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演盡了中國女性的狼狽中年

2018-09-29 21:17:41

於10月5日公映的電影《找到你》不只講了一個以尋子為線索的懸疑故事,還填充了屬於中國社會的種種現實,折射出了當下中國女性面臨的集體社會困境。

這種視角,至少能讓人們想一想,在這片千百年來視女性生育為天經地義的土地上,這種天經地義的背後,隱藏著多少悽苦和疼痛。

文 |矮木

編輯 | 金石

圖 | (除特殊說明外)受訪者提供

1

姚晨發瘋一樣地奔向地下通道里的垃圾桶,想要尋找自己丟失的孩子。她穿著得體的職業套裝,畫著精緻的妝,歇斯底里地一路跑,鞋跑丟了,妝哭花了,混雜著來往穿梭的車流,呼吸聲隔著大螢幕砸過來,粘稠又絕望。

病房的茶水間,馬伊琍將別人留在餐盤中的剩飯扒拉進一個塑膠飯盒。她住在城中村,沒有固定工作,丈夫家暴,一歲八個月的女兒得了罕見病,好容易住進了大醫院,但住院費一拖再拖。端著一盒剩飯剛吃了一口,有人叫她,出來一看,孩子已經被推出了病房,勒令出院。她跪在病房的走廊里哀求,但沒有一根可以被抓住的救命稻草。

在電影《找到你》中,姚晨和馬伊琍都經歷了這種被生活逼到絕境的崩潰,兩個往常以浮誇的喜劇角色或幹練的職場女性面對觀眾的中年女演員,褪去光鮮亮麗的矯飾,各自扎進劇中人物的命運里,演繹了當下中國社會,身為一個女人,身為一個母親,所能承受的各種狼狽。

影片中,姚晨和馬伊琍飾演的角色都曾經歷絕望和崩潰。

《找到你》改編自韓國電影《消失的女人》,原本是一個以尋子為線索的懸疑故事,《找到你》做了諸多本土化的嘗試,在原有的故事框架內,儘量填充了屬於中國社會的種種現實。

在這個故事裡,姚晨是都市的,職場的,中產階級的;馬伊琍是鄉野的,底層的,沒有任何權力選擇的,電影中還有陶昕然飾演的一個過渡角色,在離婚官司中面對全面潰敗的全職媽媽,幾個人命運產生交集的時刻,是一出當下中國媽媽的“女人摺疊”——人前的體面周全都是假的,姚晨的虛張聲勢、陶昕然的委屈求全、馬伊琍的步步退讓都換不來生活的善待,要事業就顧不了家庭,要家庭就沒有了經濟基礎,狗血故事會告訴年輕姑娘愛情多美麗,但在奶水和尿布浸漬的生活里,一個女人要面對年華老去,丈夫出軌,小三挑釁,產後抑鬱,孩子生病,飯局摸大腿,職場潛規則……

從這個角度來說,《找到你》的出發點透著悲憫,藉助三個不同階層的母親形象,折射當下中國女性面臨的社會困境,在這片千百年來視女性生育為天經地義的土地上,這種視角,至少能讓人們想一想,這種天經地義的背後,隱藏著多少悽苦和疼痛。

2

在電影中,馬伊琍負責表現的是“底層的無力”。

中國的經濟騰飛也沒多少年,說得大一點,她飾演的孫芳,是漫長時間維度里、千千萬萬等著被欺辱的女性的化身。底層女性生活是否幸福的標準有且只有一條——能不能嫁個好男人,這個“好”極端廉價,只要不家暴,不吃喝嫖賭,對子女稍稍疼惜一些,這已經是要燒高香的“好人家”。

姚晨的部分更多是承擔“中產的無力”,她飾演事業有成的律師李捷,對著法庭上哭哭啼啼的陶昕然扮演的全職媽媽咄咄逼人。她鄙視對方的選擇,覺得對方在婚姻中一無所有都是因為自己不爭氣。姚晨走向了這位媽媽的反面,現代職業女性多了更多的選擇,但矛盾的是,這種選擇很多時候是非此即彼的,選擇進入職場廝殺,除了飯桌上的鹹豬手,更難面對的是,在事業和家庭之間,你要了一樣,就要失去另一樣。

