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思維能力與社會實踐——機關公文寫作知識講座(三)

2019-02-27 03:53:51

[ 作者:謝亦森 來源:套用寫作雜誌社 點擊數:1461 更新時間:2006-8-31 文章錄入:Admin ]
【字型: 】
(《套用寫作》2005年第6期)
思維能力與寫作能力是密切相關、不可分割的。有了良好的思維能力而沒有過硬的寫作能力,你可以去當領導或乾點別的什麼,而不能當秘書;反之,光有過硬的寫作能力而沒有良好的思維能力,就不能全面、正確地認識問題和分析問題,寫作中就可能出偏,你也不會是一個優秀的秘書。這就是說,文字秘書只有同時具備這兩種能力,才能勝任本職。常聽人說:選一個縣長、局長、科長並不難,要選一個優秀的文字秘書有時卻很難很難。這話不無道理。這當然不是說秘書比他們都高明,而是由其工作性質和特點所要求、決定的。
關於寫作思維能力的問題。起草文稿的過程就是思維的過程,思維能力強還是弱,思維方式對頭還是不對頭,直接影響著文稿的質量。比如起草講話稿和檔案,雖然領導交代了思路和觀點,雖然手頭有大量的資料(或素材)可供利用,但文章還得*調動自己的思維去完成,包括觀點怎樣闡釋,素材怎樣選用,形勢怎樣分析,任務和要求怎樣提出。也就是說,一旦進入構思和寫作過程,秘書的思維活動也就進入了一個廣闊的發揮空間。在有些人看來,當秘書的似乎永遠只能當秘書,因為他天天吃飽飯就只曉得埋頭搬弄文字,還能幹得了別的什麼?持這種看法的人不知道,文字正是從思維活動中“搬弄”來的,沒有一定的思維能力,哪來的文字?尤其是那些高質量的文稿,不正是反映著起草者良好的思維能力和較高的認識水平嗎?舍此,領導的意圖再正確,也不可能成為一篇高質量的文章。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文字秘書應具備怎樣的思維能力?我認為,除了布局謀篇、組織文字本身所需的思維能力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分析問題和認識問題的能力,包括看問題的高度、深度和準確程度以及所提出的解決問題的辦法是否符合實際、科學可行等等。具體要把握以下幾方面:
一是要全面、客觀地看問題,防止片面性和主觀隨意性。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承認不承認,事物總是客觀存在的,只有尊重客觀,一切從實際出發,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才能使文稿貼近實踐需求並起到指導和推動作用。假如片面地看問題,只看到一個側面而看不到另一個側面,只看到有利的一面而看不到不利的一面,就容易得出錯誤的結論。比如寫作中常常需要分析經濟形勢,如果只看到成績而看不到問題,就會使人們滋長盲目樂觀情緒,影響今後的發展;反過來,如果只看到問題而看不到成績,又會使人們喪失信心,同樣會影響今後的發展。只有既看到成績又看到問題,既看到困難又看到希望,才能使人們正確認識形勢,從而以成績為起點,化壓力為動力,朝著既定的目標奮勇前進。
二是要辯證地看問題,糾正和防止“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非此即彼”是過去“左”的路線影響下形成的一種思維誤區,它無視事物發展的內在聯繫和對立統一規律,好就是絕對的好,差就是絕對的差,不是甲就是乙,不是乙就是甲,絕對化,走極端,所謂“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還有工作方法上的一刀切、—邊倒、—陣風、一個模式、一種聲音等等,都是這種思維方式的產物。時至今日,這種思維方式雖然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糾正,但在一些同志頭腦中仍未絕跡。比如,一講放開搞活,就放鬆管理,對坑蒙拐騙、假冒偽劣和黃賭毒等醜惡現象聽之任之;一講加強管理,就又卡又壓,鐵板一塊,連正當的放開搞活措施也“管”死了;一講加快發展速度,就不切實際地強逼硬趕、大哄大嗡,甚至搞假數字、假典型、假政績;一講注重效益,就慢吞吞、懶洋洋,把速度與效益對立起來,連能夠爭取的快速度也不去爭取。所有這些,都是因為缺乏辯證思維所致,於決策、於發展都十分不利,不僅領導者要注意防止,文字秘書也應注意防止。
