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海灣戰爭的套中套,局中局

2018-10-09 13:07:34

中國的角色

1990年9月22日,北京亞運會。對於剛剛從1989年扶著牆走出困境的中國人來說,亞運會朋友來得越多越好。然而我們卻拒絕了一個國家,那就是伊拉克。並向流亡在沙特的科威特臨時政府代表團發出了邀請。表明了我們的態度,薩達姆侵占科威特是錯誤行徑,以示懲罰。

在8月2日凌晨兩點,伊拉克十萬大軍開進科威特,3日中午占領全境。沒有什麼戰鬥場面,除了皇宮邊的小槍戰。8月6日增兵到二十萬,8月8日薩達姆宣布科威特是伊拉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成了他的第十九個省。

整個世界震驚,阿拉伯人又驚又怒,沙特認為薩達姆耍了他們,因為8月1日,兩國高層在交換對危機看法時,伊拉克表示只是約架而已,並沒有真正動手的意思。一轉身居然就十萬大軍踏平科威特。

然後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制裁,不怕,恐嚇,不服,被打成狗才撤軍。戰爭邏輯是:入侵主權國家,引發被揍,正義戰勝了邪惡。

背後的過程卻並非如此,這是一場設局者早已掉到局中的大戲。

伊科兩國邊境有問題,但不至於開戰。誰先挑的事?是科威特夥同沙特向薩達姆逼債,300多億美元,說多也不多。科威特當黃世仁,薩達姆可決不是楊白勞,科威科68年建國,從來不敢對伊拉克大聲說話,更別說逼債,他居然主動會挑這事,而且是兩伊戰爭後,薩達姆口袋裡票子不多的時侯。

等他們再把油價放水時,薩達姆真急了。其實科威特只是美國戰略布局中的一顆棋子,慫恿他逼債的就是美國,否則他也沒這膽。另一邊,美國又向伊拉克繼續保持良好關係,屢次放話只關心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矛盾,對於阿拉伯國家內部撕逼根本無意插手。

拉姆斯菲爾德還夸薩達姆是中東自由的領袖。

這給了薩達姆一種很不好的導向,開戰前一個月(7月24日)美國駐伊拉克大使甚至向薩達姆表示,美國無意介入兩國衝突之間,這等於鼓勵薩達姆開戰。

8月2日,伊拉克一動手,白宮頓時慌了手腳,一片混亂,到了兩天后,才制定了應對政策,到現在媒體也是這么記載白宮當時反應。然而恰恰相反,白宮最高核心層是完全按計畫在布置。

慌亂,只是讓世界相信他是被迫發動更大的戰爭,是正義感的驅使。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薩達姆跟阿拉伯兄弟玩了個突然襲擊的小花招,而美國早已布下大局(這個下文細說原委)

說說中國吧,90年美國帶頭對我們制裁,但又偷偷跟中國接觸最密切,外長級見面就有四次。中東局勢惡化,美國想知道中國是否動用否決權,令戰爭的正義性無效,而中國也在盤算自已的承受能力。

中國在中東有戰略性利益,能源總歸是要有長遠保障的。我們不可能去開罪中東產油大國,犯不上,但也不想弄死伊拉克。薩達姆賣油給我們,還向我們買武器,是個好主顧。

更重要的是戰事一起,中國在伊拉克,科威特的投資豈不泡湯?幾十億美元對現在來說雖不算多,但1990年對中國來說絕對心疼睡不著。

小錢錢不容易,就像一個窮小伙,省了倆錢,投到村口的兩家油條店,那裡地理位置好,投資回報也穩定。結果大油條店把小油條店給砸了,這樣還能接受,店主會賠錢。可村裡的大惡霸要出手把大店給燒了,這就急死人了。大惡霸可不會賠錢,他是正義的,講錢就俗了。

跟中國心理差不多的是法國佬,倆人偷偷商量,也知道這事是白宮預謀,但不好拆穿,薩達姆撤兵不撤兵都要打。蘇聯太沒用,自已都要死了,立陶宛已經鬧了起來。

本身薩達姆算計也挺合理,聯合國五大古惑仔有三個跟他不錯,只要保證他們利益,肯定不會讓美英動手。可薩達姆被美國忽悠得找不著北,對蘇聯卻估計過高,中國已打算韜光養晦,法國只要利益談好隨時可以幫美國打他。

當時海灣國家也急著人馬一拔一拔往北京跑,大國裡面只有中國外長能跟薩達姆面談。而中國很為難,一方面,他不可能去調解這件事,搞不好把整個海灣得罪了,一方面,自已的利益要趁機有個保障。

在沙特,約旦,阿曼,巴解等方面的不斷邀請下,中央派錢其琛為特使,到中東出差。原則是沒方案,沒計畫,只是勸勸薩達姆,聽聽大家意見,不要打。

1990年11月6日,錢外長抵達開羅,下午住進子午線大酒店,美國國務卿貝克已經跟他約好見面,當然是非正式的巧遇,地點在開羅老機場。

兩人在侯機室貴賓間,互摸了一下。貝克說了一大堆,核心就是中國在開打前不要跟美國硬扛,五十萬大軍布署完畢,你不會讓我很難堪吧?

