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能力不等於領導能力——項羽失敗的啟示

2019-03-06 18:26:54

縱觀“楚漢之爭”,弱小的劉邦取得了勝利,而看似強大的項羽卻最終失敗。關於失敗的原因,項羽總結為“時不利兮騅不逝”和“天要亡我”,而劉邦說項羽輸在人才的使用上:“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吾擒也。”(《史記·高祖本紀》)當然,項羽的失敗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有其歷史的必然,但其中顯示出項羽與劉邦領導能力上的差距,值得我們}人真研究,也能帶給我們更多啟示。

一個成功的團隊需要領導者自身能力強、水平高,但更重要的是領導者能夠讓更多能力強、水平高的人才為團隊服務。比較項羽、劉邦二人,一個出身貴族,“恭敬愛人”“廉節好禮”“力拔山兮氣蓋世”;另一個出身卑微,“貪酒好色”,文不成武不就。如果單從兩位領導者個人能力比較,劉邦遠不及項羽。但看似“百無一能”的劉邦卻能讓張良、蕭何、韓信等能力強、水平高的人才為其所用,足見其領導能力之強、水平之高。

韓信曾這樣評價項羽:“項王喑惡叱吒,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敝,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史記·淮陰侯列傳》)韓信認為,大家都覺得項羽有兩個最大的優點,其實這也是其最大缺點所在。其一是勇,項羽作戰總是身先士卒,勇猛無敵,大喝一聲也會使敵軍魂飛魄散。但項羽不懂得任用賢能,不會分權,不會合理使用人才,取勝完全靠一己之力,此勇也只是匹夫之勇,是典型的個人英雄主義,這是作為一個領導者的大忌。其二是仁,項羽待人接物恭敬有禮、說話溫和,對待病人感同身受、關愛有加,將自己的飲食分給他,但是等到有人立下戰功,應該加封晉爵時,卻把刻好的大印放在手裡把玩,以至於磨得失去了稜角也捨不得給人,所以此仁也只是婦人之仁。

韓信對項羽個人能力充滿辯證意味的分析,其實也是對項羽領導能力的精闢評價。因此,項羽的失敗,不是個人能力超群的項羽輸給了個人能力較弱的劉邦,而是領導能力不強的項羽輸給了領導能力超群的劉邦。

一、片面的人才標準,縮小了人才挑選的範圍

項羽的個人能力超強,崇尚武力,是“勇戰派”的代表,古人有“羽之神勇,千古無二”的評價。項羽出於對個人能力的超強自信,認為難以選出比自己更強的人才。也正是因為此,項羽挑選人才的範圍相對縮小。而且,項羽出身於楚國沒落貴族,從小接觸的多為士大夫,因循了舊的道德標準體系,項羽選擇人才更多是以“親”“尊”為重要標準。這樣任人唯親的用人態度,自然縮小了挑選人才的空間。先為項羽小吏後為劉邦丞相的陳平曾言:“項王不能信人,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史記·陳丞相世家》)查閱史料可以看出,雖楚軍中並不完全是“非項氏莫得用事”,但項氏諸將確實多數得到了重用,項佗為魏相,項伯為左尹,項冠、項莊、項聲和項悍均為將軍。項羽表面上對於人才的尊重,一開始確實吸引了諸如韓信、陳平等賢能,但當大家認識到項羽實際的用人政策還是任人唯親時,最終又都棄他而去了。

反觀劉邦,雖出身卑微,沒有受過系統的禮法教育,這種“非有上下禮節”的作風,在某種程度上更能認識到賢能的過人之處,真正把“賢”“能”作為選擇人才的標準。為了招募人才,劉邦本著“英雄莫問出處”的原則,只要是人才,都能收而用之,包括貴族張良、小吏蕭何、游士陳平、屠夫樊噲、“流氓”韓信、“強盜”彭越等。尤其是對項羽舊部將領韓信和陳平的任用,更體現了劉邦過人的領導才能。一時間“天下之士歸於漢王”“豪傑英才皆為之用”。

對於人才,項羽更多是以親疏貴賤為標準,而劉邦則真正以能拙賢佞來要求,因此,眾多有真才實學之士才會投奔到劉邦帳下。這些人在項羽手下無足輕重,但在劉邦手下卻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韓信曾言:“臣事項王,官不過郎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畫不用,故倍楚而歸漢。漢王授我上將軍印,予我數萬眾,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故吾得以至於此。”(《史記·淮陰侯列傳》)項羽超強的個人能力從某種程度上講,縮小了挑選人才的空間,而劉邦自認個人能力較弱,無形中擴大了自己選擇人才的空間。由於項羽個人能力超強,憑一己之力便可以取得諸多勝利,因此戰爭初期這種人才流動的變化帶來的影響並不十分明顯。隨著雙方爭霸局面的深入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才棄楚歸漢,使劉邦的力量不斷壯大,而項羽的力量則持續削弱,戰爭便朝著越來越有利於劉邦的方向發展,項羽的失敗便在所難免。

