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大選後美聯儲將成美國經濟的唯一稻草

2019-02-13 05:17:46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比特港大數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曾精確預言08年股市危機的日本野村證券高級獨立客戶顧問Bob Janjuah警告稱,隨著美國可能在明年陷入技術性衰退,美聯儲將不得不出手,因為無論是特朗普還是希拉蕊當選美國新總統,都不能令重大財政刺激方案在國會獲得通過。

下面是彭博社採訪Bob Janjuah時的對話:

答:我真的不認為誰當選就會產生多大影響,除非出現最不可能的結果,即希拉蕊獲勝且民主黨掌控國會。從希拉蕊或特朗普各自當選會採取的惡性政策來看,比如驅逐移民或在美墨邊境建立一堵牆,我認為這並不可行,無論是希拉蕊還是特朗普,都不會獲得國會的大力支持。

問:如果希拉蕊贏得大選會怎樣?

答:雖然短期內對市場影響積極,但市場很快會意識到,由共和黨掌控國會,並不是什麼好事。希拉蕊想要國會通過關於美國經濟的任何有意義的財政方案,都難如登天。我認為,若希拉蕊當選,總統與國會的關係將進一步惡化。如果希拉蕊獲勝且民主黨掌控國會,那投資者將拋售債券,令收益率曲線變陡,但股市會走強。

問:大選後美聯儲的前景如何?

答:如果希拉蕊當選,且民主黨沒有掌控國會,意味著難以推出新財政政策,所有目光將回到美聯儲,令美聯儲主席耶倫更難下定決心加息。耶倫會意識到,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將成為“眾矢之的”。

若美聯儲擴大債券發行,不論是維持利率不變,還是收緊利率政策,理論上都會使債券收益率略走高。如果美國經濟再度走軟(我認為會的)、我們陷入一種正常的經濟周期衰退階段的話,所有的壓力都將回到美聯儲身上,因為美國政府並不能幫上什麼忙。

答:我認為美聯儲可能在12月加息,但絕不會大幅上調利率。比起美聯儲加息100個基點,未來兩年更有可能推出新一輪量化寬鬆政策。如果政府不作為,美聯儲肩上的擔子會無比沉重,他們所剩的信譽也會被耗光。

問:你認為美國經濟成長前景如何?

答:美國名義GDP正在趨近2%。實際GDP顯然不足以支撐負生產力周期的盈利和就業狀況,所以我擔心,明年美國或將陷入技術性經濟衰退。最終,資產價格會和收入及美國經濟盈利潛力大幅脫節,我們面臨資產重新定價的風險。

答:這對股市的影響是負面的。標普500指數可能下跌100-200點。不過我不像其他人那樣擔心,即特朗普當選且共和黨掌控國會時,會讓特朗普難堪。儘管相比希拉蕊,共和黨國會更有可能會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財政計畫,但我認為市場的焦點會是:“喔,天啊,他要跟在耶倫身後了。”

問:大選對地緣政治產生什麼影響?

答:若特朗普當選,可能會希望儘可能少地減少同中東的聯繫。新政府可能會開挖阿拉斯加原油管道,也不會在美國境內限制任何的能源鑽探。我不擔心會爆發什麼戰爭或者全球緊張局勢升級,因為這會令大眾遭受巨幅損失。

我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對希拉蕊可能更謹慎,儘管我也不知道若希拉蕊當選,她會做出什麼舉動。

北約的未來將會成為一個非常有趣的辯論點。是希拉蕊還是特朗普當選,這對北約的影響不一,對英國脫歐前景的影響也會很不一樣。總的來說,特朗普似乎更像是一個孤立主義者。從能源角度來看,美國將更獨立了。

答:從債券市場的角度來看,我看好國債。我想在收益率2-2.25%的位置買入10年期國債,並持倉一年。2年期/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差略攀升至100-105個基點,這正是目前的水平。因為我看中的國債長期來看會走低,因此一兩年內,我不擔心通貨膨脹走高,在名義GDP百分之二點多時,國債收益率也百分之二點多,在最壞的情況下,估值也十分合理了。

Janjuah總結稱,目前全球依然保持英國退歐前的趨勢:

全球政策制定者需要加快行動,推出適當的有針對性的財政政策,而不是缺乏針對性的貨幣政策,以扶助實體經濟。我們需要真正的財政政策,以促進投資,特別是在提高生產力和改善更公平的再分配方面。否則各地的極端主義和怨恨會繼續發酵,而不只是在英國,如果這需要中央銀行明確貨幣化債務以及債務的流動,那么央行就應該去明確。

關於英國脫歐,我的核心觀點是,英國和歐盟最終將會從實際出發而達成妥協,因為雙方會意識到英國脫歐,造成英國經濟崩潰,這對任何人都沒有什麼好處,至少對歐盟,尤其是對歐元區而言,沒有什麼好處。

關於市場,短期內,我會儘量平倉或接近平倉,並做日內波動性交易。未來幾個季度,我還是看好長期債券,尤其是美國國債,此外,我也偏好包括新興市場在內的信貸。

本文由智通財經和比特港聯合出品,獨家翻譯及整理自zerohedge,本文不代表智通財經/巨觀資本/比特港觀點,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比特港大數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