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怒殺姦夫的兒子結局:母親面前遭車裂而死

2019-03-08 11:48:48

君臣三人的快樂時光,一直延續到六年之後夏姬的兒子夏征舒18歲學成歸來之時。

史書記載,夏征舒生得長軀偉乾,多力善射,頗有乃父之風。陳靈公為了取悅夏姬,立刻任命夏征舒承襲了他父親生前的所有官職與爵位,成為陳國的司馬、卿大夫,執掌兵權。

夏征舒因感激嗣爵之恩,一次在家中設宴款待靈公。夏姬因其子在座,初時還知道略避嫌疑,等到酒酣耳熱,便了無禁忌了。君臣之間又互相調侃嘲謔,放浪形骸,毫無人形。夏征舒年輕、正直,對他們的醜陋表演,深惡痛絕。便起身離席,退入屏後,潛聽其言。三人便對夏姬動手動腳。靈公居然當著夏姬的面,對儀行父說:“征舒軀幹魁偉,有些像你,莫不是你的兒子?”儀行父笑道:“征舒兩目炯炯,極像主公,是主公的種無疑。”孔寧從旁插嘴:“主公與儀大夫年紀輕,生他不出,他的爹爹極多,是個雜種,便是夏夫人自己也記不起了!”三人說完,得意地拍掌大笑。

夏南對母親的穢行,早已憤怒在心。每次聽說他們聯袂到株林來,夏南耳邊就自然想起了那首諷刺的歌謠,猶如無情的尖刺刺傷他純潔的心靈。他想報復,只是礙於君臣倫常,無可奈何。因此往往託辭避出,眼不見為淨。此時夏南聽到君臣肆無忌憚的調笑,奚落,把一個男人的忍耐度推向了極限。一時羞慚得無地自容,不禁怒火中燒,血氣上涌。羞惡之心再也難遏,便藉故將夏姬叫出,鎖於內室,自己從便門溜出。找來家中的武士射手,自己也戎裝披掛,團團圍住府第,口中大叫道:“快拿淫賊!休要走了這三個無恥之尤之徒。”

靈公三人還在滿口腥穢,耍笑弄酒,聽到人聲嘈雜,始感到大事不好。陳靈公跑入內室,企圖向夏姬求救,哪知門已上了重鎖。他慌不擇路,急向後園奔去。早已被羞辱的怒火騰騰燃燒著的夏南,一路緊追不捨。靈公跑到東邊的馬廄,想從矮牆上翻過去,夏南彎弓搭箭,颼的一聲,卻因緊張,沒有射中。靈公嚇得膽都破了,急忙鑽進臭氣熏天的馬廄,意欲躲藏,馬群嘶鳴不止。他又撤身退出,夏南剛好趕到,一箭射中靈公當心,淫亂一世的靈公即刻死於馬廄之下。

孔、儀二人,見靈公東奔,知道夏南必然追趕,就向相反方向逃跑,從狗洞裡鑽出去。也不敢在陳國呆了,一直南奔,倉皇逃到楚國避難去了。

這件事發生在公元前599年的夏天,這時的夏姬,已是36歲的人了。

夏南隨即率兵入城,謊稱陳靈公酒後急病歸天,立世子媯午為君,史稱陳成公。當時周室衰微,諸侯國稱王圖霸成風。夏南弒君,實力雄厚的諸侯國都認為自己有義務伐“不義”。夏南害怕諸侯國興師討伐謀逆之罪,就請陳成公依附晉國,尋求保護。這也是當時小國自保的方式了,但也很容易成為大國之間政治交易的犧牲品。

自古姦情奪命。夏姬的淫蕩,最終給她的親人和她的國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孔寧和儀行父二人,隱匿了與夏姬集體淫亂的細節,只說夏南弒君,是犯上作亂,人神共憤之事。強烈要求楚莊王為他們做主,他們知道帝王軟肋,“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因此鼓動如簧之舌,極力描述夏姬的美貌,床上功夫是如何的了得,說得楚莊王春心搏動。當時楚國有一位大夫名屈巫的,儀容秀美,文武全才。數年前出使陳國時,曾偶遇夏姬出遊,被夏姬的美貌氣質弄得神魂顛倒。也頻敲邊鼓,力勸莊王興師,他有自己的小九九,就是想藉此擄取夏姬。而此時的楚國已經由被人鄙夷的蠻夷之國變成了實力最強的春秋五霸之一,楚莊王野心勃勃,正與秦穆公晉文公爭奪霸主之位,同時也惱恨陳鄭等中原小國三心二意,表面附楚,背後卻與晉暗通款曲。早有攻滅陳國,展示霸權的計畫,只是沒有藉口。現在好了,聲討“亂臣賊子”,恰是一個理想的發動戰爭的堂皇理由,其它諸侯國也不好說什麼了。

本來,夏南弒君,陳國的民眾也不大計較,因為大家都知道陳靈公荒淫無道,民望極差。但面對外敵入侵,也做殊死抵抗,終因國小力微,不是強楚敵手。更何況陳靈公雖然是無恥之徒,總歸還是國君,夏南弒君是不爭的事實。大臣們便把一切罪名推在夏南身上,打開城門,與楚軍簽訂城下之盟。大夫轅頗遂帶領楚軍到株林去捉了夏南、夏姬等人,送到莊王跟前。莊王便在夏姬面前,把夏南施以“車裂”之刑,情形慘不忍睹。夏南死後,夏姬則被帶到楚國。陳國也跟著遭殃,楚莊王殺了陳成公,把陳國的土地和臣民併入楚國的版圖,變成楚之一縣。楚莊王召見夏姬,見她顏容妍麗,對答委婉,語言詳雅,不覺心志迷惑,為之怦然,欲納為妃。

而被夏姬迷住的,何止莊王一人,還有朝中重臣屈巫,平陳將軍子反。這一切只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夏姬確實有著不同凡響的美麗。她的魅力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在發生作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