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哪,人在哪,錢在哪

2019-03-13 16:20:53

本文配圖選自電影《等風來》,一群各種各樣的人去尼泊爾旅行,井柏然和倪妮主演,美食專欄作家程羽蒙、想要“尋找人生意義”的富二代王燦、剛遭失戀的大學畢業生李熱血一行人尋找“幸福之旅”,旅途中的故事,有狗血有溫情

這是我參加過最爛的旅行團。

2009年元旦,印度還是非常小眾的路線,出於安全考慮,我生拉硬拽了好友,報了團從廣州出發,到機場就傻眼了:現場一共8個人,4位去印度拜佛和買藥的上海阿姨,兩個結伴的江西攝影愛好者,還有我們倆。

因為人少,沒有領隊,一個墨鏡男來收35美金小費。

我們以為這個團只有這么點人的時候,走過來兩個閃瞎人眼的男人。

一個50多歲,戴著鑲鑽金勞,無名指一顆很大的方形鑽戒,箱子是RIMOWA銀色classic flight,H扣腰帶,我試圖從他身上找出一件非名牌爆款,但失敗了,大叔渾身上下充滿去印度揚我國威的氣場。

另一個是年輕男人,清俊斯文,看上去像大叔的秘書,全套比土豪低一個水準的名牌控。

他倆站在旅行團里,像一對金主。

人到齊出發,因為陌生,彼此都很矜持,大叔和秘書上飛機就不見了,他們現場升了頭等艙。

到達新德里,情況比想像還糟,導遊不靠譜,遲到20多分鐘,中文很爛,嬉皮笑臉介紹自己的中文名字叫“蓮花”,有兩個女朋友。四位阿姨被黑熊一樣的“蓮花”嚇住,接下來6天要跟這樣不正經的人在一起安全感頓失,她們磨磨蹭蹭大聲抱怨,商量要不要聯繫旅行社退錢回國。

將近6個小時的飛行其他人精疲力盡只想到酒店休息,阿姨們還在不依不饒地討論,大家都很煩躁,這時,土豪發話了:“我們聚在一起就是緣分,小杜是我秘書,名牌大學畢業,英語講得好,你們不要怕,沒有領隊小杜就當個領隊,去跟導遊談條件,不讓大家吃虧,出來玩講得是心情,錢花了心情還不好,你們虧大了。”

他的陝西話振聾發聵,全面壓倒阿姨的上海話,所有人乖乖地跟著有領袖氣質的土豪去酒店。

只有小杜,心情很複雜的樣子。

一出機場大門,寒風凜冽,土豪一個激靈,問小杜:“這不是熱帶嗎,怎么這么冷?”小杜苦著臉:“跟你匯報過印度北邊和國內冬天差不多冷,你不信,就帶了春秋天的衣服。”土豪揮揮手:“明天買!今晚暖氣開足。”

蓮花導遊用不利索的中文表達:我們的空調是單冷。

土豪沉默了,他的金錢被現實打敗,落寞的樣子很反差萌。

我默默遞過去兩張暖寶寶:24小時發熱,先湊乎一下。

他撲閃著大眼睛:你咋辦?救人先顧己。

我眼一翻:我有熱水袋。

土豪齜牙一笑:姑娘人好,明天我買東西謝你。

我咧咧嘴:我要貴的。

他哈哈哈:謝人當然要買貴的,我最討厭不講錢只談感情的慫人。

我文藝的心一驚。

接下來幾天,土豪果然信守承諾,小杜當了臨時領隊,對“蓮花”補缺補差威逼利誘,維持了這次旅行的基本水準。四位阿姨在小杜的幫助下買到了藥,還有兩位專業攝影師幫忙拍照,心滿意足。

人在異國他鄉,脫離了固有環境,心情放鬆心無芥蒂,想著沒幾天就散落天涯或許再不相見,也願意說點真話表點真情,所以整個團其樂融融,每天都很歡實。

小杜顧不上的時候,土豪就跟著我,穿著好不容易在冬天的熱帶地區買到的名牌棉襖,他給我和小夥伴買吃喝,我們給他講解景點,彼此都覺得很划算,返程前一天,全團到新德里購物補貨。

土豪突然指著VERSACE范思哲店裡的美杜莎頭像問我:這個女人是誰?我雖然才華橫溢,但難度在於怎樣對一個土豪講清楚希臘神話。

我考慮了一下,問他:你看武俠小說嗎?

