣,想報復這個,想報復那個,你報復得了誰!”

說這些話的是小夢的丈夫。

和我訴說這一切的時候,小夢眼淚不停地在流,幾度哽咽,他們又吵架了。

“我不是不能接受吵架,夫妻之間,男女朋友之間沒有不吵架的,有時候吵架可以讓對方互相了解,可以增進感情,但是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用這么惡毒的字眼傷害我,每次都讓我喘不過氣。他的字為什麼那么精準地打在我的七寸,字字誅心,難道說,我不是那個他所愛的人嗎?

我不知道該怎么去安慰小夢,什麼安慰都是蒼白的,因為問題沒出在她身上,出在她的丈夫身上。

小夢和他的丈夫是在一次聚會上認識的,兩個人都喜歡旅行,喜歡健身,喜歡喝曼特寧,喜歡坐在海邊看日出。

他們之間的共同點太多,就好像前世有緣一樣,迅速墜入了愛河,結婚是順理成章的事。周圍人沒有不羨慕這對鴛鴦的。

每每他倆出現在朋友們面前,總是那樣恩愛,那樣默契。生活中有很多戀人、夫妻故意秀恩愛,有時候挺招人煩的。

可小夢和她的丈夫不是,可以看得出,他倆是完全的自然流露。私下裡,小夢也對丈夫讚賞有加,可就有一點,他們一吵架就天崩地裂。

愛人哪有不吵架的?吵起架來還有好話啊?

起初小夢也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吵過了架就很快和好。但慢慢的我們發現小夢臉上的憂愁多了起來。

她的丈夫平日裡很溫存,很會說讓人暖心的話,一吵起架來就變成了毒舌,翻臉不認人,對小夢極盡諷刺挖苦。

“你知道嗎?那不是說髒話、罵髒字,那樣的話我還可以接受。他是用我的弱點當做武器來戳傷我,我們之間愛得太深,太了解對方,知道說什麼樣的話對方會受不了。每次吵架,他總會拿我最害怕的字眼來刺痛我。

小夢不太擅長人際關係,在公司里沒少吃暗虧。

這么多年,處理人際關係一直是小夢的硬傷,我們從來不在這上面難為她,偏偏小夢的丈夫是公司高管,專門管人,對於小夢的一些事看不順眼。兩個人甜蜜的時候倒沒什麼,一到吵架的時候,她的丈夫便被憤怒沖昏了頭腦,開始用語言暴力折磨小夢。

上個月,小夢約我們一群女性朋友出來喝咖啡,她說,已經在考慮辦理離婚事宜。

我們一起勸她,千萬別衝動,能找到一個志同道合的愛人多不容易啊,夫妻床頭吵床尾和,哪裡就有那么嚴重。

小夢說:“我們不是不愛了,我仍然深愛他,他也深愛我。可愛是需要經營的,經不起這樣的揮霍,每一次吵架,我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恢復元氣,需要的時間越來越長,終於有一天,我被傷透了,再也沒法恢復。我真希望我們不要那么愛就好了,如果不是那么愛,他怎會如此了解彼此的軟肋,而後在不理智的時候狠狠地朝我開槍?”

一番話過後,我們竟然沒什麼理由去反駁她。

那一天,我們幾個都很不開心。因為小夢,我們都想起了一些因為愛而受傷的記憶片段。

桃桃說,曾經她有一個好朋友,好到兩個人無話不說。長大之後,兩個人有了不同的生活軌跡,人生觀、價值觀差異越來越大,最終鬧到了絕交的地步。吵架的時候,那個女孩脫口而出:“你知不知道過去每次我都不介意你那么醜那么胖,陪著你到處逛商場尋找一件適合你的衣服?你忘了嗎?”

“我胖,我醜,這都是事實。可從她嘴裡說出來是那么刺耳,她知道我因為這個很自卑,她用這句話傷害了我。”

小李說,她誠實地告訴了愛人曾經流產的事實。當時她的男友抱著她,陪她一起流淚,說那個拋棄她的男人是渣男,說以後不會讓她再受傷。

相處一段時間後,一次吵架,她的男友火冒三丈地說:“你一個有過前科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跟我耀武揚威!”

