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和西風(八)(完) [ 晨楓]

2019-02-25 02:37:26

步槍的發展離不開子彈的發展。從某種意義上說,北約5.56毫米彈已經成為西方步槍發展的瓶頸,各種加大威力但口徑依然小於7.62毫米的新子彈正在不斷湧現。但子彈發展的另一個方向是超越常規思路,這裡面有幾條思路。一是使用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即所謂APFSDS,用金蟬脫殼的辦法,增加向前的動量,使飛鏢一樣細長的子彈打到駭人的速度。Steyer參加美國“先進戰鬥步槍”(Advanced Combat Rifle,簡稱ACR)的槍口初速可以達到1500米/秒,飛行到1000米是還有1200米/秒的存速。由於飛行時間大大縮短,在通常的戰鬥距離(300米以內)提前量都不需要考慮。但只有1.8毫米直徑的特別細長、輕小的飛鏢在側風下的穩定性有問題,射擊精度還不及5.56毫米彈。另外,APFSDS的成本太高,作為大量消耗的步兵彈藥,連美國也受不了。第二條思路是霰彈,子彈出膛後,在一定距離上釋放出幾個小飛鏢,用一定的散步達到更高的命中率,但實際試驗證明,效果並不像理論上那么好,同樣有輕小飛鏢的問題。第三個思路則是無殼彈藥,節約彈殼的重量,省卻製造彈殼但被大量拋棄的材料,又避免了卡殼的最大的隱患。但無殼彈藥的發射藥在高溫下的穩定性不容易解決,連續射擊後容易自燃。另外無殼彈藥的發射藥沒有彈殼的保護,在惡劣的戰場環境下,容易破損、受潮,影響使用。德國HKG11使用4.7毫米無殼彈,在柏林圍牆倒塌時已經接近實戰要求,但兩德統一的巨大開支使德國軍方對繼續投資失去了胃口,G11功虧一簣,最後由遠為簡單的常規G36代替。還有一個思路沒有太大的革命性,只是在材料技術上做文章,就是用塑膠做彈殼。塑膠彈殼可以大量節約金屬材料,簡化製造工藝,減輕子彈全重,在強度和耐高溫方面也可以達到要求,但塑膠彈殼的導熱不好,沒有了金屬彈殼在拋出時帶走熱量的效果,所以槍容易過熱。無殼彈藥也有這個問題。

幾種試驗性子彈,右面四種為無殼彈,其中右二和右一分別為G11用的4.7毫米彈早期型號和後期型號

美國的OICW屬於所謂“未來步槍”,打算將固定的槍榴彈發射器、常規步槍和火控系統結合在一起,精確控制步槍命中率和槍榴彈的定時引爆空炸,大大提高步兵火力,但太過笨重、昂貴

法國的PAPOP更加笨重、昂貴

在子彈沒有顯著進展的時候,變化就要來自步槍本身了。70年代開始,歐洲接連推出幾種無托步槍,其中AUGSA80/L85FAMAS相繼進入現役。這掀起了步槍的有托無托之爭。小口徑子彈在減輕重量的時候而威力不亞於中口徑子彈的訣竅在於更高的速度,而更高的速度來自於較長的槍管。現在車載和直升機載作戰要求步槍要短小,所以摺疊托和短管步槍層出不窮。但短管使子彈的初速下降,對小口徑子彈的威力是致命的。就這一點來說,無托步槍是有相當道理的,可以在不加長全槍長的情況下,加長槍管的長度,保證小口徑子彈的威力。無托步槍一般重心落在握把和扳機附近,全槍重量平衡較好,握持和射擊比較穩定,容易射擊精確。在各國軍界對無托步槍的質疑不斷的情況下,近年來好幾種新突擊步槍都是無托,如中國的95式、以色列的Tavor、新加坡的SAR-21、比利時的FN2000。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大量使用短管的M4所出現的問題,進一步證明了無托步槍的必要性。至於左撇子問題,FN2000採用向前右方拋殼的思路,不一定完美,但不失一個思路。無托步槍當然不是沒有問題的,除了外觀和習慣的問題外,無托步槍的左右手握持距離較近,拋殼口離臉較近,噪聲和熱量都較大。另外,無托步槍如果縮短槍管的話,全槍就前輕後重,不容易平衡。而且短管的無托步槍的槍托依然不變,縮短全槍長度的效果不像有托的短管、摺疊托明顯。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將無托步槍的槍托也縮短,增加伸縮托以適合需要全長槍托的需要?