二、忽視人才培養,限制了人才發揮作用的空間

由於自己驍勇善戰,各類戰場,項羽皆親自率軍作戰,“而不能任屬賢將”。從推翻秦朝以及楚漢爭霸的戰爭中可以發現,在項羽的率領下,其帳下將領都能屢戰屢勝,而一旦失去項羽的統率,幾乎是屢戰屢敗。這種現象一方面說明了項羽個人能力太強,不注重培養其手下其他將領獨當一面的能力,使屬下產生依賴心理,喪失獨立思考、獨立解決問題的機會。另一方面由於項羽的超強個人能力,使其對士兵有著巨大的精神感召力,項羽的軍隊有項羽在就如下山猛虎,而失去項羽就如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一樣。當所有事情領導者都親力親為才能取得勝利時,一方面說明領導者個人能力超強,另一方面則顯示了領導者領導能力的缺失,對於整個團隊而言則是陷入危險境地的信號。

孫子曰,“將能而君不御者勝”,講的是將帥具有指揮才能而且國君不干預牽制,就會取得勝利。這一點,劉邦就做得非常好。他能夠大膽使用在某些方面比自己高明的部下,創造讓人才施展才華的良好環境。劉邦的領導能力充分體現在他能主動讓賢,給予賢者充分施展才華的空間。當初,韓信等人都是先投靠項羽,但沒有得到重用,遂改投了劉邦,後一一被委以重任,這些人各施所長,助劉邦終成大業。劉邦真正做到了“將能而君不御”,給人才提供施展才能最廣闊的空間,自然也會收到最好的效果。

三、剛愎自用的性格,導致人才遭到迫害

項羽作為楚國貴族的後裔,相較他人有極強的優越感,伴隨優越感的是十足的自信,但自信的極致便是自負。正是由於對自身能力的超強自信,項羽難免自命不凡,政治上聽不進反對意見,甚至對人才進行迫害。蔡生勸其在關中稱王,不合其意,竟被鼎烹。反觀劉邦,對自身個人能力則頗具自知之明:當張良問“料大王士卒足以當項王乎”,劉邦老實回答“固不如也”。勇於承認自己的不足,才使得劉邦能虛心接受別人的意見,重用比自己高明的人才。劉邦在關鍵時刻知道如何匯集眾人智慧,集思廣益,從而權衡利弊,找出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這是大智慧,也是其超強領導能力的體現。

項羽缺乏領導必備的馭才之術。一方面,他無識人之慧眼。項伯曾幾次成功幫劉邦化解危險。鴻門宴時他不僅泄露訊息,還拔劍起舞,掩護劉邦。

在項羽要殺劉邦的父親與呂后時,又是項伯進行勸阻。這些串敵行為,項羽竟然都沒有識破,足見其識人眼力之差。另一方面,項羽還缺乏容人雅量。劉邦用不同的待遇招待項羽與其亞父范增的使客,就使項羽相信范增與漢有私,從此“大疑亞父”,進而“稍奪之權”。陳平又在楚軍中散播謠言,“宣言諸將鍾離昧等為項王將,功多矣,然而終不得裂地而王,欲與漢為一,以滅項氏而分王其地。項羽果意不信鍾離昧等”(《史記·陳丞相世家》)。項羽對待自己屬下尚且如此,對待來降的將士更是大肆殺戮,很少重用。而劉邦不僅對待自己屬下能人盡其用,就是對待投降的將士,也是優待處之,對賢能者更是破格提拔任用。作為領導者,既要容人超越自己,又要容人不如自己;既要容人優點,又要容人缺點;既要容人成功,更要容人失敗;既要有識人之術,更要有容人之量。項羽沒有認識到這些,失敗在所難免。

從個人能力講,項羽是位舉世無雙的將軍,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但從領導能力來看,項羽並不算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個人能力與領導能力並不是對立的,而是辯證統一的關係。正確處理個人能力與領導能力之間的關係,使兩者和諧統一,才能保證團隊具有強大的競爭力。很顯然,項羽並沒有做到這一點。項羽雖然具有超強的個人能力,但在選擇人才、培養人才和使用人才等領導能力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問題,正是他領導能力的缺失,導致了整個團隊的失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