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爸爸”悄悄流行 是時尚還是無奈?

2019-03-06 18:39:41

最近,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對724戶擁有0歲至18歲子女的家庭調查顯示,“全職父母”家庭分布率達到了16%,而在這些“全職父母”家庭中,“全職父親”的比例超過四成。

父親參與有助孩子智力發展

教育專家認為,男性在子女教育的許多方面的作用是女性難以取代的。心理學的研究發現,孩子在家裡和父親在一起的機會越多,時間越長,智力也就越發達,這是因為父親通常以完全不同於母親的教養方式和態度對待自己的孩子。母親的遊戲方式經常是靜止的,較保守的,而父親的遊戲方式卻是動態的,富有創造性的。而且,父愛的功能則更主要地表現在教會子女怎樣應付和解決遇到的各種人生問題,使子女的意志和智慧得到最佳發展。

上海師範大學心理學教授曹子芳認為,在美國和歐洲,“全職爸爸”相當普遍,公共場合隨處可見抱著孩子的年輕爸爸,甚至在一些會議上也能看到媽媽專心開會、爸爸哄孩子的現象。一些地方出現“全職爸爸”是我國傳統親職教育觀念的變革,也是父親參與、重視親職教育的體現。科學研究發現,孩子和父親在一起的機會越多,時間越長,智力也就越發達,同時從小就可培養勇敢、大氣的性格。

社會學者認為,目前“全職爸爸”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能不能有充分的自我認同和平和的心態。對於男子來說,往往在內心當中隱藏著較強的成就動機,他選擇當“全職爸爸”,也就很難贏得他人的讚許。那么,他能不能心甘情願地當好這一職責,能不能有充分穩定的自我價值的認同感,也是擺在“全職爸爸” 面前的一個課題。

一些專家指出:父親參與育兒不僅需要妻子和親屬的支持,更需要各種社會組織、職場、社區乃至政府社會政策的支持。目前,父親角色的專業訓練相當缺乏,一些相關培訓的對象往往以女性為主。另外,父職教育的相關課程尤其是具有專業資質的教育資源仍十分缺乏。

今年33歲的嘉誠是一家國外品牌服裝在大陸的代理商,事業有成,收入豐厚,兩年前結婚的時候,太太就跟他說,我不想要孩子,一來怕疼,二來怕煩。他信誓旦旦地向太太保證:只要生下孩子,不用你操一點心,全部由我來照顧。

等女兒出生了,他真的實踐了自己的諾言。因為雙方父母都無暇來幫他們帶孩子,加之這些年經商的壓力,使得運動員出身的他經常感到精疲力竭,於是他萌發了“退休”的念頭。他暫時把公司生意交給哥哥打理,自己退居二線,一邊撫養女兒,一邊休整。回家“退休”當“全職爸爸”的想法,得到了太太的全力支持。這幾年,從事律師職業的太太在事業上進步很快,已是一家涉外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在業界小有名氣,嘉誠回家帶孩子,太太可以更安心地在她日漸風生水起的事業中扮演好一個女強人的角色。

嘉誠原以為在家帶孩子是一件很輕鬆的活兒,接手之後才體會到其中的辛苦和不易。當然,苦中有樂,他這個“全職爸爸”還挺有成就感的,現在只要嘉誠稍稍離開一會兒,女兒就會“爸爸、爸爸”地到處找,如果找不到,還會委屈得大哭。為此,太太有時候還“吃醋”呢。比起勾心鬥角、忙忙碌碌的職場生涯, 做做家務、和孩子在一起成長,這樣的生活,讓他覺得單純又愜意,是人生不可多得的享受。他打算等女兒上幼稚園後,再重返商場。

最適合當“全職爸爸”的,無疑是那些從事藝術類工作或自由職業的男人。一方面,他們有大量屬於自己的時間,可以管理家庭的各種事務以減輕妻子的負擔;另一方面則是體面的工作和寬鬆的收入狀態,讓他們免去“吃軟飯”之嫌,可以從容地當個“全職爸爸”。

一種現實的情況是:新女性們在事業上往往比男人更有衝勁。一個標準都市女性對物質和自身的要求,多數要遠遠高於她們的起點。假如她們又“不幸 ”真正愛上一個生性悠閒、知足常樂的男人,那么,一隻手抓了愛情,另一隻手就只能靠自己去創造夢想的生活。若是一個女人能強悍到靠自己買房買車,她就完全有能力憑愛情去挑選伴侶———他不一定要能幹、左右逢源,但一定是受過高等教育,能夠理解與支持自己,再加上愛情,這樣的家庭模式不也一樣是完美的版本嗎?

