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生活品質,從離開一段廉價的感情開始

2019-03-28 13:02:07

文 / kiki拉雅

人總是要吃幾次虧上幾次當,

才知道這世上誰才值得被真心對待。

我要講的是貓小姐和方同學的故事。

如果說談錢很俗氣,那這就是一個很俗氣的故事,我聽說之後,一陣唏噓,卻又引人深思。

我一直覺得感情只有真假沒有貴廉之說,也覺得兩個人的幸福度和金錢並沒有多大的關係,只要不是吃不飽穿不暖,連生存都成問題。一起去吃路邊攤的小情侶或許比坐在高級餐廳里調情的男女更加感到幸福。

貓小姐和方同學相識於一場校園招聘會,方同學正值應屆研究生畢業期間,貓小姐是代表公司參加校招會的招聘助理。

貓小姐站在門口的桌子前,給前來的學生分發公司資料和簡歷單,方同學是宣講會進行到一半才進來的。

那時是3月份,帝都還是寒冬未散的季節,方同學穿著藍色的羽絨服和牛仔褲,氣喘吁吁地奔到貓小姐的面前:“還可以進場吧。”

貓小姐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孩,一臉的學生氣,笑了笑,給了她一份資料,示意他從後門進去。

半個小時後方同學就出來了。

“怎么,不滿意?”貓小姐問。

他搖了搖頭,遞上他的簡歷說:“這是我的所有信息了,換你的一個電話號碼可否?”

貓小姐愣了一下,卻又不知不覺地摸出了自己的名片遞給他。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做,感覺像是被下了咒似的就乖乖掏出名片給他了,直到我看見他拿著名片翹起嘴唇笑起來的樣子,我才知道,我是中了愛情的魔咒啊。”貓小姐事後回憶說。

貓小姐和方同學其實是同齡人,只不過貓小姐大學畢業就出來工作了,方同學繼續讀了研究生。

後來貓小姐和方同學開始在微信上聊天。每天晚上貓小姐就躺在床上對著手機和方同學聊到很晚,兩人都能感受到透過文字之間的那層曖昧,可是誰都沒有戳破。貓小姐一直在等方同學先開口,方同學好像不急不慢。

貓小姐曾給過他暗示。那時有個男同事在追貓小姐。

貓小姐問:“我要不要答應和他去吃飯啊?”

方同學說:“你決定啊。”

貓小姐說:“那我就去了?”

方同學說:“喔。”

男同事開車帶貓小姐從長安街一直開到了鼓樓,貓小姐坐在副駕駛上,心不在焉地和男同事聊著天,長安街的夜,鼓樓的燈光,都讓貓小姐想起方同學。貓小姐實在裝不下去了,她跟男同事說:“我要回家。”

那天晚上,貓小姐決定結束曖昧不清的關係,她發微信給方同學:你喜歡我嗎?

那邊過了很久回復道:喜歡。

一旦把感覺說出來之後,就意味著把感情指向了兩條常規路:要么在一起,要么從此是陌路。貓小姐和方同學選擇了前者。

貓小姐在床上興奮地翻騰了半天,然後發了一條高冷的微信:那我就收了你吧,免得你再去禍害其他姑娘。只是貓小姐根本沒有想到,這句話到最後居然一語成讖,只不過被禍害的姑娘是她自己。

貓小姐以為的熱戀,在他們剛確立關係不久就開始冷卻。方同學應該是我見過的最強的制冷機,食物冷卻還可以保鮮,感情一旦冷卻就是變質。

方同學偶爾也會發一條信息過來說句“親愛的,想你了”,但也只是偶爾罷了。

每次貓小姐等到晚上也不見他打電話來。貓小姐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又總是在忙,他給出的理由是找工作太忙。

可是,想送你回家的人東南西北都順路,想聯繫你的人再忙都會有空打一通電話。

貓小姐還是勸服自己去相信了。

“真的需要每天都聯繫嗎?”方同學仿佛從來沒聽說過似的問。

“你和你前女友交往時難道不用聯繫的嗎?”

“我們兩三天才聯繫一次。”

貓小姐無語,但總算爭取到了每天晚上說一句晚安的權利。

別人輕易就能給的,她時常要也要不來。

方同學找工作那段時間,完全沒有了經濟來源,貓小姐就把自己在外面賺的外快往他卡里打,能幫上一點是一點。她已經不記得他們有多久沒有去約會了,他們連一場電影都沒有一起看過。她總是想,再等等吧,等他找到工作就會好的。

轉眼就熬到了方同學畢業。方同學為了北京戶口,放棄了高薪的外企就業機會,選擇了在薪資一般的國企工作。

其實,貓小姐不明白,一個只在北京奮鬥並不準備在北京安家的人拿北京戶口來幹嗎。不過只要是方同學的決定,她還是表示出了理解。

日子開始朝九晚五地過著。

枯燥乏味的生活總是需要人主動去製造激情的,就像經營一段感情也是需要花心思的。

貓小姐總是會找到理由給方同學準備一些小驚喜:他的生日、聖誕節,甚至百天紀念日什麼的。

方同學每次只是理所當然地收下,然後就沒有瞭然後。

方同學生日那天,貓小姐給他準備好了禮物等著和他一起過,可是等到晚上,方同學打電話來說和同學出去聚餐慶祝了,他問都沒有問一句她要不要一起。

事實上,方同學從來沒有帶著貓小姐出入過他的生活,就算碰見了他的同事,方同學也會立馬選擇躲著走。對這些,貓小姐雖然心寒,也都一一忍了。那就過好兩人的日子吧,她想。

貓小姐一直希望能和方同學一起出去旅行,他卻總是說沒時間或者沒錢。

有一次,方同學卻自己提出想去貴州玩幾天,和他同學。陪同學就有時間了,陪她就沒空,貓小姐的心開始一點點往下沉。

在貴州旅遊的時候,方同學把爸爸送給他的手錶弄丟了,貓小姐在電話里聽到他那么難過,就偷偷去給他買了一塊同樣牌子的手錶,自己買來包裝紙親手包裝好,放到他住的地方,這樣等他回來開門進屋的第一眼就可以看到這份禮物。

