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鳴鶴唳本無意,不知下有行人行

2019-04-03 05:23:22

東坡赤壁素有“風景如畫”之美譽,位於古城黃州的西北邊。因為有岩石突出像城壁一般,顏色呈赭紅色,所以稱之為赤壁。
趙慕媛
現任飛聲文創與媒體公司總經理、新加坡新躍大學客座講師、資深媒體人。曾在新加坡《聯合早報》《新傳媒集團》、香港《亞洲周刊》等平面及廣電媒體積累二十餘年實幹經驗,采、編、寫大量政治、文化與學術的深度報導;文化與中國學術專線記者;長期撰寫副刊專欄;擔任過新傳媒集團新聞與時事部電視節目策劃和主編、在廣告界亦積累多年的創意與文案策劃經驗。

930年前,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謫黃州,責授檢校水部員外郎黃州團練副使,蘇軾因此在黃州居住了四年零四個月,也就是五個年頭。謫居黃州的五年,是他文學創作巔峰的五年,是他實現了由蘇軾向蘇東坡嬗變的五年,也是他精神世界由失落到升華的五年。五年來,蘇東坡在這裡寫下了《赤壁賦》《後赤壁賦》《念奴嬌·赤壁懷古》等千古名篇,創造了光耀千古的東坡文化。東坡文化已成為黃州的文化符號,黃州也成為蘇東坡的精神地標,成為東坡文化重要發源地。
本次東坡文化國際論壇是國家紅色旅遊協調工作辦公室、湖北省政府和黃岡市政府等單位舉辦、光明日報《光明講壇》協辦的一次重要的國際間交流與合作。大家圍繞“共同研究和探討東坡文化的淵源及其影響,把黃岡城區建設為東坡文化名城的構想”這個主題暢所欲言,提出了很好的建議,特別是趙慕媛女士、內山精也和何學善先生的精彩演講,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赤誠純淨的東坡居士,從貶謫黃州初期的窘迫拮据,困頓自嘲,到回歸田園之後的務農之樂、閒適之怡、賞花之趣、養生之得、禪修之悟,歷經身心與靈魂的大修煉,最終得以在僻遠幽深的黃州,和蒼茫宇宙的奧秘不期而遇、心領神會,揮灑出或空明澄澈、或激越奔雷的恢宏巨作,傳誦千古。將蘇軾的神韻氣度,轉化為必須長年累月、細緻經營的文化產業,是一個大工程。
曠世奇才 千古傳誦
蘇軾(1036—1101),眉州眉山人,字子瞻,自號東坡居士,生卒於北宋,散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歌與“李、杜、韓、蘇”並列;詞風被尊“豪放派”鼻祖;書法則為宋代“蘇、黃、米、蔡”之首;為文人畫派健將,開創玉局法,是中國乃至東西方歷史上才情多樣、思想豐盛、體裁絢繁,兼實驗精神最為廣博齊全而又高超精湛的大文豪、大詩詞家、大書法家,為後世留下諸多千古傳唱的精妙作品,至今仍讓人吟誦再三。
他於詩、詞、賦、策、藝、論遊刃自如,亦精繪畫之藝、黃老之術、煉丹之繁學;
他醉心修習養生健體的瑜伽經年,並對美食烹調以致鄉果野蔬時刻飽含甘之如飴的愉悅之情;
他雖不如李白酒仙能暢飲不醉,但為酬酢交遊也好此杯,更進而親自試驗制酒,常常為箇中美妙的滋味而喜不自勝;
不論貧富順逆,他對周遭的景致和人事,永遠保持一份感恩激賞的心思;
他從政清正愛民,待人交友赤膽忠心,一生追求正道公義,而無怨無悔;
他當過高官,屈就過小吏,生性仗義疏財、直言不諱,不理會後果;
他焦慮天災惶惶令生靈塗炭,疾呼上書辨明方策、懇求朝廷的財貨馳援而聲嘶力竭過不知多少回;
他為解黎民之水深火熱,夙夜匪懈跟百姓一道,泥足並肩修堤築防;
他於貶謫受辱不得簽書公事、生計拮据時,也捲袖運鋤辛勤墾殖,到地里當個自耕自食的好農夫;
他一生不論榮華失意,高居廟堂或貶謫荒僻,待人交友皆一視同仁,無論漁樵僧道、士子藥師、鄉鄰翁嫗,在蘇學士眼裡心中,個個都是好人。
如此宅心仁厚的居士,如此忠國愛民的好官,如此才情橫溢的文豪,如此熱愛生命的凡人,當世後代,誰不心神嚮往?
