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靜思

2019-03-30 07:12:16

靜思

這是周末,冬天的天氣,天陰沉沉的,極悶人。外邊很冷,出去一會兒,就凍的人打顫。早上早起來,吃過了飯,就只有一直呆在爐子邊烤火,無聊的很,書只有從別處借的一本,很快看完了,沒事可乾,就有看電視,從早上九點多,一直就這么看到下午兩三點。到了煮午飯的時間,又煮晚飯吃。這是呆在異鄉的算是愛人的家裡吧!一切都由人家做主,包括生活的安排以及一切一切,我無力去主宰自己什麼。

從年初抱著一腦子的對愛的真誠和美好的幻想,偷偷地從家鄉上百里路地追到異鄉。一年來,在這比家鄉更悽苦的地方,所經歷的悽苦生活,心也由當初的火熱,漸漸地涼了,當初的熱情也一點點地不復存在。幻想的愛,與當時的浪漫美好也一點兒不想。但是,又無法擺脫。此時,彼此間已由我當初的滔滔不絕,到此時的沉默和無話可說。因為一切說了也是白說,得不到任何人的回應,一切想也是白想,承受不住無奈的現實。

於是,就只有在這冰冷的現實中,如被牢籠套住一般,也更如一頭被套上了繩索,在犁溝里拉著生活的犁。

我不明白,人的生活,有什麼比沒有希望更讓人苦疼和鬱悶的了,為了生活而生活。

難道,愛,是浪漫的,在現實生活中,都要把人一切美好而浪漫的幻想擊碎,去適應生活,去被生活降服,做一個沒有理想,為生活而奔忙,為生活而活著的僵死的軀體嗎!

如果果真如此,寧肯放棄所謂的愛與婚姻。一個人過雖不免孤單,淒清,但是,卻有更多的自由,與活力的空間。

人在活著的時候,不是人選擇了生活,而是生活選擇人,把人由一個個活潑的,充滿朝氣與希望的人,逼到無望的路上去,有時不得不犧牲自己最大的愛好。

活人,有時真的很無奈,只是在面對現實婚姻的時候,尤其是無錢,又無權的男人在此時的社會裡,尤其好上的。這現實的婚姻會捆住人,會破壞人的夢。

如果人都不成家,可該多好啊!

冬天的日子,哪也去不成,倒並不可悲與苦疼,苦疼的是心死,與活在這無望中。身冷,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連這,心和身都隨著這季節而越來越冷下去。沉到沒有一點兒希望中去。倒十分的懷念那過去的那些一人度過的,雖孤單,充滿了煎熬與相思,但卻又有十分的自由,和一腦子的夢想和希望的日子了。

2002年12月14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