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要面對的人生真相

2018-08-08 18:47:58

人生困難重重

這是個偉大的真理。

一旦我們真正想通了這層道理,我們就能超越。一旦真正了解而且接受了人生困難重重的事實,我們就不會那么耿耿於懷,人生也就顯得不那么多災多難了。

大部分的人都不明白人生本來就遍布艱險困頓的事實。他們不斷怨天尤人,要不就自艾自憐,仿佛人生本來應該既舒服又順利似的。他們堅持自己的難處與眾不同;他們說,奇特的困難降臨在他們及他們的家人身上,甚至他們所處社會階級、國家和民族上,偏偏別人都得以倖免,置身事外。

我非常了解這情形,因為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分子。

人生是一連串的難題。你要解決它還是哭哭啼啼一輩子?你是否能把排難解紛的方法傳授給下一代?

生活的真正難處在於:面對問題,尋求解決之道,是一段非常痛苦的過程。各式各樣的問題使我們沮喪、悲哀、痛心、寂寞、內疚、懊惱、恐懼、焦慮甚至絕望。這些都是令人不舒服的感覺,有時比肉體的痛苦更難以承受。正因為各種衝突造成的痛苦是如此強烈,我們才開始正視問題。也正因為人生總是問題不斷,我們才覺得生活苦樂參半,甚至苦多於樂。

只有痛苦會留下教訓

生命的真諦就在於面對與解決問題的過程。

問題能啟發我們的智慧,激勵我們的勇氣。學校故意為孩子設計問題,令他們解答,自有一番道理。

我們的心靈在尋求解決問題的當中摸索成長的道理,問題的解決與否逐成為成功與失敗的分野。

美國開國先哲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說得好:“只有痛苦會留下教訓。”聰明人學會在問題來臨時不畏懼逃避,反而迎上去,坦然迎向隨問題滋生的痛苦。

很多人缺少面對問題的智慧,幾乎所有的人都多多少少有點為了怕痛苦而規避問題的傾向。有的人因循苟且,希望問題自行消失;有的人裝著視而不見,希望它因此不存在;還有人利用麻醉物和毒品來麻痹自己的感官,把引起痛苦的問題排除在記憶之外。

規避問題與痛苦的動機是一切心理疾病之源。由於幾乎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傾向,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心理都不能算是百分之百的健康。有的人逃避問題的手段非常偏激,不惜摒棄常態的一切,藏身於可以營造的幻想世界,跟現實完全脫節。

心理大師榮格一針見血地指出:“神經官能症是正當痛苦的替代品。”

但到後來逃避帶來了更大的痛苦,神經官能症本身反而成了最大的問題。很多人為了進一步逃避問題與痛苦,只得構築一層又一層由神經官能症組成的殼,把自己重重包圍,終至不可自拔的地步。幸好也有人勇敢面對自己的心理障礙,毅然決然透過心理治療的幫助,學習承受正當的痛苦。

在逃避問題所產生痛苦的同時,我們也錯失了問題帶來的成長機會。長期心理疾病會使人停止成長,如果不加以治療,心靈就萎縮了。

促使心靈健全發展唯一的方法就是體認受苦的價值。面對問題,勇於承擔相隨而來的痛苦。而內在紀律是解決人生難題的最主要的工具,它也是受苦的工具。它幫助我們在處理問題的過程中堅定不移,得到成長與學習的益處。

促使心靈健全發展唯一的方法就是體認受苦的價值。我所謂的內在紀律是一套面對痛苦的積極原則,分為四要點:不逞一時之快、承擔責任、忠於真相、保持平衡。這些都是十歲小孩就能實踐的簡單原則,但有時即使貴為一國之君,也會因忘記這些紀律原則而自取滅亡。

問題不在這些原則好不好,而在於你要不要用。它們都是用來面對痛苦的工具,所以一心想逃避痛苦的人,也就用不著了。

沮喪是一種信號

由於心理健康的人必須成長,而放棄過去的自我是心靈成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因放棄而感到沮喪是一種相當正常而健康的現象,只有當某些事情干預到放棄的過程時,它才會變得不正常或不健康,使得過去無法完成,沮喪一直延續,無法化解。

一般人看心理醫生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沮喪。

換言之,他們考慮接受心理治療之前,已經開始放棄(或成長)的過程。就因為這過程中出現困難,促使他們尋找醫生求助。因此,心理醫生的責任就是幫助他們完成這段成長的過程。

但是病人本身往往並不了解自己所處的狀況,相反的,他們經常渴望擺脫沮喪,“回復到過去的老樣子”,他們根本沒想到,“老樣子”已經不存在了。不過,他們的潛意識卻了解真相,而在他們發覺之前,已經在潛意識的層次上展開放棄與成長的過程。

