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秋行(原作)

2019-02-13 16:05:06

這是一個是丹桂飄香,金風送爽的季節,也是思鄉探親的時節。2008年10月13日晚上,我從北京火車站乘北京到南通的Z51次直達快車回老家休息半個月。這是一次難忘的家鄉之行。列車賓士在廣袤的華北平原和長江中下游平原上,1300多公里的行程巳經夕發朝至。清晨一縷陽光從窗外灑在座位上,映入眼帘的是家鄉一排排整齊的新農村樓房,一層層清晨薄霧籠罩著河流田間,一片片沉甸甸的稻穗在陽光下金光燦燦,呈現出一派豐收的景象。列車經過12個半小時的風馳電掣快速前行,早上7:40就到了南通火車站。

在南通火車站前我拍了一組照片。南通新火車站是在2007年初正式建成投入使用的。南通開北京的直達火車也是在2007年4月18日通車的。從南通我又換乘到通州市縣城的班車,到家後我和夫人一起到我的老家東社鎮上,看望年邁的父母。可以說是歸心似箭,馬不停蹄。因為,這裡是我己闊別巳八個月從小長大的家鄉,是這塊土地養育了我,我是喝家鄉水長大的,這裡的鄉親是那樣親近,這裡的一草一木是那樣熟悉。

值得一提的是,10月14日(農曆九月十六日)是我祖母的忌日(祖父的忌日是12月31日農曆十一月二十八日)。祖父祖母從小就很喜歡我,他們倆的忌日,我也一直很重視。以前在縣城工作時,從1984年到2000年這16年的每一年祖父祖母的忌日,我都是從縣城騎腳踏車去東社,近十五公里路程,不管颳風下雨還是嚴寒冰凍,風雨無阻,雷打不動,十多年如一日,始終不愈堅持到家裡跪拜磕頭,燒化祭點,以表一份心意,這也是自己應持有的一份心境。自2001年以後,我到承德和北京工作後,很少回家。今年正好抓緊做好手上的工作,提前兩天回家,為祖母過忌日,也算千里迢迢回家盡一份孝心吧。

我到家後,父親提出來要到蘇通長江大橋看一看,我說好的,等我安排一下時間。10月18日上午,我特地請了一輛車,陪同父母親一起來到蘇通長江大橋走了一個往返,雖然橋上不能停車,我叫駕駛員儘量開慢一點,讓父母觀賞一下大橋的風光和雄姿。高聳入雲的橋塔,寬廣的橋面,蔚為壯觀,似一條彩虹倒臥在寬廣的江面上,足給觀賞的人驚嘆不巳。

10月26日是我的岳母80歲生日。我們全家二十多人歡聚一堂,祝福老人家生日快樂,健康長壽。在宴席上連我的小外孫揚揚表現也特好,向曾祖父和曾祖母敬酒,祝他們壽比南山,福如東海。祖孫四代親情融融,盡享天倫之樂!我們這個大家庭很幸福,我的父母和岳父岳母都健在,他們都近八十歲。因我的父親有較為嚴重的肺氣腫外,其他三位長輩身體情況還可以。我常說,父母的健在是兒女的幸福。父母是一棵大樹,是他們為子女遮風擋雨;父母是一堵牆,是他們為子女阻擋一切艱難險阻。我衷心祝願兩對父母健康長壽,家庭幸福安康!

10月26日上午,我還了卻一件心愿。叫女兒開車專程去東社接父母親到通州市南山寺去燒香。在敬香和跪拜各位佛祖和菩薩以後,我祈求我佛保佑全家平平安安,吉祥如意。

孟子說:“惟孝順父母,才以解憂。”蘇轍也詩道,“慈孝之心,人皆有之。”在外工作的人很難做到忠孝兩全,只有常回家看看,經常給父母打打電話,以給他們一分欣慰。 當然,這次回家盡孝心,聚親友,賞風景;有收穫,有感嘆,也有心酸。看到父母親年歲巳高 ,身體每況愈下,心裡頭也不是滋味。古人說,“父母在,不遠行。”而我現在常年在外工作,對父母不能盡孝,也感到很慚愧。雖然說有我弟弟,弟媳和我的夫人以及我妹妹經常回家看望,但我不在家也很對不起父母。特別是看到父親手撐拐杖,步履艱難,才知道什麼叫風燭殘年;看到父親氣喘噓噓,呼吸痛苦,才知道什麼是無可柰何。心底里多了一份心酸和深切牽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