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三次過元宵節透視出什麼秘密?

2019-03-11 18:17:19

推薦:詩人杜牧:明明是詩賦古文書法的高手,卻只有風流詩人的頭銜

文/潤芳

【作者簡介】潤芳,原名申芳玲,教師一枚。興趣廣泛,而無一專;無事宅家,養花飼狗。率性固執,豪爽仗義,人送外號“獨行俠”。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古典文學作品中,對中國傳統節日細加描述的莫過於《紅樓夢》。曹雪芹是寫節日的聖手,在《紅樓夢》中,他寫貴族之家如何過年,怎樣過中秋,過端午,單是元宵節就寫了三次。特別是賈府的兩次元宵節,極盡繁華熱鬧,但在作者濃墨重彩的筆端下,卻是弦外有音,熱鬧底下透悲傷,何處話淒涼!

(一)第一次寫元宵節:英蓮失蹤

小說第一回就寫了元宵之夜,姑蘇城裡的鄉宦甄士隱,派僕人霍啟帶寶貝女兒英蓮去街上看花燈,夜半,霍啟去小解,不慎弄丟了英蓮。霍啟“禍起”,糟心倒霉的名字。這個意外事故,使得甄家家破人散,也導致了這個女孩子流離悲苦的一生。

我們在唏噓悲嘆人世的無常,不免要假設,假如那個烈日炎炎的夏日,看見英蓮大哭的癩頭僧,甄士隱引起警惕,聽到癩頭僧的四句言詞“慣養嬌生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煙消火滅時。”加以防範,英蓮(香菱)的命運是否就能平安無恙?

(二)第二次寫元宵節:烈火烹油,鮮花著錦

第二次寫元宵節是十八回,賈府入宮多年的大小姐賈元春晉封賢德妃,獲聖上隆恩回家省親,日子選的恰巧是正月十五元宵節。

所謂省親,在平民百姓家,就是出嫁的女兒回娘家,但到了皇家,就成了威儀隆重的“元妃省親”。賈府為了這次省親,提前一年就開始準備,花費巨額修建了富麗堂皇、風雅別致的大觀園,到了次年的元宵節正日子,大觀園裡張燈結彩,香氣繚繞,帳舞蟠龍,簾飛彩鳳,處處流光溢彩,時時細樂弦歌,猶如人間仙境,海市蜃樓。連在宮裡見過大世面的元妃在轎內看了園內外光景,因點頭嘆道:“太奢華過費了!”

這一個元宵節,那真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賈府的權勢、榮耀達到了極點。元妃聖眷榮寵,歸家省親,合家團聚,本應歡天喜地,與父母親族共敘天倫之樂,然而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副不那么歡樂甚而感傷的場面:“賈妃滿眼垂淚”,與賈母、王夫人“嗚咽對泣”,其他姊妹在旁圍繞,俱“垂淚無言”,賈妃忍悲強笑,安慰老祖母、母親道:“當日既送我去那見不得人的去處,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兒們一會,不說說笑笑,反倒哭起來。一回子我去了,不知多早晚才來。”並含淚對跪在簾外的父親說:“田舍之家,雖齏鹽布帛,終能聚天倫之樂;今雖富貴已極,骨肉各方,然終無意趣!”

在這樣盛大喜慶繁華時刻,面對富貴榮耀,元妃發出的卻是“見不得人的去處”、“終無意趣”的喟嘆。

就連省親點的四出戲《豪宴》《乞巧》《仙緣》《離魂》都大有深意——戲如人生。《豪宴》講的是明代莫懷玉因玉杯“一捧雪”,被奸邪所害,家破人亡,據脂批“伏賈家之敗。”《乞巧》說的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伏元妃之死。”不能想像以賈妃之聰明,聽了這幾齣戲該是怎樣的含悲忍痛。