病人常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沮喪”,或者把沮喪歸咎給不相干的因素,因為他們意識上還不願承認:過去的自我和“老樣子”已經過時。

他們還沒有發現,沮喪是一種信號,代表為著追求成長與適應,必須有重大的改變。

八種人生危機

四十年前,著名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l Erilson)曾列舉了八種人生的危機,現在經常有人提起的中年危機,就是其中之一。人生各個階段會更迭地發生危機,就是因為我們必須放棄過去倚重的處事與看事的方式,才能成功地邁入下一個階段。

很多人就是因為不能或不願承擔痛苦,不想放棄無法再保留的過去,以致無法度過危機,也不能經由成長享受重大的樂趣。

以下簡單的按照危機發生的順序,把不斷邁向成熟的人生過程中,必須放棄的生活環境、欲望與態度擇要列出:

嬰兒期,不需應付外在的要求

無所不能的幻覺

全然占有(包括性方面)父或母或兩者的欲望

童年依賴

父母經過扭曲的形象

青春期自覺擁有無窮的潛力

無拘無束的自由

青年的靈敏與活力

青春的性吸引力

永生的錯覺

對子女的權威

各式各樣暫時性的權力

身體健康能獨立自主

最後,自我與生命本身(死亡)。

上述的最後一點——放棄自我與自己的生命——在很多人的感覺上,可能正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殘酷證據,自我的死亡和生命的結束使人生變成一個不可忍受的拙劣笑話。

今天的西方文化把自我奉為至高無上,格外把死亡視為一種非抵制不可的奇恥大辱。但事實就是如此,人類只有放棄自我以後,才能貪圖到最大的人生喜悅。生命的意義存在於死亡當中,這個“秘密”是一切宗教的核心。

無限涵容的人生境界

放棄自我是一種漸進的過程,它會不斷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痛苦與折磨。

成人的學習過程中有一種極為重要的技巧,我稱之為“涵容”(bracketing),是促進心靈成長不可或缺的工具。

涵容基本上就是在肯定自我、保持穩定與放棄自我(也就是暫時忘懷自我,為新的生命資訊與成長騰出空間)以換取更大更新的知識之中,取得一個平衡。

神學家基思(Ssm Keen)在“致舞蹈之神”一書中,把這種紀律描述得很好:

我必須超越以既有一切或“小我”為出發點的觀念。在消除和彌補了從個人經驗中產生的成見之後,才會出現真正成熟的認知。達到這種認知包括兩個步驟:去除熟悉的,追求新鮮的。

每當接受陌生的人、事、物,我們往往讓過去的經驗、目前的需求和未來的期望,決定我們要看到的東西。為了充分欣賞每一次新接觸的獨特性,我必須涵容我的成見與情緒相當長的時間,讓陌生新奇的事物能夠進入我的感官世界。

若少了這樣的紀律,每一刻現在都將淪為過去經驗的重複。為了體會所有人、事物真正的新鮮獨特之處,使它們都是能在我的裡面紮根,我必須打散我的“小我”。

舊的死去,新的才會誕生

涵容說明了放棄與遵守戒律的主要結果:你獲得的永遠比你放棄的更多。

自律就是一種擴充自我的過程。

放棄的痛苦猶如死亡的痛苦,但舊的死去,新的才會誕生。

生與死原是一體之兩面。建立更新的更好的觀念與理論,就代表舊的觀念與理論必須死去。

詩人艾略特(T. S.Eliot)在詩作“三博士之旅”(Journey of the Magi )末節,描寫三位智者皈依基督教,放棄他們過去世界觀時的痛苦:

這一切發生在很久以前,我記得,

我完全不後悔,但記下這一點,

記下這一點:我們一路被帶去是為了誕生與死亡?

是誕生,沒有錯,我們有證據毫不懷疑。

我見過誕生與死亡,但一直以為它們不同;

這場誕生對我們而言是艱難與痛苦,像死亡,我們的死亡。

我們回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王國。

但在此再也不覺得安逸,一切仍是老樣子,

外邦人抓緊他們的神。

我樂於再死一次。

雖然今世肉體的死亡是否真的帶領我們進入輪迴的新生,仍是一個不可解的謎團,但人生卻的確是一連串生死相循的過程。

兩千年前,羅馬哲學家西尼卡(Seneca )說:“人生不斷學習生活,更奇性的是,人生也不斷學習死亡。”顯然,人活得愈久,經歷重生的次數就愈多,經歷死亡的次數也相對的愈多。換言之,也經歷了更多的歡樂與痛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