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都去哪兒了?

2018-08-03 03:31:06

文/姜小喵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侵權必刪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南宋蔣捷《一剪梅·舟過吳江》

前段時間,有位朋友抱怨,你很久沒有更新文章了。

周末窩在家,翻查歷史記錄,才發現公眾號一度停更了三個多月。

回過頭細想,這三個月,我沒有出遠門,沒有參加重大持續的項目,沒有花時間學一門新技能,也沒有更新自己的知識庫……這三個月除了因為頸椎問題被強制休息了一段時間,然後也和過往的三個月一般無異,還是那些工作,還是那樣的生活,但那些原本從工作生活擠出來,更新公眾號的時間被我騰挪到哪去了?

我甚至想不出這三個月里可做哪些可以書寫一二的事跡?

細思極恐,你說,時間都到哪兒去了?
上個月,與一位回歸家庭安心相夫教子的職場白骨精重聚。

她說,以前在職場搏殺,有開不完的會,寫不完的策劃案,見不完的人,加不完的班;每天一睜開眼就想工作,每晚一閉上眼腦海里還是工作,難得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也是電話不能離手。

營營役役,你說,究竟是為哪般?

後來架不住家人的軟磨硬泡,還是決定挽手做新婦。

回歸家庭後,整個節奏慢了下來。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可以坐在窗前曬著日光嘬著咖啡發獃到日頭偏西,然後才著手打點一家人的晚飯……每天的時間多得讓我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排。

於是有了第一個孩子,接著又有了第二個孩子;再然後每天光伺候姐弟兩人的吃喝拉撒睡,功課補習班興趣班等等,感覺時間完全不夠用。

一轉眼,離開職場已經6年;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情不自禁地想,我的生活內容全是鍋碗瓢盆,我的時間節點全是爸媽老公孩子,這真的有意義嗎?

工作的時候,有業績,有工作報告,有晉升等等來佐證我的存在價值,關聯我的社會屬性……但現如今,我有什麼?

你有一雙活潑乖巧的兒女,這就是你付出的最好證明。

是啊。我倆相視而笑。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侵權必刪

《愛情公寓》有一個場景,我忘記了是第幾季第幾集,所以也找不上相關視頻。

有一段時間,曾小賢天天窩在家裡追婆媳關係的家庭倫理鬧劇,室友看不下去,硬拖著他出發活動。曾小賢不樂意,這一周來他天天坐在沙發上,已經成功在沙發上坐出了一個很深很深的凹陷。

他說,那是我存在的唯一證明。

如果我出去了,那我就連唯一的存在證明都沒有了。

是啊,時光無痕,人生易老,我們都需要將其轉化為可以捉摸的形象或者是可留住的印記。

時間都到哪兒去了?時間就在朝九晚五的奔忙中,在一日三餐的周而復始中……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侵權必刪
我們抵不上山坳間的一棵老樹,抵不上山坳之中一座簡陋的廟宇,抵不上一座矮小的山崗,抵不上遺落在風塵之中的一截斷牆殘壁,它們可以閱盡人間無數輪迴,可以無盡地欣賞花開花落,風雲變化,四季更替,欣賞周邊燕子的低飛,聆聽夏蟲的淺唱,而我們有太多紅塵的牽絆,做不到。

時間都去哪兒了?桌上的時鐘“滴嗒滴嗒”走著,窗外連綿不絕的細雨仍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時間流逝,歲月無痕,抓不住那匆匆流逝的似水華年和遠去的背影,來不及回顧走過的路,花開花落春又來,平淡的日子如流水,無聲無息,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覺轉眼皆成空。

沒有什麼不曾在歲月中老去,愛情,容顏,財富,金錢、榮譽,虛名,浮利……

時間都去哪兒了?落在了每一個用心生活的靈魂里。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