(三)第三次寫元宵節:賈府沒落之氣息

第三個元宵節是小說第五十三回,十五日之夕,賈母命在花廳之上擺了十來席酒,定一班小戲,滿掛各色花燈,帶領榮寧二府各子侄孫男孫媳等舉行家宴。飲酒行令,看戲說笑,吃元宵,放炮仗,觀煙火,豁啷啷打賞錢,熱鬧非常,直至四更天。

這一次元宵節家宴,父母子侄一家子團團圓圓,熱熱鬧鬧,共享天倫之樂,看上去是一次完美的節日聚會,卻有著幾絲冰冷不和諧。

先是宴會之前,“賈母也曾差人去請眾族中男女,奈他們或有年邁懶於熱鬧的;或有家內沒有人不便來的;或有疾病淹纏,欲來竟不能來的;或有一等妒富愧貧不來的;甚至於有一等憎畏鳳姐之為人而賭氣不來的;或有羞口羞腳,不慣見人,不敢來的……”賈氏族人來者寥寥無幾,人不全。

酒過二巡,寶玉要出去,賈母發現不見襲人,便微露不悅:“襲人怎么不見?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單支使小女孩子出來。”王夫人忙起身笑回:“他媽前日沒了,因有熱孝,不便前頭來。”賈母聽了點頭,又笑道:“跟主子卻講不起這孝與不孝。若他還跟著我,難道這會子也不在這裡不成?皆因我們太寬了,有人使,不查這些,竟成了例了。”婆媳二人的這一席話,態度是和緩的,卻透出不諧之音。

襲人原是賈母的丫鬟,是賈母一手調教出來的,被賈母派去照顧寶玉,因給王夫人進言,取得了王夫人信任。三十六回,王夫人讓王熙鳳把襲人作為丫鬟的一兩銀子月錢裁了,另從自己的月錢中拿出二兩給襲人,與趙姨娘周姨娘平等對待。這件事王夫人事前沒有和賈母商量,就是丈夫賈政也不知道。作為婆婆的賈母是不滿的,但這時的王夫人已經膨脹起來,自己的親閨女封了賢德妃,正得寵,年前娘家哥哥王子騰又升了九省檢點,對於賈母她依然是恭敬孝順的,畢竟王夫人是一個貴族出身有著良好教養的女子。但在兒女大事上卻不由賈母做主了。賈母雖還是賈府地位最高的老祖宗,卻如同供在神龕上的神像,許多事已經做不了主,她的存在更多的是儀式感和象徵意義。賈母感受到了,但家族利益為重,也就不說什麼了。

酒過三巡,王熙鳳見賈母高興,提議擊鼓傳梅,行一個“春喜上眉梢”的令,花至誰手,便要說笑話。令對情對景,喜慶吉祥,但作者給王熙鳳安排的兩個過正月半的笑話卻不那么妙。

一個是“一家子也是過正月半,合家賞燈吃酒,真真的熱鬧非常,祖婆婆、太婆婆、婆婆、媳婦、孫子媳婦、重孫子媳婦、親孫子、侄孫子、滴滴搭搭的孫子、孫女兒、外孫女兒、姨表孫女兒、姑表孫女兒……哎呦呦,真好熱鬧!”故事戛然而止,沒有結果。在眾人的追問下,王熙鳳笑道:“底下團團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笑話不正說的是眼前實景?眾人卻覺“冰冷無味”。

另一個“聾子放炮仗”,卻是一鬨而散,聯想第一回癩頭僧說的“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煙消火滅時。”鳳姐最後那句“咱們也該‘聾子放炮仗’散了罷。”實乃不祥之音。

細思,多年以前,甄士隱家那個悲慘的元宵節,不過是借命運之手,把英蓮(香菱)輾轉送入賈府,與那一干人等一起經歷人世之沉浮。

古人怎么過元宵節的?原來元宵節也是中國情人節

紅樓十二釵中歸宿最好的一個是哪位姑娘?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關注、點讚、轉發,歡迎參與評論,說出您的想法;若不喜歡,敬請留下批評,分享您的見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