方同學確實有被感動到,但也只是被感動到而已。他從來未曾為貓小姐做過什麼,就連生活上也只是顧著他自己。

她和他過馬路,綠燈一亮,他絕對是第一個沖在前面,到了馬路對面才看到還在後面的人群中左顧右盼的她。

貓小姐忍不住跟他說這些生活的細節,方同學納悶:“生活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們不能簡單一點嗎,你幹嗎還要在這些細節上要求我呢?”

她始終無法讓他明白,生活就是由這些瑣碎的細節構成的啊。

慢慢地,貓小姐的心冷卻了,不再精心地想過好每一天和他一起的日子,不再和他分享自己遇到的有意思的事,當然也不再跟他傾訴自己的難過或失意。心灰意冷的時候,貓小姐就和姐妹聊聊天、吐吐槽。

方同學漸漸成了貓小姐沒有任何存在價值的男友。

方同學也意識到了貓小姐的轉變,他有點著急地央求貓小姐回到過去的那個她。貓小姐以為他懂得之後會有所改變,於是想試著跟他重新來過,方同學確實還是改變了一些,只是他還是未曾懂得什麼是珍惜。

貓小姐最後的希望破滅在一次生病上。

那天早上,貓小姐醒來覺得口乾舌燥渾身滾燙,她意識到自己發燒了,想起床卻全身乏力,於是打電話給方同學,方同學的第一反應是:“你等一下,我有個事情要處理一下,完了我就過來。”

於是,貓小姐從上午等到下午才等來了他,他帶她去醫院看病,他捂著嘴躺在醫院的椅子上玩遊戲,貓小姐自己去排隊掛號、拿藥。

“陪我上樓輸液吧。”貓小姐拿了藥過來找他,身體幾近虛脫。

方同學抬起頭說了句:“等我把這個遊戲打完。”

貓小姐把藥瓶一扔,玻璃瓶破碎的聲音響徹了整個醫院大廳,她使出了最後一點力氣奔出醫院,攔了輛計程車就回家了。

貓小姐和方同學分手後,她才認真地理清了這段感情。她想起他無數次的拒絕,越發覺得心寒。

情人節她向他要一份情人節禮物,他想都沒想脫口而出:“沒錢。”

他答應給她買件衣服,預算指標是兩百元還是三百元,他跟她討價還價。

她換房子的時候還差兩千元錢找他借,他拖延到最後也沒有借。

他們吵架摔碎了東西,他說兩人都有責任,修理的錢要和她一人一半。貓小姐有點訝然,然後自己把修理的錢全給了。

貓小姐給他講她身邊的朋友是如何對待自己女朋友的,他說:“花了錢他們不還是分了嗎?”在方同學的觀念里,這樣的行為多傻啊,錢還是揣在自己包包里踏實。可是他好像過慮了,他是有多少錢怕別人貪圖呢,貓小姐要是圖錢壓根就不會跟他了。

貓小姐說:“他說他是窮怕了。”

貓小姐說:“我不是一個勢力的人,沒想到錢還成了我們感情的一道坎。這樣一來,反倒好像我又勢力了。”

我說:“不是,只是同你比起來,他更愛錢罷了。更何況,他沒錢,還對你不好啊。”

貓小姐哭。

分手的時候,方同學並沒有挽留,他覺得是他和貓小姐的價值觀相差太大才導致這樣的,價值觀不一樣的人本身就不合適。只有貓小姐還傻傻地存有泡沫般的念想,最後,那泡沫般的念想終被無力承受的絕望給帶走了。

他早就已經忘了,貓小姐是那個可以一直陪他看團購電影的人,是出去和他吃飯不願意點貴菜的人,是那個陪他省打車的錢和他一起淋在雨中等公車的人。

一個捨不得錢,也捨不得心的人,又憑什麼讓一個姑娘跟你呢?

離開方同學的貓小姐像是變了個人,再沒有哀怨和嘮叨,她換掉了方同學完成任務一般買給她的廉價耳機,換掉了當初奔赴終生般跟他的心,也換掉了有他在的城市。

她有了新的工作,一有假期就全世界飛著去旅行,去餐廳吃飯也不再只點最便宜的菜,遇見想看的電影沒有團購票也願意請自己看一次。她說以前過得太委屈自己了,提高生活品質,從離開一段廉價的感情開始。

貓小姐居然用了“廉價”這個詞,不禁讓我覺得有點悲涼。

後來我問貓小姐,還恨他嗎。貓小姐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貓小姐心裡是否還會念著他,是否還是會在微涼的夜裡想起他短暫的好,但不恨,其實就是很好的狀態了。

是啊,為什麼要為難自己去恨一個人呢?不值得愛的人同樣不值得恨。互不祝福,各自好自為之,從此相忘於人海。

人總是要吃幾次虧上幾次當,才知道這世上誰才值得被真心對待。

貓小姐離開的是一個讓她痛苦的人,方同學失去的卻是一個真心待他的人。

原來,你只是我的過路人,我們終究淪為了陌生人。這樣,其實挺好。

*作者:kiki拉雅,在豆瓣寫字的人。新浪微博@kiki拉雅,新書《時間會給你答案》9月面市,這年華青澀逝去,明白了時間。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