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聊聊,好嗎【轉】

2019-02-22 05:49:54

作者:子聿

我們幾個大學時最要好的閨密又聚會了。幾個走過了青春卻還算不失美麗的女子,幾杯口味不同的咖啡,這畫面看起來極其美好。然而這美好卻來之不易。

小佳是我們中間最先升級當媽媽的。每次聚會前,她要先預定媽媽或者婆婆的空閒時間,然後打點好孩子的一切,奶粉、尿片、換洗衣物,通通要從城北的家中運到城南的老人家裡,再來赴約。小倩還沒成家,可卻最忙。她在電視台工作,說每次聚會之前的兩個晚上她都是徹夜不眠的,要把稿子全都趕出來。

我沒孩子,工作也不像小倩那樣忙,她們都知道,於是這個發來簡訊說:“妞,想你了。”那個在QQ里留言道:“我們多久沒聚會了!”然後我開始張羅,定時間,定地點,要考慮到每個人的不便。一次只有三個人的聚會要費盡多少周折,又有多少刻意,只有我清楚。

曾幾何時,我們不是這樣的。在宿舍的公共衛生間,每人蹲在一個格子裡,用衛生紙堵住鼻子,然後話題開始。昨晚某專業的某男生在大操場向某女生表白了;今早某寢室的某同學又逃了系主任的課……或者,深更半夜,突然有人坐起來哇哇的哭,其他幾個無法入眠,披著被子爬到她的床上,第N次幫她分析失戀的前因後果。

不久之前的一個晚上,老公從客廳的沙發上起來,走到書房,對已經在電腦上看了四集電視劇的我無比鄭重地說:“我們聊聊吧。”

在他這句話脫口之前,我們已經有整整三天沒有隻言片語了。三天前的那個晚上是一場歇斯底里的爭吵,爭吵的原因是一個極小的誤會。隨著一個朋友的電話打進來,誤會消除,但大家都懶得再解釋,也懶得原諒。於是,沉默就開始了。細想來,沉默早已是我們的家常便飯了。

幾年之前,我們不是這樣的。

那時候,我們最害怕的事情便是手機沒電,身邊發生的每件事都要第一時間向對方匯報,好像這訊息過一會就要變涼不好吃了一樣。即便如此,下了班還是有說不完的話。那時候,我們從不說“我們聊聊吧”。

每周五一到,我又要準備去婆婆家了,這是個比上班都要累的下午。只有我與婆婆兩個人在家準備晚飯,其間免不了要聊些家長里短。可婆媳之間的對話,哪一句都要深思熟慮,還要露著笑臉。

戀愛之前,我們不是這樣的。我媽與我婆婆是多年的好姐妹,之前我一直叫她“張姨”。記得那時候,我媽總是看我不順眼,絮絮叨叨的。每當我不耐煩了,我就去找“張姨”解圍。“張姨”當真是好人,我的懶惰與任性在她眼裡都成了可愛,她幫我教訓我媽,然後再數落自己兒子的不是。後來,我和“張姨”的兒子戀愛了,我的懶惰與任性就變得沒那么可愛了,她兒子的缺點她也不再提及。

忽然有那么一天,聊天成了一種儀式。原來可以在衛生間裡天馬行空,現在一定要在音樂和咖啡的氛圍里才能說上幾句;從前可以毫無主題地煲上一個小時的電話粥,如今卻非要在吵架之後才想起說“我們聊聊吧”;曾經可以那樣地心無芥蒂,今天卻彼此防備……

聊天本是容易事,又何必大動干戈,隨便聊聊,好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