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們的原則性

2019-03-14 11:11:35

唐寶民

傅斯年與陳寅恪交往很深,後來還娶了陳寅恪的表妹俞女士為妻,1942年,陳寅恪抵達桂林,傅斯年去信邀請陳寅恪到四川李莊,出任當時設在李莊的史語所專任研究員,陳寅恪以身體狀況不允許為由謝絕了。

史語所的上級主管單位是中央研究院,當時主持中央研究院工作的是總幹事葉企孫,葉企孫提出聘任陳寅恪為史語所專任研究員,但陳寅恪可以不來李莊上班。沒想到,這個提議遭到了傅斯年的強烈反對,傅斯年表態說,既然任專職,就必須按照研究院和史語所的規定來所里上班,如果不能來,那就不能長住桂林遙領工資。葉企孫親自找傅斯年溝通,堅持要聘用陳寅恪為專職研究員,但傅斯年一點不給這位上司的面子,毫不讓步,而且發表了一份聲明拒絕承認陳寅恪為研究員,還去信向陳寅恪說明他這樣做的道理,陳寅恪也表示理解,並謝絕了葉企孫的好意,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北大、清華、南開三所大學遷到長沙,組成長沙臨時大學,次年又南遷至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

當時的雲南省政府主席是龍雲,作為權高位重的封疆大吏,龍雲對西南聯大在人力、物力、財力等各方面給予了很大支持,作為校長的梅貽琦很感激。龍雲的孩子當時報考了聯大附中,但沒有考上,他就想找梅貽琦走走後門,讓梅貽琦關照一下破格錄取。有一天,他特地登門拜訪梅貽琦,請求梅貽琦對孩子給予關照。梅貽琦沒有馬上表態,而是留龍雲在家裡吃飯,並請聯大教務長潘光旦作陪。在酒席上,梅貽琦請潘光旦派老師晚上為龍主席的孩子輔導功課,以便孩子明年再考,並言明老師的家教費由龍雲出。龍雲一看梅貽琦這樣堅持原則,也不好再說什麼,就爽快地答應了。

梁實秋先生到台灣之後,在台灣師範學院(後改為台灣師大)英語系教書,併兼任英語系主任。他有兩個同學,一個是清華時的同學,另一個是留美時的同學,英語基礎比較好,所以,梁實秋就找到當時的院長劉白如,向他推薦這兩個同學,請劉院長聘請這兩個同學來校任教,劉院長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將那兩位同學聘請到了學院來教英語。但第二年暑假的時候,梁實秋又找到劉院長,要求下學期不要再續聘那兩個同學了,劉院長很不理解,梁實秋便向他解釋說,兩位同學教學水平的確很高,但責任心太差,對學生不負責。原來,在梁實秋的心中,學生的學業是大事,要遠遠高於同學之間的情誼,為了學生的學業,他寧肯得罪老同學。

以上三位大師,之所以堅持自己的態度,其實是道德操守使然,是他們身上堅定的原則性的一種表現,無論是誰,哪怕是好友親戚,也必須按章辦事,不能打破規則。此舉看起來似乎有些不近情理,但卻讓我們看到了大師們身上人格修為的閃光之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