三是看問題要深刻,善於透過現象看本質,防止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表現在文稿寫作中,就是要把話說透,把問題點準,把帶有規律性和根本性的東西揭示出來,而不能浮光掠影,流於表面。比如講到某些幹部工作作風不實,僅僅羅列“不實”的表現是不夠的,僅僅從外部環境找原因也是不夠的,而要從責任心、事業心和世界觀方面抓要害、挖根源。又如講到農民負擔過重的問題,若說都是由於基層幹部缺乏政策觀念所致,那是片面的、不符合事實的,實際上,多數地方農民負擔重都是由於經濟基礎太差,發展不快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所以加快發展也才是減輕農民負擔的治本之策。類似這樣的問題,起草文稿時經常會碰到,所以一定要深入思考,想清楚了、想透徹了再下筆。當然,更重要的是,平常就要注意養成這樣的思維習慣,使自己的眼光多—些洞察力、穿透力。
四是增強工作的預見性,善於把握事物發展的規律和趨勢,未雨綢繆,爭取主動。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這對於領導工作、文稿起草工作都十分重要。領導講話、工作計畫、檔案和獻策性的調研報告都不同程度地涉及到“預”,都需要在預測事物發展走勢的基礎上提出工作任務和目標。某些帶戰略性、長遠性、全局性的工作,更離不開科學的預測。如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東部和中部地區將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應採取怎樣的對策?我國加入WTO後有利的方面有哪些、不利的方面有哪些?應怎樣趨利避害,調整和最佳化我們的產業結構?所有這些,都是值得我們認真預測、分析並提出對應措施的。也許有的同志要說:預見不預見是領導的事,我們按領導的意見寫就是了,要“預見”何用?不。作為文字秘書,理應胸懷全局,洞察大勢,善於多角度、全方位地思考問題和提出見解,這對於寫好文稿、當好助手和個人成長,都是重要的和必要的。
五是注重對實際問題的理性思考,防止就事論事,見子打子。人們的社會實踐活動是具體而複雜的,每時每地都湧現著大量的新情況、新問題。機關文稿要起到推動社會實踐的作用,就不能局限於某一具體的事物,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要善於推理和判斷,抓住事物的本質,從特殊中發現一般,從個性中抽出共性,從理性的高度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比如某些農村地區社會風氣不好,封建迷信活動盛行,宗派活動屢禁不止,民事糾紛時有發生,計畫生育、徵收稅費等項工作難以開展,基層組織缺乏凝聚力和號召力。產生這些問題,雖然各有各的原因,但必有一種帶共性、根本性的原因在起作用,比如:思想政治工作薄弱,農村思想陣地失控,被愚昧、腐朽、落後的思想所占領。找準了這個原因,就可以牽一髮而動全身,實行標本兼治,著重治本,通過強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提高農民的思想覺悟,從根本上把這些問題解決好。增強思維能力,除了多學習、多積累,還要“多思”。要勤于思考,凡事多問幾個為什麼,而不能漫不經心,不動腦筋;要敢于思考,既要掌握“已知”,更要探求“未知”,而不能停留在現成的經驗和答案上;要善於思考,見人之所未見,言人之所未言,而不能泛泛而談,人云亦云;要敏於思考,做到見微知著,舉一反三,審時度勢,成竹在胸,而不能麻木不仁,反應遲鈍。一句話,植下“多思”之樹,方能收穫碩果。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需要提及,即“被動思考”和“主動思考”的關係問題。