錢其琛表明中央沒有授權他調解的權利,只是想知道美軍駐進沙特,是不是打算只在科威特開戰,趕跑伊軍?

貝克表示一動手肯定會打到伊拉克。然後兩人吃了點水果,爆米花,烤串,

貝克喊:買單。雙方底牌差不多已了解清楚。

7日早上,錢見了穆巴拉克,老穆說薩達姆騙了大家。錢說中國願意去勸勸薩達姆,回頭是岸。雖然中國清楚戰事無法避免。下午見阿盟秘書長,晚上飯局。

次日直飛沙特吉達,沙特外長費薩爾表示請他帶話給薩達姆,儘早撤出科威特,還海灣和平。言外之意就是你撤兵,美國人就不會再打你,但又不敢擔保。

錢其琛表示,我們只是來聽聽意見,和平解決為上策,你們才是中東穩定的重要因素。

再連夜飛會沙特山城塔伊夫,會見科威特流亡王室成員。對這些可憐人,中國又是慰問,又是打氣,從埃米爾六十年代訪華談到亞運會,再耐心聽科威特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訴苦。錢其琛趕緊譴責了伊拉克一番,最後順便提下,中國在科威特的公司損失慘重呀!這事鬧的。

科威科人當然懂,後來重建時,高價請了中國人去滅油井大火,再買各種炮,再給你承包建築契約,一下子讓你賺個夠。

9日錢其琛飛往約旦,那天下雨,約旦人還是安排很周到,車隊直接從機場開到巴扎拉大飯店,然後馬上飯局。約旦態度跟前面國家有點不同,他報怨薩達姆沒有對話管道,現在中國人來了,這是好事。

約旦外長馬斯里很直接的告訴錢其琛,他認為科威特人神經質,而沙特又不願緩和與伊拉克緊張關係,以色列的摻合也很頭痛。

10號與海珊國王會見, 國王很希望中國能說服薩達姆撤兵,錢外長也將與貝克的會談部份情況向他交了底。

11日,錢其琛終於抵達伊拉克,巴格達一切安好,機場也很漂亮。

阿齊茲外長在下午一點準時與錢外長開談,請中國朋友先談,

錢表示1,侵略不能接受,2,撤軍恢復和平。

阿齊茲非要將以色列從巴勒斯坦撤軍與科威特撤軍聯繫在一起。

錢其琛將與貝克會談內容轉告給他,要打,就是打伊拉克,而不是趕出科威特這么簡單,這是你們生死存亡問題。

阿齊茲說,以色列這么橫沒人管,要我們無條件撤軍等於投降,要打也不怕。現在美英不肯跟伊拉克對話,國際上合夥欺負人(暗示中國受到壓力)

錢其琛說,中國從來反對以色列占領阿拉伯土地,美國打越南,我們反對美國,蘇聯打阿富汗,我們反對蘇聯,越南打高棉,我們反對越南。這是一貫(言外之意就是你侵略科威科,我們反對你)我們同意你說,美國介入讓整個地區不得安寧。

但中國沒什麼壓力,我來這裡不是為了取悅某國,二戰之後,敢跟美國打過仗的只有中國。

阿齊茲不再接話,表示可以開飯了。

晚飯在拉希德飯店開吃,錢其琛下一個要見的是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就住在巴格達,第二天,兩人見面摟摟抱抱。

阿拉法特說,巴勒斯坦問題要與科威特一併解決,如果要打,將來美國本土也不得安寧,會打出宗教激進份子。

阿拉法特對科威特被占領則輕描淡寫。錢其琛知道他在迴避中國來此的目的,話不投機半句多。喝完茶,再見。

見薩達姆並不容易,車隊繞來繞去,停在一個老宅子前,下車,休息,換司機,再繞,這才到了薩達姆居住地,薩達姆也已早早迎侯在大廳。

不拍照。開門見山,薩達姆跟阿拉法特的說法差不多,捆綁解決。

還有,他需要一個保證,就是撤兵後,不會被追打。而且美國有個大陰謀,就是要控制整箇中東石油。還把科威特比喻成香港,早晚要回歸。

中國人最煩這種比喻,自以為聰明。錢其琛說你們還有外交關係呢,比喻不妥當,然後給薩達姆上歷史課。

薩達姆還對自已的軍事實力抱有幻想,以為美國人捨不得損失而不敢打他。

這場戰爭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他的蘇聯戰機連起飛的機會都幾乎沒有。

軍隊又找不到對手在哪裡,等人家地面部隊上來時,已全軍潰散。

回沙特後,錢其琛將話帶了一遍給沙特國王,啟程回國。

11月29日,中國在安理合678號決議上投下了棄權票。古巴,葉門投了反對票,而蘇聯是贊成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