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集體狂熱:從養生到廣場舞

2019-02-22 22:10:44

[摘要]各種養生熱可以視為社會文化心理的表現,這些迷狂一方面反映了精神上的危機,另一方面反映了傳統文化對個體的壓抑,以至產生了各類“聞風而動”、“一轟而上”的羊群現象。

【原文編者按】

中國人是否更易陷入集體狂熱?在並不久遠的過去,中國人的文化仍然充滿了集體狂熱的烙印。在改革開放之後的三十年,又以新的形式體現出來,也與科學和現代有了更多的關聯。不變的是,在那一個個時刻,人們像在夢幻里,在催眠中,共用一個集體的人格。無論他們的生活、職業、個性、智力千差萬別,只剩下一種統一的不可遏制的衝動。

澎湃新聞梳理了我們熟悉的和已被遺忘的中國人的集體狂熱狀態。有的顯得荒誕而神秘,令人難以相信就發生在不久之前。而時至今日,我們的集體心靈仍然不時受到魔力狀態的誘惑。

近幾十年來,國內層出不窮的民間集體狂熱可分為兩大類:一為養生保健品熱,其持續時間最為長久,從發端於“文革”的雞血療法開始,一直到現在的各類微信朋友圈養生段子;二為各類養生運動熱,包括武術、氣功、廣場舞等,其中的全民氣功奇觀更是在上世紀90年代達到高峰。

養生浪潮

雞血療法,即“打雞血”,流行於“文化大革命”初期。打雞血的念頭源於上世紀50年代從蘇聯傳過來的“組織療法”。組織療法嘗試把某些組織如皮膚、肝、腦、胎盤注入人體內,以達到治病的目的。該療法就是抽出新鮮的雞(最好是小公雞)的血液幾十到100毫升,注射進人體,每周一次。它起源於上海,後來在全國瘋狂蔓延,出現人們提著小公雞排隊打雞血的盛況。

雞血療法

比打雞血風潮稍晚,出現了一種更加神秘的“681鹵鹼療法”,油印的傳單和小冊子上宣稱,它在治療癌症方面具有神效。就連許多高級醫院,都用這種據說來自某個內蒙水塘的鹵鹼治病。

紅茶菌療法:流行於1970年代中後期。紅茶菌俗稱又叫“海寶”,是一種像海蜇的生物,據說是抗癌良藥,而且養育成本低廉,只要從別人家撈一塊“海綿”,放在乾淨的玻璃瓶里,糖茶水餵著就長大了,然後分在新瓶子裡繁衍後代。當時大街小巷,家家戶戶都在養紅茶菌,親戚朋友之間還寫信、打電話推薦。

罐子裡養的紅茶菌

隨著“文革”臨近尾聲,各種“神奇物質”逐漸退出了全民養生浪潮,而那些更加安全、簡便甚至無添加物的療法,開始成為人民選擇的主流。它們包括醋蛋療法、飲水療法等等。飲水療法顯然是其中最風靡的一種,因為它把養生的成本降到零的地步。它風靡於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以後,民間傳說這種療法源自日本。辦法為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空腹喝三杯涼開水。後來的九十年代盛行的磁化水療法、前幾年國內大賣的日本人所寫的《水知道答案》也可視為飲水療法的一種變形。

很多人相信,水裡有生命的答案

從上世紀改革開放到90年代,在國人解決了溫飽問題後,各式各樣的保健品就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靈芝、猴頭菇、魚肚油、螺鏇藻、孢子粉、葡萄籽、褪黑素,都曾“各領風騷幾個月”,其中風頭最盛的即是“太陽神”口服液,一曲“當太陽升起的時候”至今讓人心潮澎湃,直到這類廣告被腦白金玩壞。

進入新世紀,全民養生熱潮的形式也發生了變化,不過內容還是依舊。今天,你的微信“朋友圈”中是不是天天還在瘋傳各種養生保健小秘方?“百病吃綠豆,消災靠蘿蔔”、“生薑堪比還魂藥”、“兩頭大蒜讓你活一百歲”、“大白菜能排毒”……

運動熱潮

甩手操:在雞血針流行之後,甩手療法又風靡一時。當時相傳希臘大哲蘇格拉底曾向弟子密授此法,堅持日甩三百次者只柏拉圖一人,由是蘇格拉底60歲娶妙齡少女為妻,柏拉圖活到83歲。此說一經傳揚,頓時又轟動全國,剛離開雞血針管的勞動人民,立即投入甩手晨練,據說當年排陣如林,手臂群甩,煞是整齊,蔚為壯觀。

甩手操

70年代末還風行“爬烏龜”活動。其方法是放只烏龜在人體上,讓其爬動,在烏龜停下來時,那地方也就是人體生有腫瘤之處。據說,如果生了癌症,將烏龜放在生癌的體表部位,讓烏龜趴著不動,病就會不治自愈。

氣功無疑是改革開放後最蔚為壯觀的全民保健熱潮,其中衍生產物百花爭艷,讓人目不暇接,“中功”、“香功”、“磚功”、“鶴翔莊”、“冬眠功”,乃至各種“特異功能”、“防治近視眼功”、“人體生物能開發工程”等等,到了“宇宙語”功,神功保健法達到巔峰。1983年,中國中醫研究院成立了氣功研究室,1986年建立了氣功學碩士學位。

1993年12月28日至1994年1月3日,“醫家秘傳功”在北京妙香山舉辦“高級氣功強化培訓班”。學員們在課堂上認真製作“信息鍋”。

和氣功同期的,還有各類歌舞活動,比如“交際舞”、“迪斯科”等,衍生運動還包括呼啦圈熱、扭秩歌熱等等,一直到今天毀譽參半的大娘廣場舞和不久前消失的集體“唱紅歌”現象。在改革開放前,“交際舞”、“迪斯科”一向是被當成“資產階級頹廢文化”而備受打壓。1980年和1983年,公安部、文化部先後兩次下發《關於取締營業性舞會和公共場所自發舞會的通知》,要求“公園、廣場、飯館、街巷等公共場所,禁止聚眾跳交際舞”。《通知》中稱:“有些人舞姿低級庸俗,醜態百出,傷風敗俗。……人民民眾對此反映強烈,堅決要求政府予以取締。”但依然不能阻擋人們翩翩起舞的熱情,一直到熱潮過去,曾經到處可見的舞廳也不見了蹤跡。

舞!舞!舞!

唱紅歌

當代各種養生熱可以視為社會文化心理的表現。這些迷狂一方面反映了精神上的危機,另一方面反映了傳統文化對個體的壓抑,以至產生了各類“聞風而動”、“一轟而上”的羊群現象:政治上搞運動,經濟上“大躍進”,反映在生活上自然也是如此。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