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已無葉孤城

2019-03-09 03:40:23

葉孤城這個絕世劍客,古龍對他的安排並不出眾,除了作為《決戰前後》這一個故事的主角出現之外,整個陸小鳳系列裡唯獨在《繡花大盜》中露過臉,但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完全是一個伏筆,目的是為了存托接下來的劍神西門吹雪,可以說古龍並不如何看重葉孤城,但我們又不得不佩服古龍的妙筆,因他的妙筆生花,僅僅在《決戰前後》作為第三個主角的葉孤城很快就讓人世人記住了他的名字,甚至還有些念念不忘,這可能是古龍想不到的。

作為襯托劍神西門吹雪的人物,古龍並沒有虧待他,書中寫他容貌秀麗端正,自幼痴心向劍,且天資極高,自己悟得上乘劍道如同劍中之仙,自創輝煌至極的劍招天外飛仙與燕南天獨創強霸無雙的劍術神劍訣都是傲視天下的劍法,名震海內。佩劍飛虹更是海外寒鐵精英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尺三,淨重六斤四兩。

若論劍法之犀利靈妙,是西門吹雪唯一認可的用劍高手,不得不承認,古龍給葉孤城的起點很高,偌大的江湖,能與之比對,不過一個西門吹雪而已。該有的榮耀,他一樣不少,不該有的也有了,這種高處不勝寒的傲氣,讓他沒了朋友,沒了親人,他固然不在乎,可一個人活在世上,若連對手都沒有那才是真的寂寞。”一個沒有任何朋友的人,其內心該是何等的寂寞與蒼涼?沒有了朋友,也就沒有了約束與羈絆,一切惟我獨尊,任由無限膨脹的欲望侵蝕著自己的內心,所以葉孤城最終走上了圖謀千秋萬代,皇圖霸業的爭鬥中,可以說高處不勝寒的寂寞硬生生的讓江湖人葉孤城走上了一條與西門吹雪截然不同的路,舍劍而謀取天下的權勢。

身為一個絕世劍客,放棄劍道,置身與權利爭鬥的漩渦,怎么看都不是一把好手,然後葉孤城卻做到了,書中並沒有寫他如何去周密的計畫,只是說他以自己的江湖威望,約西門吹雪九月十五日於紫禁之巔——禁宮太和殿比劍,以決定誰是世上劍法第一。“劍神”和“劍聖”比劍一事,馬上震動武林。江湖中人,人人以此為賭資,一時賭風瀰漫。而他準備趁紫禁之巔與西門吹雪決戰的機會,將內宮侍衛全部調開,令南王世子趁機奪取皇位,計謀並不高,但巧就巧在把江湖人喜歡看噓頭的心思全都利用上了,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如此大的噓頭,即便是聰明如陸小鳳也差點沉迷其中,更不用說是其他人。

全書最精彩,最有氣勢,最能體現葉孤城孤傲性子的場面,在我看來莫過於葉孤城尾隨南王世子仗劍步入皇宮的時候,那時候的葉孤城可謂是志得意滿,那種蔑視天下的氣魄即便面對至高無上的皇帝也毫不遜色,每每讀來當浮一白。

這裡是皇宮,皇帝就在他面前。

可是這個人好像連皇帝都沒有被他看在眼裡。

皇帝居然也還是神色不變,淡淡道:“葉孤城?”

白衣人道:“山野草民,想不到竟能上動天聽。”

皇帝道:“天外飛仙,一劍破七星,果然是好劍法。”

葉孤城道:“本來就是好劍法。”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葉孤城道:“成就是王,敗就是賊。”

皇帝道:“敗就是賊。”

葉孤城冷笑,平劍當胸,冷冷道:“請。”

皇帝道:“請?”

葉孤城道:“以陛下之見識與鎮定,武林中已少有人及,陛下若入江湖,必可名列十大高手之林。”

皇帝笑了笑,道:“好眼力。”

葉孤城道:“如今王已非王,賊已非賊,王賊之間,強者為勝。”

皇帝道:“好一個強者為勝。”

葉孤城道:“我的劍已在手。”

皇帝道:“只可惜你手中雖有劍,心中卻無劍。”

葉孤城道:“心中無劍?”

皇帝道:“劍直、劍剛,心邪之人,胸中焉能藏劍?”

