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殘缺的身影

2019-03-12 02:23:18
我從睡夢中跳將起來,氣急敗壞的打開電燈。
茶几上的那盆花正對著我傻笑,一隻碩大的蟑螂悠然自得地牛飲著茶。
我把花盆端去陽台,茶杯反扣。然後沖個涼水澡,打開電腦。
這該死的夢,總是在我剛睡著時就跳到我眼前。我在夢中極力的想去抓住,遺憾的是只留下我滿身的大汗。
一道殘缺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模糊不清,卻又美麗動人,活靈活現的!正當我張開雙臂去擁抱她的時候,她卻隱身在黑夜中,只殘留下一縷縷清香!
我只得無奈的打開電燈,在屋子的每個旮旯角落裡尋找,卻一次次的讓我失望。
失望,並不代表一無所獲。至少,就連地面的一粒塵中,都有這道殘缺的身影,只可惜殘缺得不堪入目,我抓不到一絲真實!
然我依舊慶幸此夢入我心,至少在一片慘白的世界裡,點綴了不一樣的色彩。就好像茫茫白雪上,一滴血就成了一個傳奇。可能在很多年之後,你忘記了曾經的成片潔白晶瑩的雪花,卻偏偏記住了這殷紅的一點,是那樣的醒目,鮮艷,如同在心裡又重新活了過來!
狂風吹響了破舊的門窗,窗外那株凋零的大樹正撕痛著掙扎。誰也擋不住秋風如刀,如時間一般會在你的額頭刻滿了皺紋,在你的心臟上寫滿了一首首亢奮或者憂鬱的詩歌。每個人,都是生命的過客,在這短暫的旅程中,我們掙扎著想活出精彩,於是我們都不遺餘力的去追逐著,追逐著……
手指夾著的香菸燒得皮膚滋滋響,我從椅子上站起來,來來回回的在房間裡度步。我想把這一道殘缺的身影復原!
整個屋子都浸沉在輕音樂《春江花月夜》里,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上了它。其實,只要自己不把自己當作神經病,那么在深夜,緊閉門窗,調低音響,讓音樂若隱若現若即若離的飛舞,也不失為一種殘缺的陶怡情操的方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