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昔舊遊-味道】(原創)

2019-02-27 11:19:50

讀大學那幾年,通信沒有現在這么方便。 久在異地,難免會時常想家。有時做夢也會夢見家鄉的山山水水,但最讓人難以釋懷的依舊是家鄉母親親手做的飯菜的味道。手揪的“ 尕面片”, 先炒好臘豬肉 ,再下小青菜,撐開一個面劑子,拉長了開始往沸騰的鍋里一片一片揪,揪成指甲蓋大小的面片,最後用野蔥花熗鍋。一鍋香噴噴的面片就可以上桌啦!在夢裡,我不知有多少次夢見這種味道!但奇怪的是,一覺醒來,只有悵然。慢慢覺得,“味道”不是能記憶的。大凡人對色彩,空間,圖像都會有記憶,事後能根據記憶描摹出記憶中的東西。但是,唯有味道是無法記憶的,它只有你親自聞到,才會喚起記憶中相互關聯的一切。

記得小時候,奶奶會在每年的端午節,要折幾枝剛剛開放的牡丹和丁香插在堂屋的正中,上面掛許許多多的彩色絲線,還有裝有香料的荷包。奶奶還會自己恭恭敬敬地供奉一杯雄黃酒,裡面泡一片蘄艾,說是喝了雄黃酒可以避蚊蟲叮咬。但我們感興趣的似乎不是這些繁文縟節的東西,我們只想分到屬於自己的那幾個煮雞蛋。可是,不知為何,牡丹跟丁香的味道卻如魔般注入我幼小的記憶之中。只要春暖花開的季節一到來,只要聞到丁香花那濃郁的香氣,我的心就會飛回到童年的夢境中啦!一直喜歡辛曉琪的《味道》,想念一個人無處可逃,想念一個人苦無藥,想念記憶中曾經被愛的味道。歌里氤氳著一種詩意的惆悵,纏綿得令人心疼。味道,歷經歲月的打磨,逐漸散落在記憶的河岸,... ...

記得兒子降生滿月,妻把兒子抱到我的床上,讓我 爺兒倆睡,可是,讓我頭疼的是這個叛逆居然跟我怒目而視,好像是幾輩子仇人似的,哇哇大哭不止!我只好作罷,但是,小傢伙一抱進奶奶的被窩,居然睡得那樣安穩。後來,我才慢慢搞清,這是兒子不熟悉我的味道!看了【動物世界】,動物會把自己的體味留在各種地方,以標示自己的勢力範圍和轄區。一旦有異類闖入,它就會毫不客氣,將之驅除出境。同樣,動物也是通過氣味來辨識自己的子女,子女同樣用氣味找尋自己的母親。是啊!難忘那些遠如煙夢的過往,那些被時光的苔痕年復一年翻印成永恆而悠長的記憶的親情的味道,那溫馨體貼的鄉野味道,誰知,這美味其實是一種落地生根的愛。

我的故鄉盛產青稞酒,是青藏高原唯一的青稞酒的發源地。這裡釀出的青稞酒味道純正,醇香而清冽。住在青稞酒浸潤的這片熱土上,每每早晨散步郊外,就會聞到飄來的縷縷清香。那醉人的清香即使遠足千里之外,也會在夢裡醉倒。看來注定了我記憶中的味道是永遠也無法與故鄉的一切連線在一起。就如嬰兒的臍帶與母體。

酸、甜、苦、辣、鹹,生活的味道五味雜陳。等到自己成家立業了,方才知道。淚的味道,是鹹鹹的;藥的味道,是苦苦的;糖的味道,是甜甜的;朱古力的味道,是又苦又甜。但那必須是熱戀的時候。五味雜陳的人生味道必須是人到中年之後了。記得董橋說過:中年最是尷尬,天沒亮就睡不著的年齡,只會感慨不會感動的年齡,只有哀愁沒有憤怒的年齡。中年是吻女人額頭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齡,是用濃咖啡服食胃藥的年齡。中年是下午茶,忘了童年的早餐吃的是稀飯還是饅頭;青年的午餐那些冰糖元蹄蔥爆羊肉都還沒有消化掉;老年的晚餐會是清蒸石斑魚還是紅燒豆腐也沒主意;至於八十歲以後的宵夜就更渺茫了:一方餅乾?一杯牛奶?總之這頓下午茶是攪一杯往事、切一塊鄉愁、榨幾滴希望的下午那么,成功的味道、失敗的味道、戀愛的味道、友誼的味道呢?是和它們一樣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