“被動思考”這個提法不一定準確,我所指的是:文稿起草過程中的思維活動通常是按照領導意圖和一定的文章規範進行的,這當然也是秘書工作的性質所決定的,不可能由個人海闊天空地胡思亂想。但這種“被動”並不像有些同志所理解的那樣,只能把思路死死地“框”在領導意圖之內,領導說怎么寫就怎么寫,領導的思路想到哪兒就寫到哪兒,不敢越“雷池”半步。其實,這種“被動”當中也可以有而且應該有“主動”,這就是說,在基本遵循領導意圖的前提下,調動自己的知識積累和思維能力進行擴展、延伸和完善,尤其在起草那些領導意圖交代得不明確、不具體的文稿時,在根據調查研究提出決策建議時,“主動思考”更顯得必需。由此又可以說,文字秘書的思維活動應該有點“不安分”的勁兒,應該有點兒記者的敏銳、哲學家的深刻、文學家的犀利,應該開闊而不是狹窄,應該新穎而不是守舊,應該生動活躍而不是死水一潭。
文字秘書只具備了一定的寫作思維能力還是不夠的,因為起草文稿是用於解決實際問題的,而不是就寫作而寫作、擺擺架子做做樣子的,要解決問題就必須切合實際,要切合實際就要懂得必要的實踐知識。有些文稿之所以寫得空洞無物、脫離實際,就是因為“不出門”,不接觸實際,不了解基層情況,不懂得實踐所需的基本知識,不明白基層幹部和廣大民眾有什麼想法和需求。比如講到農業產業化的問題,它的概念、內容和基本要求檔案上、報刊上都講得很清楚了,但你光知道這些還不夠,還必須從本地實際出發提出任務和要求,包括確立什麼樣的主導產業、建立什麼樣的產品基地、龍頭企業怎樣建設、需要提供哪些方面的服務等等,沒有這些,哪怕你寫得天花亂墜,也是一紙空文。有詩言道:“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說的就是不能光啃書本,還要注重實踐。書本知識加上實踐知識,才是全面的、實在的、管用的知識。
有些同志說:我並不否認實踐的重要性,但整天忙於應付材料,不是看就是寫,哪有時間和條件去參與實踐呢?這就要看各人參與實踐的主動性和方式方法如何了。事實上,文字秘書參與實踐和了解實踐知識的機會是很多的,比如:
——有目的地介入某項工作,了解掌握該項工作的性質、特點及相關知識。如,你對企業改革不太熟悉,可以到一個企業去了解改制方案如何制訂和施行;你對商品流通不太熟悉,可以去考察一個市場或一個商貿企業,甚至可以幫助推銷某個產品。總之,可以採取缺什麼補什麼的辦法,只要多介入、多了解,也就慢慢熟悉了。
——通過調查研究,既掌握第一手資料,又從中獲取實踐知識。調查研究的對象本來就是兩個文明建設第一線出現的新情況、新典型、新課題,是人們各個方面、各種形式的實踐活動,成績與不足、經驗與教訓、意見與建議,無不包含著大量的知識信息,只要多留心、善捕捉,調查研究的過程也可以成為豐富實踐知識的過程。
——利用接近領導和參加會議的機會獲取實踐知識。領導者既是指揮者又是實踐者,其領導活動既來自實踐又指導實踐,包括某個問題怎么處理、某項重大活動怎么組織、某項決策怎么形成等等,實際上都是一種實踐,其中有很多知識值得我們學習。另外,參加決策性的會議、部門的專業性會議和有關的研討會、論證會等,聽領導講話,聽典型發言,包括不同意見的爭論,都是掌握實踐知識的極好機會。
——多向專家學者和實際工作者請教,以人之長補己之短。客觀上,由於文字秘書畢竟不是直接從事改革與發展第一線的工作,主動介入實踐的機會也十分有限,因而大量的實踐知識要以間接方式獲得,向人請教也不失為一種有效的方法。專家學者和實際工作者一般在一個或幾個方面有較深的研究或較豐富的實踐經驗,多向他們請教,哪個方面不懂就向哪個方面的行家請教,必定大受裨益。在這裡,關鍵是要放得下架子,甘當國小生,虛懷若谷,不懂就問,積少成多,集腋成裘,千萬不能不懂裝懂,似懂非懂,自己糊弄自己。
實踐是一部無字大書,要讀懂它,絕非一日之功,惟有持之以恆,鍥而不捨,方能日益長進。同時,單位領導也要從愛惜人才和培養人才出發,有意識地安排文字秘書儘量多接觸實踐,包括安排他們下基層調研、隨同領導參加有關活動、駐村駐廠、與有關專業部門建立經常性聯繫等,使之能經常接受實踐知識的輻射和薰陶,從而開闊眼界,增長才幹。

TOP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