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帶血的哈達

2019-02-16 03:47:56

文/馬興鵬

我的書櫃裡放著一條帶血的哈達,那是我的初戀女友卓瑪送給我的。這條哈達已經陪伴我有15年了,每當看到它,就仿佛感到卓瑪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永遠不曾離開過。

我和卓瑪是在西南的一所民族學院相識的。那年我和她一同考到了這所在國內外享有盛譽的民族院校,在學校舉辦的一次歌唱比賽中,我被她的一首《我的家鄉在日喀則》所吸引,她的甜美的歌聲,如同天籟之音,深深地打動了我。那場比賽過後,我便對她展開了猛烈地追求,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年後,她被我的真誠所打動,成了我的女朋友。

卓瑪很愛笑,一笑起來嘴角就浮起一對淺淺的酒窩。卓瑪喜歡唱歌,每當我陪她上街,一聽到音樂,便會情不自禁地扭動身軀,旁若無人地跳起來。卓瑪生性善良,校園的小吃上經常有蚯蚓、螞蟻爬來爬去,卓瑪看見了,便會停下來一隻一隻地捉了,小心翼翼地放到草叢裡。卓瑪時常給我講西藏的故事,講她兒時的故事。從她講的故事裡,我知道了美麗的日喀則、雄偉的布達拉宮、迷人的羊卓雍措,知道了那裡的天很藍、那裡夜晚的星星特別亮、草原上的彩虹很絢麗,知道了那裡的人們心底很善良、心靈很純潔,喜歡喝青稞酒,喜歡跳鍋莊舞,喜歡去轉山……

一次,我對卓瑪說:“西藏那么好,你的家鄉那么好,為什麼不帶我去看看呢?”卓瑪聽了很興奮,大呼小叫地說:“好哇,好哇,今年暑假我們就去。”

我也笑了,鄭重地說:“從西藏回來,我們就登記結婚,我要讓你披上潔白的婚紗,正式成為我美麗的新娘。”卓瑪聽了我的話,嬌羞地撲進了我的懷裡。

暑假終於到了,我和卓瑪買了車票,如願踏上了進藏的旅程。

臨行前,卓瑪給我的脖子上系了一條哈達,她說,哈達象徵著吉祥與祝福,希望我們此行一路平安,更希望我們將來婚姻美滿。

我笑了笑,抱起卓瑪在地上轉了幾圈道: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想法。可是,卓瑪卻正色道,這是藏族人的風俗習慣,很靈的。

我們走的是川藏線,卓瑪講,這條路不好走,從成都出發,到日喀則至少得一周時間,沿途經常發生雪崩、塌方、土石流等自然災害。

車子快到藏區的時候,漸漸下起了小雨。卓瑪有些擔心地說,這樣的天氣,最容易發生土石流了,要不,我們還是回學校吧。

可是,我卻管不了那么多了,去西藏是我多年的嚮往,怎么會讓這點小雨阻擋了?何況,陪心愛的人一起去她的家鄉,這本身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當車子進入藏區,雪山、草地、美麗的喇嘛廟,一一進入眼帘時,我們興奮不已。一路上,我們又說又笑,在草地上嬉戲、在雪山下拍照、在寺廟前煨香,……

雨越下越大,司機有點怕了,不敢再往前開,將車子停在了一個藏寨。這是一個美麗的村寨,四面環山,山上白雪皚皚,樹木蔥蘢;山下綠草茵茵,鮮花盛開。大家雖然滯留在了寨子裡,但心情沒有因此而受到絲毫影響,相反,大家都很開心。每當雨水有所減弱或天氣稍稍放晴時,大家便在草地上燃起篝火,圍成一圈唱歌、跳舞,當被雨水淋濕、淋透時,我們便進入車裡相擁而睡。

一天晚上,我在車裡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倆穿著鮮艷的藏裝,在美麗的羊卓雍湖邊嬉戲、奔跑,突然間,湖水猛烈地漲了起來,很快向我們撲來……當我掙扎著睜開雙眼時,才發現全身被泥水浸泡,四周一片漆黑,仿佛世界末日到來一般。

恐懼一下子襲遍了我的全身。卓瑪,卓瑪!我大聲呼喚著、掙扎著。

“我……被……壓住……了……”,這時我聽到了一個痛苦的呻吟聲,是卓瑪的,就在我耳邊。

“這是怎么了?這是怎么了?車子翻了嗎?難道是遇到土石流了嗎?”我驚恐地問道。

我說對了,是土石流,由於這段時間強降雨,寨子的山體經過長時間的浸泡,承受不住雨水的壓力,山體出現松垮,形成了大面積塌方,土石流衝到了公路上,把我們所乘的大巴卷到了深谷里。

我想掙扎著坐起來,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我剛剛一抬頭就重重地撞在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上,差點兒昏了過去。我用手往卓瑪身上摸過去。在巨石和卓瑪身體相交的地方,我摸到了粘粘的、帶著腥味的液體。是血!