葉孤城臉色變了變,冷笑道:“此時此刻,我手中的劍已經夠了。”

皇帝道:“喔?”

葉孤城道:“手中的劍能傷人,心中的劍卻只能傷得自己而已,皇帝笑了,大笑。

葉孤城道:“拔你的劍。”

皇帝道:“我手中無劍。”

葉孤城道:“你不敢應戰?”

皇帝微笑道:“我練的是天子之劍,平天下,安萬民,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以身當劍,血濺五步,是為天子所不取。”

他凝視著葉孤城,慢慢地接著道:“朕的意思,你想必也已明白。”

葉孤城蒼白的臉已鐵青,緊握了劍柄,道:“你寧願束手待斃?”

皇帝道:“朕受命於天,你敢妄動?”

葉孤城握劍的手上,青筋暴露,鼻尖上已沁出了冷汗。

王安忍不住大聲道:“事已至此,你不殺他,他就要殺你。”

南王世子道:“他一定會動手的,名揚天下的‘白雲城主’,不會有婦人之仁。”

葉孤城臉上陣青陣白,終於跺了跺腳道:“我本不殺手無寸鐵之人,今日卻要破例一次。”

皇帝道:“為什麼?”

葉孤城道:“因為你手中雖無劍,心中卻有劍。”

皇帝默然。(註解:《陸小鳳系列之決戰前後》)

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就是王,敗就是寇。在王位之爭的戰役中,王已非王,賊已非賊,王賊之間,強者為勝。王寇之間也只是轉瞬之間,勝了便是王,敗了自然是寇,可天下興亡,皇圖霸業誰又能說誰對誰錯,有多少王位不是明爭暗鬥的奪來的,為什麼別人就取不得,爭不得。那些失敗成寇之流,誰又能說他們做得會不會更好,成王后會不會創一番太平盛世呢。

我想站在皇宮的那一刻的葉孤城,內心深處一定有這樣的一番話兒要說,這天下本不是你家的,天下之主為何你做得,我就做不得,我葉孤城於白雲城中悟得劍道,練成“天外飛仙”絕技,憑一招“天外飛仙”縱橫天下,其劍法絕世無雙,玉一般的人物,未必就不能做好一個皇帝,打造一個太平盛世。

只可惜,古龍的妙筆並沒有給了葉孤城這樣的機會,廟堂之高終究是給了皇帝。

輸贏只在轉瞬間,贏了為王,輸了為寇。

陸小鳳的到來,靈犀一指的妙用,給了葉孤城致命的打擊,以他的天賦不會不知道這一刻意味著什麼,王已非王,賊已非賊,王賊之間,強者為勝,不敗的他敗了 ,既然敗了 ,那就敗得有尊嚴些,體面些,所以面對魏子云千軍萬馬,他選擇與西門吹雪一戰。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地點在天子駐蹕的紫禁城之巔(太和殿屋頂);時間選在淒迷的月圓之月,陰謀失敗的葉孤城重新選擇了江湖,選擇了手中的寶劍,選擇了一戰。然而誰都看得明白,此戰對於葉孤城而言,已變得毫無意義,他敗固然是死,勝也是死,左右是個死,自己玉一般的人物,死在西門吹雪的劍下,至少總比別的死法要榮耀得多。此戰他是不敗而敗,因此劍勢略作偏差,而滿懷感激地承受了西門吹雪的劍鋒——這不是技不如人,而是他決心死於西門吹雪劍下,成王敗寇,他敗了。

一個失敗者,除了一死之外,在沒有更多的選擇,所以葉孤城死了,死在了西門吹雪的劍下,得到了他最後的榮耀,然而他留給世人的疑問,縱然聰明如陸小鳳也看不明白,劍如飛仙,人也如飛仙,卻貶於紅塵,作此不智事?”

面對魏子云的詢問,葉孤城只簡單的說了句:“你不懂?”“不懂。”“這種事,你本就不會懂的。”世上眾人,究竟誰懂?葉孤城不禁回頭看看深宮,或許只有那少年,是懂得的。“只有跟一個人談話,才可以使我心靜。”葉孤城知道,沒有一個人會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因世間再無葉孤城。他們不是葉孤城,又如何懂得葉孤城的寂寞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