對蘇軾的詩詞文賦、策論、書函、藝評,及蘇注《書經》《易經》《論語》,古今卓識高論者眾,賞析東坡居士浩繁如晨星的作品,喻其用詞造境、引典懷古情真意切、或幽思渺渺,或氣勢磅礴。其實, 這一切都源自東坡居士獨特的性格才情。蘇子才情,惟有融會了他自幼“奮厲有當世志”、“受性剛簡”、至情至性、悲憫仁厚、放逸曠達等等性情人格的殊勝因緣,最終才承啟轉化出渾然天成、真情流露的蘇體,讓後人擊節感懷。
自蘇軾“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名篇一出,千年以降,華夏兒女於中秋佳節,詠月思鄉緬懷故人,都會不約而同輕輕吟唱:“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首借月起興、寄情、抒懷、寓意的自然天成之作,早已成為最膾炙人口的中秋詞,被當代台灣有心的文化人譜成動聽的歌聲,經兩位歌壇天后:鄧麗君和王菲先後主唱,影響深遠。
而蘇軾一首盪氣迴腸、慷慨激越的《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也已譜寫為當代一闋雄風霍霍的藝術名曲。
蘇軾對待詩文藝論,原本就反對“夸奇鬥異”而力倡“味外之味”、“即俗為雅”,點出“街談市語,皆可入詩,但要溶化。”他一生神韻高超、赤誠純淨的文字情思,為書齋大學的經典教材,也是萬人傳唱熱愛的時代曲,東坡詩詞終於跨越精英文化與庶民文化的藩籬,提升了文學、美學、禪學精微宏博的動人意境。
出自東坡居士才具高妙、情致天然的諸多名章盛句多不勝數,皆琅琅上口,成就千古經典。與蘇軾同時代,“宋人云: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之旖旎艷情的柳永詞,而今安在?惟子瞻豪邁清麗的詩篇詞風,千年猶不朽傳唱!
東坡居士同時體現曠放豁達的道家與憂國憂時的儒家精神,林語堂先生就確切形容蘇軾是“不可救藥的樂天派、偉大的人道主義者”;李澤厚先生對蘇軾的評介中肯概括,認為蘇軾作品表現一種“人生空漠之感”,“在美學追求的是一種樸質無華,平淡自然的情趣韻味”,“反對矯揉造作和裝飾雕琢,並把這一切提到某種透徹了悟的哲理高度。”李先生進一步直稱蘇軾“更能代表宋元以來已吸取了佛學禪宗的華夏美學。”
趙宋王朝(公元960—1279年)在國家面臨強敵而內部萎慵懈怠的局面下,宋朝的物資、商貿、科技卻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人類多項重大發明包括火藥、磁羅盤、船尾骨舵、風車、天文時鐘都出現在宋代;當時贈給世界大禮的“中國技術與發明,成群結隊而來”,包括曾公亮著《武經總要》(1044年);蘇頌製作當時最精良的天文儀器渾天儀,是世界天文史第一座以時鐘來運轉的觀測儀器,著作《新儀象法要》並繪製天文“星圖”(1088—1094年);秦觀著《蠶書》(1090年)詳述世界最早的紡車和傳動帶;南宋時期高宣製造蹼輪戰船(1130年左右),歐洲遲至十六世紀中葉才在巴塞隆納展開相關試驗。