“卓瑪,你受傷了?”我顫抖著問卓瑪。

還沒等到卓瑪回答,一股巨大的山洪突然襲來,我和卓瑪瞬間被捲入洪水之中。情急之中,我一把抓住卓瑪的胳臂,另一隻手慌亂地四處亂摸,竟然抓住了一棵小樹。

山洪越來越大,越來越猛,我和卓瑪隨時有被沖走的危險。而我抓著的小樹也在慢慢地向水裡倒去,似乎支撐不住我倆的重量。

卓瑪感覺到了到了這一點,“哥,把我鬆開,把我鬆開吧,不然,我們兩個都會死。”

“死都不能松,咱們一定要堅持住!”我使出全身力氣牢牢地抓住卓瑪的胳臂。

“哥,我不想死!我要給你生孩子,我要做一個女人應該做的事情。”卓瑪忽然哭了起來。

“卓瑪別怕,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的”我安慰道:“我們今後的路還很長很長,我還要陪你一起去你的家鄉,還要再讓你給我再系一次潔白的哈達。”

哈達。一想到卓瑪系在我的脖子上的哈達,我忽然產生了新的力量和勇氣。我努力把脖子向卓瑪伸去,讓她一隻手抓住哈達,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臂,這樣一來,她就更安全了。

卓瑪抓住哈達後,微微地笑了笑說:“哥,我說過的,哈達象徵著吉祥,你看,它現在在救我的命”。

……

我和卓瑪呆在洪流中,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也不知道寨子裡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除了一條哈達和一個卓瑪,我什麼都沒有,就連生的希望都在一點點地稀釋、融化。肚子餓得“咕咕”直叫,身子泡在冰冷的泥水裡抖個不停,四肢越來越沒了力氣,眼裡閃著眩暈的亮星。卓瑪似乎意識到了我的信念正在一點一點地崩潰,便開始向我講述她家鄉的故事:雨後的草原清爽怡人,彩虹是絢麗的,人是歡樂的;美麗的羊卓雍畔牛羊點點,一年一度的賽馬節異常熱鬧,人們在節日裡盡情地跳舞、唱歌,吃著香甜的奶渣,喝著甘美的青稞酒……卓瑪講述的每一個情景都讓我產生許多遐想,仿佛草原就在眼前,奶渣就在我的嘴邊,青稞酒就在我的唇上滋潤……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我的身體內涌動,一個生命的光環在眼前擴散,越來越大,越來越亮。

然而,災難還是發生了,一場更大的山洪暴發了,巨大的石塊夾雜著泥沙從山上直衝而下,瞬間就無情地吞沒了我和卓瑪……

三天后,我獲救了,然而,我心愛的卓瑪卻永遠地去了。

當我再次見到卓瑪時,她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她的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笑,那是留給我的,也是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的微笑。

我抱著心愛的卓瑪,淚流滿面、長跪不起,一旁前來營救我們的警察也為之動容,陪著我一起落淚。

……

如今,15年過去了,15年的歲月里,我再也沒有談過戀愛。從失去卓瑪的那一刻起,我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別的女孩子。15年的歲月里我從沒有去過西藏,也沒有去過卓瑪的家鄉日喀則。沒有卓瑪的陪伴,我哪裡也不去。

每當夜深人靜時,我便會從書櫃裡拿出卓瑪曾經系在我脖子上的那條哈達,哈達上,有幾道斑斑的血跡,那是卓瑪受傷時留在上面的。我輕輕地把哈達放入懷中,如同擁抱著我心愛的卓瑪,唱起卓瑪教給我的那首歌:《我的家鄉在日喀則》——

我的家鄉在日喀則

那裡有條美麗的河

阿媽啦說牛羊滿山坡

那是因為菩薩保佑的

藍藍的天上白雲朵朵

美麗河水泛青波

雄鷹在這裡展翅飛過

留下那段動人的歌

喔瑪尼瑪尼貝貝哄

喔瑪尼瑪尼貝貝哄

……

我一遍遍地唱著,淚水一次次從臉頰划過。

我想,卓瑪一定在天堂等著我,等著我和她在天堂重聚,等著我去牽著她的手,一起進入婚姻的殿堂,一起去西藏,一起去她的美麗的家鄉日喀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