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胎反二胎,父母太失敗

2019-03-07 19:16:10

2015-02-03 第3059期

誰曾想到,阻礙二胎的因素,除了計畫生育,還有手足之爭。近段時間以來,發生了多起頭胎用極端方式阻止父母生育二胎的事例。儘管各種說法都有,但是板子還是得重重打在父母身上。

父母生二胎,當然不需要徵得頭胎同意

44歲的肖女士經過不懈努力,如願懷上二胎,但13歲的女兒卻一百個不願意,以逃學、離家出走、跳樓相威脅。在女兒嘗試割腕後,懷孕13周的肖女士只能打掉孩子;為生二胎,一對安徽的父母被迫在保證書上籤字,給大女兒承諾“我保證永遠第一喜歡我家某某(頭胎)”;瀋陽的一對夫妻自從有了二胎,大女兒便賴在奶奶家半年不肯回家,改口管奶奶叫媽媽……

父母為生二胎給孩子簽的保證書

最近,類似的新聞確實有點多。很多網友強烈地表達不理解,認為這樣的孩子,實在是白養了。但也有人對這類行為報以理解,比如資深網友和菜頭就認為:如果有人拿走你一半存款,要不要和你商量一下,徵得你同意?你爸媽生一個弟弟或妹妹出來,是不是立即分掉了未來你繼承家業的一半?分掉父母關愛的一半?那為什麼不需要商量?口口聲聲說和孩子平等相處的“土錘們”在這個問題上頓時原形畢露。

但網友的回擊似乎更有力:父母炒股、辭職,也可能影響家庭收入,影響財富繼承,是不是炒股、辭職也要徵得頭胎的同意?

這個道理,根本不用爭吵,父母生二胎,當然不需要徵得頭胎同意,也不需要任何人同意,即使在計生國策繼續推行的情況下,只要符合規定,想生就生。

無需同意,不代表不用商量,“孩子有權不滿”


頭胎和二胎之間的長幼矛盾,普遍存在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認為,在任何一個社會,都存在頭胎、二胎之間的利益爭奪關係。對於先出生的孩子來說,新生命的降生是一種壓力,是兒童期一種重大的創傷經歷,他們會體驗到強烈的嫉妒。關於這一主題的書籍,如《和平相處的兄弟姐妹》(Siblings without Rivalry)在1998年就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名。這表明,即使在多子常態化的美國,父母也不可避免地需要面對“手足之爭”。

多子常態化的美國父母,也要面對手足之爭

著名心理學學術期刊《心理學公報》,曾開展過一項對440名頭胎兒童長達6年的追蹤調研,數據顯示,生二胎會導致母親工作時間變短,照料新生兒時間增加。這種變化對頭胎兒童的壞處是顯而易見的:家庭的經濟收入減少、得到父母的關愛減少。對頭胎兒童而言,這種變化是很輕易就可以察覺的。在上文提到的中國案例中,這些極力反對父母生二胎的孩子,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擔心“二胎會分割父母對自己的愛”。

還有研究表明,女孩比男孩對二胎降生導致的變化更敏感。最近發生的三起事例,頭胎全是女孩。比如在上文那起用割腕阻止父母生二胎的案例中,我們沒法知道這場家庭糾紛的全貌,但如果這個家族歷來重男輕女,“平素隨便來個堂弟表弟都得讓著他,爺爺奶奶早就興高采烈地盼著生孫子”,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對於二胎的來臨一定更為恐懼。

化解這種矛盾,責任全在父母

既然矛盾存在,就需要有人去化解,這個責任一定要落在父母的肩上。2012年《心理學公報》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頭胎兒童在迎接新生命時的表現,與很多環境因素有關,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母親的情緒狀態。

新生兒降生後,由於照料頭胎兒童的精力和時間減少,母親可能更少對頭胎兒童表達溫暖和關心,而更傾向於使用限制和懲罰來管教兒童,這也相應增加了頭胎兒童出現問題行為的幾率。例如,兒童會變得富有攻擊性,或者在和他人交往時表現得退縮,出現更多的負面情緒。

同時,父親的作用也非常重要。因為在新生兒降生之後,光是哺乳重任這一點,就要消耗母親很多時間,在這個階段,父親則有機會更多地與頭胎兒童交流。一個溫暖體貼、善解人意的父親,比一個很少與孩子交流的父親更能夠幫助頭胎兒童應對生活變化導致的壓力。

消解這種壓力,心理學博士“杏仁左”介紹了兩種父親應該採取的做法:1,父親抽出更多時間與頭胎兒童交流,母親更專注與新生兒建立親密關係;2,父親負責所有的家務活動,母親可以有更多精力同時照顧兩個孩子。

計畫生育帶來的大環境,讓“偽獨”更易感受到家庭“寵變”

當獨生子女成為孩子意識里的常態,父母生二胎會讓他們產生異類感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2013年公布的數據,有79%的美國兒童至少有一個兄弟姐妹;再看中國的數據,以1990年到2012年間出生的人口為例(現在的年齡為3歲至25歲),1990年的出生人口中,獨生子女比例只有24.8%,從1991年到2012年,這個比例一直在提高,等到2012年,出生人口中的獨生子女占到64%。

也就是說,90後,00後的孩子,周圍的成長環境讓他們逐漸意識到,“獨生”才是常態,而有個弟弟和妹妹,反而成了另類。計畫生育政策,影響的不僅僅是生育率,更影響人的思維。以至於有網友提出“獨生子女在非獨生子女面前是不是都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優越感?”這種疑問。

獨生子女,最缺乏的就是分享和獨立精神

雖然,不管在什麼環境中,頭胎對二胎的到來,都會產生焦慮,但如果這種焦慮,是一種普遍的存在,則更容易被接受;而如果非獨生是“異類”、少數,則這種焦慮只會被擴張。

以獨生子女的方式被養大的“偽獨”,對家庭寵愛的突變更加敏感

什麼叫“偽獨”?就是從小被父母以獨生子女的方式養大,不知分享,不懂獨立,從沒想到自己會有個弟弟或妹妹,但因為政策開放,突然變成了事實上的非獨生子女。這部分人群,思維上還是把自己當成獨生子女,以這種心態去迎接二胎的到來,出現各種問題就不奇怪了。

“她是我們家的小公主,被寵壞了,從小就非常任性,說一不二。自從得知我懷孕,如果說生弟弟妹妹,她就跳樓。”這就是“偽獨”們的典型。著名心理學家武志紅認為,對待父母繼續生育的問題,獨立的孩子比較容易接受,而過分依賴父母的孩子則很難接受。以獨生子女的方式被養大的孩子,欠缺最多的,恰恰就是獨立。

而這種心理,如果得不到及時解決,還會更加強化。具體到情感的分享上,不僅對於父母,甚至是祖父母及其他親戚的愛,也不容他人染指。說得難聽一點,真到最後分家產那一步,說不定會鬧出血雨腥風。

結語

或許,這些父母最大的悲哀不是孩子不允許自己生二胎,而是養育出一個以死相逼來達到目的的孩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