也許就是這樣一個藝匠能人輩出、試驗造奇紛繁的宋代,為蘇軾這活潑精深的大心靈營造了創造的氛圍,在詩詞文賦論注之餘,也熱衷鑽研書畫、深習瑜伽,試驗制酒、百般煉丹,而自得其樂。
黃州謫居 皇皇巨作
“心似死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歷任鳳翔府簽判、杭州通判、知密、徐、湖各州後,元豐三年(1080年),蘇軾時年四十四,終因“元佑黨人”“烏台詩案”的牽連而出京,貶謫黃州,於二月抵達任所,當一個“不得簽書公事”的團練副使。
蘇子初到黃州即不停自嘲:“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
雖言生活困頓,生性樂觀的蘇軾閒來仍然遠近眺望,賞梅、賞海棠、賞牡丹,並作詩痴寫海棠,“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畫苦幽獨。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同時更借“雨中有淚亦淒倉,月下無人更清淑。先生食飽無一事,散步逍遙自捫腹。”自喻氣節高秀,兼笑侃一番。
團練副使微薄的俸入維持不了家口生計,聰明的蘇子馬上想到賈耘的妙方且公諸於世:“初到黃……痛自節省,日用不得過百五十。每月朔便取四千五百錢,斷為三十塊,掛屋樑上。平旦用畫叉挑取一塊,即藏去。錢仍以大竹筒別貯,用不盡以待賓客……水到渠成,不須預慮。”蘇家每月把四千五百錢分三十日之用懸掛屋樑,每天舉叉汲銀,取完叉子藏起,幸有餘錢則記存撲滿式的大竹筒,自家痛省,只宴賓客。調侃戲謔,儘是東坡幽默!
在舊友馬夢得相助下,他覓得東岡荒地墾殖菜蔬以解家口之急,《東坡八首·並敘》對此有極詳盡描繪。“種稻清明前,樂事我能數”,他開渠引水、耕犁播種的辛勤之後,不僅有稻禾、菜蔬、麥田,東坡地還植上柳樹、茶樹、棗樹,享有盛名的蘇學士“自愍其勤”,忙於蓋農舍,築雪堂、立遠景亭,興致勃勃在壁上畫了林木川流的雪景。一切就緒,從此務農賞景、拈花品酒,一派悠閒的是,自號東坡居士。
一切復歸寧靜。居士的生活貧窮平淡、但快樂自由。中年的蘇軾被人生歷練淘洗,加以謫居“不得簽書公事”的閒適、黃岡幽遠深僻的環境、滾滾長江的拍岸驚雷,為蘇子這等大心靈與冥冥的交會感應準備就緒,許他在朗朗清澈之夜,泛舟詠嘆出宇宙間大氣磅礴、超然恢弘的巨構:《念奴嬌·赤壁懷古》《赤壁賦》《後赤壁賦》,以及《記承天夜遊》。這些黃州成就的名篇,究是老莊淡泊?抑或禪意了悟?後人剖析蘇東坡仕隱之矛盾,此刻儘是多餘。吟詠前後赤壁賦與《記承天夜遊》,當乘萬籟俱寂,物我兩忘沉浸於溶溶月色,其時宇宙蒼莽,心靈解脫,眾緣俱足於心神交會間,一切盡化空明、澄淨。
黃岡:東坡文化名城
黃州是蘇軾為官最久的地方,而黃州也成就了他千古傳誦的名篇,更是他一生貶謫宦遊中最美好的歲月。許多生活細節、思潮迭起、實景描繪,東坡居士都清晰化為章句,千年後捧讀,依然點滴心頭,飽含了我們親近這位大心靈、開展文化名城的重要提示。