這些聰明的女人,她們在職場上是雷厲風行的新女性,回到家中同樣是溫柔可親的妻子與母親;她們不會居功自傲,而是對丈夫心懷感激和愛意。而男人呢?當然除了承認自己的女人有本事,也會更加傾慕她,以至願意把男女內外的角色對調當做一種家庭內部的分工來處理。

在性別意識正在淡出職場的今天,女人有著越來越多的機會和男人一樣打拚天下。同時,一部分男人也嘗試著把女人放在“婚姻夥伴”的位置上,開始考慮更經濟合理的家庭“經營模式”。在這樣的情況下,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不再是唯一的家庭模式,“男主內、女主外”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全職爸爸”也就應運而生。

男主內、女主外:另一種家庭模式

細細觀察,發現扮演“女主外”這一角色的女性,大多是從事IT、保險、經營管理等一些收入較高的行業。這些家庭中,丈夫的收入遠遠低於妻子,甚至有的還是下崗失業的,於是丈夫乾脆辭職,回家乾起了“相妻教子”的活。

3年前,建明下崗時,正好妻子被提升為部門經理,一天到晚特別忙特別累,於是他就在家裡操持家務,負責給孩子做飯,讓妻子一心一意忙事業。

建明在家裡操勞,不但要照顧孩子和妻子,還要照顧70多歲的母親,所以一天下來也不輕鬆。有熟人問他為何不上班時,他對外總是回答說要照顧母親。其實,建明雖然也從中享受到不少天倫之樂,但對沒有一技之長的他來說,實在是一種無奈的選擇。每次外出消費埋單時,他總留個心眼,將錢從妻子手中要過來,自己“搶”著去付賬,為的是找回一些做“掌柜”的感覺。

同建明一樣,劉克軍目前也是一位全職爸爸。大學畢業後,他在一家民營企業編報紙,好高騖遠的他自然不滿足於現狀,幹了一年就辭職回家。而妻子則在外貿公司擔任銷售。除了做自由撰稿人,寫點風花雪月的散文,到報社掙點小錢,劉克軍別無所長。“在當今社會,他很難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但我想,只要他把孩子帶好,就是對我工作的支持了。”夫妻倆經過權衡,最後選擇了“女主外、男主內”的家庭模式。“其實,只要轉變觀念,男人在家也可以做家務、帶小孩,也可以有所作為。作為社會的一種分工,他們一樣對社會作出了貢獻。”妻子對劉克軍當“全職爸爸”還是挺肯定的。

男人觀點

週遊(32歲,程式設計員)

不管家裡誰有錢,誰有能力,家庭模式如何,只有兩個人地位平等、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幫助,才是最重要的。話又說回來了,這種事兒要是發生在我身上,作為一個男人,自己掙不來錢,讓妻子在外打拚,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感覺沒有承擔起家庭的責任。

餘子傑(29歲,公司秘書)

男女平等更多地體現在追求上,不再拘泥於家庭成員的分工上的一成不變,而要隨著個人事業發展而定,誰能成就一番事業,誰就去闖自己的事業,而不一定恪守“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模式。應該更多地看重自我發展需要,當事業發展需要男人們走進女人們長期堅守的陣地時,能隨遇而安地接受這種命運安排,也算是社會進步的標誌。當女人們能夠成就事業時,男人們進入家庭也是一種公平的安排。

張桐(26歲,保險行銷)

社會生活具有多樣性,無論是誰回家,關鍵是誰回家最能發揮最佳效能。既然一些男人沒有合適的工作可做,選擇回家“相妻教子”,支持在外工作的妻子幹事業,讓妻子多掙錢來養家,未必不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女人觀點

陳潔(30歲,外企文員)

我認為現在出現的“全職爸爸”跟過去的“全職媽媽”有質的區別,過去的“全職媽媽”在社會上處於弱勢地位,因為經濟沒地位而不得不選擇做“全職媽媽”;現在的“全職爸爸”則更多的是出於對妻子的關懷和愛護,覺得妻子在外工作夠累的,而自願選擇做“全職爸爸”,體現了社會上關於女性觀念的進步。女性可以做“全職媽媽”,男人同樣可以做“全職爸爸”,我為“全職爸爸”的出現叫好!

劉依依(28歲,公務員)

男女真的在這個問題上能夠做到平等嗎?我覺得中國的傳統思想,“男主外、女主內”,已經在大家腦海里紮根幾千年,一下子就可以推翻得了的嗎?不可能的。只是現在思想開放,大家都願意把自己的想法拿出來罷了,如果家裡真的有個“全職爸爸”,我想還是沒有多少人能接受的。

賈琳(35歲,銀行職員)

在現代社會,女性尤其是高學歷和年輕女性的市場競爭力已明顯提升,因此,一味要求有更大發展空間的妻子放棄事業回歸家庭,既不是經濟理性的最佳選擇,對女性也是不尊重和欠公正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