他興高采烈地搗頭。

我說:這個女人叫美杜莎,是希臘版李莫愁,她愛上一個男人,結果被別人拆散,她傷心欲絕,像白髮魔女一夜白頭一樣,她的頭髮變成了蛇,她成了蛇髮女妖,她發誓要報復,就去勾引其他男人,所有和她目光對視過的男人都會變成石頭……

土豪打斷我:太瘮人了。你們小姑娘,就容易為愛情想不開。

我看他一本正經感慨的樣子很搞笑,故意逗他:

給你講個故事,有個跟你一樣的土豪,同時愛上兩個女人,一個是老婆一個是初戀。土豪快死了,把房產、現金、事業留給老婆,交代她照顧好孩子;然後把初戀叫到面前,顫巍巍拿出一本書,裡面夾著一片發黃的樹葉,土豪拉著初戀的手淚流滿面,說,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掉在你頭髮上的樹葉,我珍藏至今,這是我最珍貴的東西,送給你。

你說,土豪究竟更愛老婆還是更愛初戀?

我面前的土豪一拍大腿:腦子壞了!當然更愛老婆,只有小姑娘才會被這種事感動吧?我老婆說了,心在哪,人在哪,錢在哪。光說心裡愛你,人和錢都不在,算個屁。

我不屑地撇撇嘴:說得好聽,心在哪人在哪錢在哪,你到印度怎么不帶你老婆?

土豪點支煙:我倆結婚的時候都剛20歲,公司是兩個人一起辦的,她特別能幹,但是家裡總得一個偏向主外,一個偏向主內,後來她在家照顧兒子女兒,犧牲很大,好在現在兒女大了,逐漸能分擔工作,我和她這幾年就是滿世界跑跑,沒去過沒吃過沒買過的東西嘗試一下,我們去遍了歐洲、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這次到印度她沒來,因為實在吃不慣印度的咖喱,我才報了團帶小杜來,你看,我買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給她的。

我想起,土豪一路買的包,確實都是女士的。

他把煙掐滅,慢慢地說:你說的書和樹葉,能吃嗎?能喝嗎?不能。吃喝是基礎,基礎都沒有,有什麼愛情?讓我看,所謂男人的成功,就是20年後你還做著同一家企業,20年後你身邊還站著同一個女人,你的事業和感情都是長久的良性的發展。但這些,男人年輕的時候不太懂,老覺得別人混得好,別人的老婆好,光知道說好聽的,你們女人就吃苦了,感情不光是說得好聽,更是做得好看。

我被土豪的深刻驚艷到。

他在購物袋裡掏半天,摸出一個小小的香奈兒紙盒:用了你那么多暖寶寶還有叫不上名字的東西,我買了個卡片包表表心意,你跟我女兒差不多大,不要有心理負擔。你看,夠貴吧,有誠意吧,記住,錢也是一種誠意,不捨得為你花錢的男人和女人,都不會給予你太多實質性的幫助,更不要提樹葉了。

我從來不假客氣假矜持,接過小盒子,沖土豪揮揮:謝了。

土豪豪氣地擺擺手:小姑娘,支持香奈兒活到今天的,不是你這樣傳承了她精神的女人,而是我這樣為女人買了她的包的男人。

哈哈哈。

我笑死了。

這原本是我參加過硬體最爛的團,因為不同的人,而成為一次特殊的經歷。

心在哪、人在哪、錢在哪,未必是向你要心、要人、要錢,而是要兩個字:“捨得”。

捨得的人,才會對別人好;捨不得的人,對自己都是苛刻的,何況對他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