1、生活長廊:院舍寺閣亭台
蘇軾在黃州,離我們今天已有930年之久,歲月輾轉,大多景物包括東坡農舍故居、雪堂、遠景亭,東坡岡耕地,今天思量已不復存,但包括禪智寺、定惠院、安國寺、承天寺在內的相關建築,都擁有重要的指涉內涵,是展現東坡文化值得信守的史跡實景;修新如舊,保留還原歷史建築與氛圍,既可增添深化城市文化的魅力和氣質,也讓旅人得以按圖索驥、撫今追昔,感受東坡居士在黃州生活的足跡。
2、田園風情:梅蘭菊竹柳杉
陪伴居士度過悠悠歲月的還有松、梅、竹、柳、杉、牡丹、海棠等花木。扶疏花木在蘇軾詩詞文章中大量出現,經他充滿感情的描繪,各呈風姿、栩栩如生。這個高度傳真的淳樸田園,是文化旅遊內容最讓人神思飄遠、休憩賞景的美好環境。
3、赤壁賞景 中秋節慶
節慶活動已成為推進旅遊業的主要手段之一,許多國家地區都選定符合都市特質的節日和活動,集中資源定期展現:西班牙驚險刺激的鬥牛節;好萊塢絢麗的奧斯卡頒獎禮;昆明繁花錦簇的花博;青島寫意酣暢的啤酒節;哈爾濱雪地風情的冰雕節等節慶,都是吸引大量境內外遊客的年度盛事,成功在於突出地域文化的獨特性,國家或市政府長年為城市作整體行銷,相關旅遊接待設施與配套也完善規劃,使這些節慶在世界旅遊坐標中脫穎而出,取得明晰的定位。
黃岡得天獨厚擁有赤壁磯,蘇軾許多傑作都是乘月色而起興,聽江水而寄情,泛舟詠嘆千古;如何改造擴建赤壁磯,開渠引水,讓遊人在充滿人文與歷史氛圍的美好情景中,和蕭飲酒、擊節長歌,又可融匯詩文、賞景、遊覽、文化等多項活動於一,節省遊客賞景樂游的時間精力,黃州赤壁應兼容並蓄、多加思考。
4、蘇軾紀念館
蘇軾一生的詩詞信札、藝文題跋,洋洋灑灑數千篇,聲名卓著的蘇體書法、繪畫,還有各代諸家的評價、筆記、註解、選集,版本繁多,廣思集成,永久展示,本身就是獨一無二的瑰麗寶庫。
歐美名人紀念館多開闢文化衍生品專售區,為館方開拓經費來源,同時滿足旅客對文化收藏的愛好,但做法精緻、高度專業。常見一般旅遊景點周遭聚攏無數同類但品質低下、缺乏創意的“文化產品”,收藏價值不高,也耗費人力財力。這方面的籌劃執行需要有詳盡的條例來規範行銷各方。
5、人間美味 佳釀飄香
好酒愛食的東坡居士,一生談及的飲食很多。他在黃州自西蜀道士楊世昌那裡取得處方,私家釀酒稱頌為“真珠為漿玉為醴,甘露微濁醍醐清”(《蜜酒歌》)。文化產業原是大概念,除了宏偉架構,更需要許多貨真價實的元素和設計來填滿;美食,是文化旅遊最叫人回味無窮的特色之一。魯迅故里的鹹亨酒家已開到京城。而今人人都知東坡肉,台北故宮最搶手熱賣的故宮寶物衍生品,就是翠玉白菜和東坡肉石。文化的力量,通過食材香氛最誘人。
6、養生修煉 醫道煉丹
蘇軾在黃州潛心修佛、瑜伽靜坐、參禪煉丹,深深自喜:“某近頗知養生,亦自覺薄有所得,見者皆言道貌與往日殊別。”可見居士勤奮練功修習之後,於道貌身體都很有進益,非常符合當代熱門的養生觀,只是養生書籍和推廣者近來良莠不齊,到底需不需要在上者設立監管與鑑別系統,仍無定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