奧地利AUG是第一種大規模列裝的無托步槍,由於全槍平衡好,槍管長,射擊十分精確。在澳大利亞陸軍列裝後,澳大利亞陸軍很快被迫調高神槍手的標準,否則人人都成神槍手了

AUG也是首先使用塑膠彈匣的,射手可以容易地看到裡面還有多少子彈留下

使用全長槍管的AUG的總長也和短管的有托步槍差不多

AUG也首先採用前握把,有利於控制連發射擊

很有意思的一對:MG3和AUG,一個是二戰時代MG42的後代,一個是“空間時代”的超現代的一代

AUG在澳大利亞部隊手裡在伊拉克經受了實戰

法國FAMAS是另一種著名的歐洲無托步槍,這張圖是第一次看到左撇子打FAMAS

這個超大的提把式FAMAS的一個特色

不過扳機護圈無遮無攔的,不知道是不是算一個失敗?這是法國精銳的阿爾卑斯山地步兵,那特別的貝雷帽和帽徽里的阿爾卑斯號角就是標誌

裝上瞄準鏡後,瞄準線之高和95式有一拼

比利時著名槍械廠家FN推出新的FN2000,總覺得比較脆弱,不大結實似的

FN2000的一個特別之處在於拋殼口,設在槍前部,左撇子使用時,熱氣和彈殼也沒有影響

以色列的Tavor也是無托設計

在探索提高步兵戰鬥力的過程中,美國和法國都研製了所謂“未來步槍”,在美國,這就是OICW計畫,將步槍和榴彈發射器結合在一起,並配備火控系統,可以在發射的瞬時裝定榴彈引爆時間,達到在敵人頭頂上空炸的效果。這是M16M203的符合邏輯的進一步發展,但整個系統重量太大,太複雜,成本和戰場可靠性都不現實,在短時間內大量裝備的可能性很小。

美軍對M16一直既愛又恨,恨的一部分就是因為M16不成槍族。在M16的老對手AK47形成槍族近50年後,M16依然不能形成槍族,這幾乎是不可原諒的罪孽。OICW計畫取消後,其中的步槍部分被簡化為XM8,作為單獨的一個新的計畫。XM8是按照美軍要求改進的HKG36,這本來可以成為美軍的第一個槍族,但XM8最後還是取消了,因為比M16的性能提高不足與彌補換裝成本。

OICW計畫取消後,其中步槍部分抽出來,單獨搞了XM8

這是HKG36按照美軍要求改進而來的,目的要形成突擊步槍、輕機槍、短突擊步槍等一個完整的槍族

落選的AEK971則繼承了AK的優良傳統,比AN94要簡單、結實、輕巧,精度和連發射擊控制也比過去的AK有很大的提高。難怪,這是卡拉什尼科夫的兒子Sergey Koksharov設計的。奇怪的是,父子怎么不同姓?

雖然步槍是裝備數量最大的武器,但和隱身戰鬥機、反衛星武器、戰場機器人什麼的相比,步槍和子彈是太微不足道的東西。然而,在機器和電腦在戰場上越來越居主導地位的時候,精銳步兵依然在戰爭中發揮關鍵的作用。不管未來步兵輕武器如何智慧型化,步槍的可靠性和威力依然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基本問題。美國的OICW計畫、ACR步槍、XM8步槍等相繼落馬,最大的原因就是不能在武器的威力、成本、重量和戰場實用性中取得較好的平衡。俄羅斯的AN94突擊步槍的連射或點射中的前兩發子彈達到1800發/分的驚人射速,在槍口尚未來得及上跳時,子彈已經離開槍口,大大提高了命中機率。兩發之後,AN94的射速下降到更為實際的600發/分,以便於控制,節約彈藥,和減少磨損。但AN94的機構太過複雜,可靠性低於已經習慣於卡拉什尼科夫的傳奇式標準的俄軍的期望,加上俄羅斯的軍費緊縮,因此沒有能夠得到大量列裝。95和03式結合了AK47的活塞導氣式的可靠性,加上M16的精確與小口徑彈,但又超越了AK47的活塞導氣式的水平,和M16的小口徑彈的水平,代表了輕武器的螺鏇形上升的一個新高度。在世界範圍內,活塞導氣式和小口徑彈的結合也是現代突擊步槍的共同方向,東風和西風沒有互相壓倒對方,反而合而為一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