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手札臨習攻略(之二):偏旁部首(上)

2019-03-07 01:06:50

作者:陶鈞【百度百科】

1. 單人旁

在米芾的《清和帖》中,“傾”、“仰”二字相連,都是“單人旁”,卻處理手法不一:“傾”字為左中右結構,中、右兩部分分量較重,故“單人旁”較粗重,豎筆加長,以求相稱。“仰”字右側點畫較少,故將“單人旁”收斂,而在字的末筆著力,加長加重,成為主筆。↓↓↓

就這兩個字的關係來看,兩個“單人旁”連續出現勢必要因勢利導,避免雷同。“傾”字“單人旁”以重起輕收寫撇;“仰”字則反其道而行之,輕起重按。豎筆的寫法也是同樣道理,一長一短,不唯起筆輕重有別,長短、向背、姿態、收筆都是各有千秋,各擅勝場。而米字於“單人旁”的處置手段於此可見一斑。

2. 雙人旁

“雙人旁”的寫法與“單人旁”類似而稍繁,兩個撇筆往往連寫,如《張都大帖》第一行“德”字。↓↓↓

而有些字的“雙人旁”行筆迅疾,被簡省為點與豎提的組合,近於草法,如《鄉石帖》中的“得”、“復”二字。雙人旁被簡省為點與豎提的組合。↓↓↓

還有更為簡率的寫法,如《彥和帖》第五行“復”字,徑以豎提代“雙人旁”,此是草法,而其右半則是行書結構。左草右行,半草半行,草行相參,是米芾行書的常見手法。↓↓↓

3. 兩點水旁

“兩點水”大都近似楷書,兩筆分開,一點一提,須顧盼有致,見《臨沂使君帖》中“況”字。↓↓↓

4. 三點水旁

“三點水”寫法多變。有三筆獨立者,如米芾《清和帖》中“清”字,初看形近楷法,但前兩點以收筆挑出,出鋒處指向下一筆的開端。↓↓↓

又有首點獨立、第二三筆相連帶的處理,如《三吳詩帖》中“湘”、“酒”二字的處理。“湘”字三點水的第二點勾出牽絲與提筆相連。“酒”字的第二點則無完整點的形態,而是稍加頓挫之後,肯定而沉實地下行,類似豎筆的寫法,至提筆的起筆處頓挫轉向,向右上挑出。↓↓↓

在《叔晦帖》中,“洞”字三點水的寫法又有不同。其特點在於第二三筆緊密相連,起筆處欲右先左,然後略下壓,轉右行,漸又轉向左下,既而回鋒,向右上挑出,整體上形成了S形。起筆以虛尖逆入,形似蟹爪。這也是具有鮮明米氏風格的筆法。↓↓↓

5. 豎心旁

“豎心旁”的筆順是先左點後右點,然後寫豎筆。變化一般不大,只是兩點的姿態或側或立,與豎筆或離或合。見《清和帖》中“悚”、“惟”二字。↓↓↓

6. 提手旁

在行書中,“提手旁”的三個筆畫往往連帶。例《李太師帖》中的“批”字,起筆順承上一個字的收筆映帶,逆入回鋒,又向右上行筆,轉向作豎,向左出鉤,提而復按,再向右上提筆,完成“提手旁”的寫法。三筆無明顯斷筆處,通過使轉提按調整筆鋒。↓↓↓

在這一偏旁的處理中,有時三筆獨立,並無明確的聯屬,但其內在的筆勢也要一以貫之。如《三吳詩帖》中的“提”字。↓↓↓

7. 絞絲旁

《臨沂使君帖》中“納”字的“絞絲旁”輕入重按,轉向。或方或圓,有輕重、形態及疏密之變。《彥和帖》中“給”字作三撇三折,行筆有力而勻稱,最後提筆與右側長撇重疊。↓↓↓

8. 木字旁

“木字旁”較為多見,大體分為左撇、右點獨立書寫和左右合為一筆兩種寫法。《張都大帖》第二行“榆”、“柳”二字即為第二種寫法。↓↓↓

用筆需要注意的是:“柳”字的“木字旁”先寫橫豎二畫,然後由豎筆處中間偏下位置出撇,並不提起,而是稍按筆回鋒,提筆向右上出鋒。在這裡,撇和點被處理為撇和提,而且兩筆重疊,看上去僅像是一個提筆,容易產生誤會。其用筆方法不可不知。

9. 言字旁

“言字旁”寫法較多,依其形態或近於楷法,或近於草法,處理不一。

近於楷法者,如《叔晦帖》第五行“記”字,其第一點、第三橫基本獨立,但起駐筆角度長短動態有別。“口”部略草,省去了末筆短橫。↓↓↓

簡約一些的處理則是將下面兩橫一口合併為豎提,如《三吳詩帖》中的“論”字。↓↓↓

再簡一些,也可以把第二橫與以下筆畫連寫,變作點、橫、折、提的連寫,接近目前簡化字的寫法。如《李太師帖》第三行的“謝”字。↓↓↓

也有比較特殊的處理,帶有米芾的個人特點。如《篋中帖》中第六行“論”和第七行“許”二字,即是在前述的簡約寫法上加寫一個橫點,在《集王羲之聖教序》中有類似處理。↓↓↓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