李捷可以瀟灑地失去自己的丈夫,但不能瀟灑地面對女兒跟自己的生疏,人們常常調侃的那句“搬起磚就抱不了你和抱著你就不能搬磚的兩難”,在現代職場母親同孩子的關係中,常常沒有浪漫,只有悲壯。

影片中,袁文康飾演的田寧是李捷的前夫,他不能理解妻子對事業的執著。

《找到你》講述了階層的差異、講述了選擇的無奈,還呈現了一個人物命運交錯、懸念迭起的故事。最終,足以成為“女性貧困”這一課題代表的馬伊琍選擇了自我毀滅,姚晨則在一場風波之後重新審視了自己女性、母親和律師的角色,她的轉變也最終成全了全職媽媽陶欣然。

電影提出了中國女性面臨的集體困境,但在這一主題的背後,美中不足的是,對於造成這種困境的更為深層的社會背景和現實情境缺少了一些更為深入的挖掘。畢竟,馬伊琍和陶昕然的境況與結局並非只是因為命運,而命運背後的深層原因可以讓《找到你》繞開商業電影的抒情邏輯,拋開一味地去渲染悲慘、成為一部本可以做得更好的現實題材電影。

但從另一個角度,這也可以被看做是電影的一處留白,讓觀眾在遺憾之外,進行更多的思考。

3

切換到現實人生,姚晨之前在《星空演講》中談及“一個中年女演員的尬與惑”,講述兩次生產帶給自己的改變,“我還見識到了地心引力的強大,從臉部肌肉開始,身上該下垂、不該下垂的地方都下垂了”、“被改變的不僅僅是我的身體,還有智商。

俗話說:一孕傻三年。我曾站在小區樓下的門禁前,非常認真地,一遍遍輸入我的銀行卡密碼”……她還說到了男女的天生不平等,“這些年我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是如何兼顧事業與家庭的? 我一直很困惑,為什麼沒有人問我先生同樣的問題呢?”

姚晨在星空演講中,分享了自己同時作為職業女性和母親的尷尬與困惑。 圖 / 網路

馬伊琍也在《找到你》的路演採訪中說,“不為人母,不太理解,一個女人怎么會把自己活得這么狼狽。”去年做客《圓桌派》時,她也談到過自己人到中年的疲憊。哺乳期期間,父母堅持不請保姆,結果,母親突發急症住院,她也急性乳腺炎發作,整個家裡亂做一團,即便之後請了保姆,也得在拍戲的間隙平衡家裡的種種。一番講述的背後,令人不得不感慨,一個在家庭生活中付出更多犧牲和寬容的女演員,要承受多少不為人知的難過。

較之於普通人,女明星不存在經濟層面的壓力,但在時間和自然法則面前,說到底,大家都一樣是砧板上等著被蹂躪的魚肉。

走演技路線的姚晨和馬伊琍們,已經不大可以擁有楊冪和Angelababy們那種仿佛沒生過孩子的瀟灑,姚晨被嫌棄過皺紋和隆起的小腹,馬伊琍曾因為哺乳期下垂的胸部被觀眾群嘲。光鮮亮麗的女明星尚且如此,滾滾紅塵中的萬千老母親,指著不用生孩子的男性社會來體諒和包容自己,無異於痴人說夢。

這也是為什麼張雨綺刀砍袁巴元能引發一票叫好聲的緣由——這個社會教給女性的從來都是識大體、顧大局,男人可以像吳秀波老師一樣一直浪到五六七八十歲,輿論工作做好了那就是風流才子,做不好那就是犯了一個男人能夠犯的錯誤,反正橫豎他們也不吃虧。

但女人要想把日子過好就要學會去忍去包容,佟麗婭、謝杏芳、奶茶妹妹做了中國女性通常會做的“最聰明的選擇”,倒是張雨綺這炮仗一樣的個性,沒有稀罕這份聰明,痛快了自己,也痛快了無數想痛快而不得的吃瓜民眾。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