小李當時就愣了,吵架的源頭本來和這件事毫無關係,男友為何會突然說這樣的話?莫非他心裡一直對流產這件事很介意?

“就是因為愛他,不想欺騙他,告訴了他真相。沒想到,他氣急了拿這個來刺激我。後來他跟我道歉過很多次,可是我已經沒有勇氣和他在一起了,我怕有一天我們結了婚,他還會重提舊事。”小李嘆了口氣。

那一天成了女性的吐槽大會,臨走前,小夢眼睛直直地盯著咖啡杯,幽幽地說:“相愛為何要相殺。”

那句話,我一直記得很深很深。

我也被所愛的人如此重傷過,一次一次,讓我生不如死。

我曾專門為這件事諮詢過心理醫生,因為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能讓我重拾信心。

讓我內心痛苦萬分的不是別人,是我的母親。

母親把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她的目標是把我教育成大家閨秀那樣的女孩,她希望我很優秀,這個優秀要體現在方方面面。

而我無法滿足母親的願望,再加上更年期的原因,母親的性情開始變得焦躁,稍不合她的心意,就要朝我大吼大嚷。

比如說,端一碗稀飯,邊端邊走的時候光顧著說話,碗發生了傾斜我卻不知道,稀飯灑在了地上。母親朝我發脾氣:“你能幹點什麼?連個碗都端不好,上了這么多年的學白念了,就你這樣的以後怎么辦?在單位里能吃得開?”

有一次我弄丟了一隻手套,母親持續罵了我兩個小時。之後只要想起這件事就開罵,罵了半年。之後我又一次弄丟東西,數罪併罰,母親氣得要爆炸了,朝我大喊:“你怎么不把自己丟了?你怎么不去死!”

我明明知道母親是愛我的,明明知道不過是氣話而已,可心如刀割。

平靜下來之後,母親也說,她說的都是氣話,不要往心裡去。可一次次剜心的語言就像皮鞭一樣抽打著我的心,比挨了打還要難過。

在心理諮詢室,我幾次失聲痛哭,痛到無法呼吸。經過了一次次與母親交心,經歷了一次次失敗,一次次垂頭喪氣地被母親的語言打敗。

現在母親終於意識到了,語言暴力足可以殺死最最親近人的心靈,那是一種掉進井底的絕望。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母親已經開始有所改觀,我的心就像敞開了一條縫隙一樣,看見了光亮。

結婚後,和老公也有吵架的時候,也有說過頭的時候。不過每每有這個苗頭,我都會及時懸崖勒馬。

當聽到老公說的話太過分,我也會提醒他。我們吵架歸吵架,不能傷感情。今天為了A這件事吵架,那就說A的事,不要去翻賬本,不要把B、C、D都扯進來,不能說傷人自尊的話,不能戳對方的心。

比如今天我打碎了你最心愛的花瓶,你跟我吵架。我可以接受你說:“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把我最喜歡的花瓶都打碎了。”

我不能接受你說:“你連個花瓶都看不住,還能指望你做什麼!”

有一句話叫“打是親,罵是愛。”

意思是,親近的人打你,罵你都是為你好,都是愛你的表現。我不太同意這句話。

如果對方非常抗拒你的溝通方式,你做的就是無效溝通,如果你的打和罵傷害了愛人,即使出發點是好的,也不能說你是對的。

大多數家庭暴力的男人並不是不愛自己的妻子,相反,他可能非常愛,愛過了頭變成一種控制。

動輒大打出手,難道這樣的愛,正常人可以接受嗎?多數打孩子的父母也總會在打了孩子之後偷偷掉眼淚,心裡說是為了孩子好,可孩子真的能接受嗎?

多數好友在細數了對方的種種缺點、弱點、隱私之後才想到要去挽回,可能嗎?

我們常常打著愛一個人的幌子去無限地發泄自己的情緒和脾氣,為了逞一時之能,為了能占據上風,不惜去刺傷對方。之後再笑著說:“我是愛你的。”

如果愛不斷伴隨著傷害,那個人還會願意要這份愛嗎?

- END -

山藥

二更食堂專欄作者,一個愛寫作愛畫畫的女人,公眾號:我是山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