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語文教學中的披文以入情

2019-02-20 15:28:22
語文教學要以文為本“沿波討源”(辛棄疾的的《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吳啟興
譬如對於辛棄疾的的《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的教學,辛棄疾為什麼不寫實際的軍營生活與戰場的戰鬥、卻虛構軍營與戰場?這樣寫是強調了什麼、省略了什麼?只有以文為本“沿波討源”、由文辭入手,逐詞逐句去解讀作品,發幽探微,知人論世,才能理解掌握辛棄疾所要表達的全部內容,把辛棄疾字面詞後隱藏的情感也顯露出來。請看我對這篇文章的解讀: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夢裡壯觀為哪般?

吳啟興

辛棄疾是著名的豪放詞人,《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是他的豪放詞力作。
該詞上闕描寫了秋天裡的軍營生活。前兩句寫軍營里的夜晚和早晨,第一句“醉里挑燈看劍”,就塑造出一位壯志在胸、寶劍在手的將軍的英雄形象。“醉里”,醉酒之中。“挑燈”,點明時間是在夜晚。“看劍”,表明壯心,“醉里挑燈看劍”,說明將軍即使在醉酒之際也念念不忘殺敵立功報效國家。
第二句“夢回吹角連營”寫了早晨醒後的所聞:各個軍營接連響起了號角聲。夢回:夢中回到。吹角:(軍隊中)吹號角(的聲音)。連營:連線一起駐紮的軍營。“夢回”告訴讀者,作者所寫的“吹角連營”以及對於各個軍營裡面將士們宴飲、娛樂和閱兵盛況的描寫、是作者夢境裡面的生活。
而後三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寫出了將士們宴飲、娛樂和閱兵盛況:將士們分食了烤牛肉,在雄壯激昂的軍樂聲中,將士們士氣高漲、隊伍整齊、操練演習。八百里:指軍營連營之廣。分:分配。麾:軍旗。麾下:軍旗下面,指軍中。炙:熟肉。五十弦:指瑟,古時最早的瑟為五十弦。這裡泛指軍中樂器。翻:演奏。塞外聲:指雄壯悲涼的軍歌。沙場:戰場。秋:秋季,秋天。點兵:點檢軍隊。即接受檢閱和派遣。
下闕寫將士們練兵比武的壯烈場面。戰馬象的盧駿馬(相傳劉備的的盧馬一踴三丈)迅猛賓士,強弓硬箭發出驚人的響聲,如霹靂一樣震天動地,渲染出將士們兵精馬壯,善騎善射、情緒高昂的演武場面,表現出將土們要替君王恢復中原、完成統一大業、從而能夠千古留名的志向和願望。
馬作的盧:馬象的盧馬一樣。的盧:馬名。一種性子剛烈跑得快的馬。據《三國志·蜀志·先主傳》載,劉備在荊州遇險,他所騎的的盧馬“一踴三丈”馱他脫險。了卻:了結,完成。把事情做完。天下事:此特指恢復中原之事。贏得:博得。生前:活著的時候。身後:死後。可憐:可惜。
下闕描繪將軍率領鐵騎,快馬加鞭,神速奔赴前線,弓弦雷鳴,萬箭齊發。雖沒作更多的描寫,但從“的盧馬”的飛馳和“霹靂弦”的巨響中,仿佛看到若干連續出現的畫面:敵人紛紛落馬;殘兵敗將狼狽潰退;將軍身先士卒,乘勝追殺,一霎時結束了戰鬥;凱歌交奏,歡天喜地,旌旗招展。
下闕描繪的是一場反擊戰。將軍是愛國的,也是追求功名的。戰鬥獲勝,功成名就,既“了卻君王天下事”,又“贏得生前身後名”,豈不壯哉!
如果社會實際真的這樣,那真夠得上是“壯詞”。然而在辛棄疾生活的那個被投降派把持朝政的時代,並沒有產生真正“壯詞”的真正條件,以上所寫,不過是詞人孜孜以求的理想而已。辛棄疾展開豐富的想像,化身為詞里的將軍,剛攀上理想的高峰,忽然一落千丈,跌回冷酷的現實之中,沉痛地慨嘆道:“可憐白髮生!”實際情況是,自己抗戰的願望沒有實現白髮已生,收復失地的理想成為泡影。
辛棄疾想到自己徒有凌雲壯志,而“報國欲死無戰場”(借用陸游《隴頭水》詩句),便只能在不眠之夜吃酒,只能在“醉里挑燈看劍”,只能在“夢”中馳逐沙場快意一時。這處境的確是悲哀的。然而又有誰可憐他呢?於是,辛棄疾寫了這首詞,寄給處境同樣可憐的陳同甫。這是辛棄疾在現實生活的基礎上虛構的場面,表達了他要為國立功的壯志豪情,但是辛棄疾為什麼不寫實際的軍營生活與戰場的戰鬥、卻虛構軍營與戰場?這樣寫是強調了什麼、省略了什麼?
實際的社會是辛棄疾生活的宋代,南宋政權偏安江南、不思恢復,他曾向宋孝宗上《美芹十論》、向宰相虞允文上《九議》,屢陳恢複方略,但未被採納、不被重用、空懷恢復中原建功立業之志而英雄無用武之地,只能發發感慨:“可憐白髮生”。
該詞採用了先揚後抑的表現手法,先描寫軍營生活並描繪操練比武的激烈,而後筆鋒陡轉一落千丈,寫自己空有壯志豪情而不能實現的苦悶,造成特有的悲壯氣氛,作品為何這樣構思和表達?原因安在?
辛棄疾生活的宋代,比起以前的時代是知識分子社會地位最高、參政機會最多的時代。北宋進一步發展了隋唐以來的科舉制度,一次錄取的進士常達三四百人,比唐代超過十倍以上。宋太宗曾說宰相須用讀書人,其實何止是宰相,就是主兵的樞密使,理財的三司使,下至州郡長官,幾乎都是文人擔任,這就使中小地主階級的士子有更多的機會參政,有更多的機會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抱負。
比之武人,北宋王朝對文人的待遇也優厚得多,宋朝的文官有優厚的俸給,在離職時也還可以領宮觀使的名義支取半俸,武官就不能這樣,這對於提高當時文人的社會地位,使他們忠於北宋王朝,收到了好的效果。宋代的知識分子,大都忠君觀念根深蒂固,如蘇軾幾經貶謫、幾經起用,然而忠君愛國報效國家的初衷未改,重用,則發揮自己的才智;不重用,也只是發發感慨,仍然盡力而為,窮達皆能存獨善之心而又行兼濟之志,達到了一個後人很少能夠企及的精神境界。因此,空有壯志才智而不能付諸實踐,表現在作品中也就是豪放中有悲涼,豪放後而成悲壯,如他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作品之所以這樣,是作者的觀念使之然。
辛棄疾的觀念也是忠君愛國報效國家,他是帶著北中國人民要求恢復的願望南歸的,他的遠大政治抱負與妥協派格格不入,政治上屢受打擊,他對南宋王朝是愛深恨亦深。但他愛的是國,忠的是君,恨的只是恢復中原報效國家的願望不能實現、空懷壯志而事業無成,所以,他也和蘇軾一樣,對此耿耿於懷而無可奈何,其結果是志越壯、情越豪,與生活現實形成的反差越大,表現在作品中,作者的情緒也就越是一落千丈。
這是辛棄疾寄給陳亮(字同甫)的一首詞。陳亮是一位愛國志士,一生堅持抗金的主張,他是辛棄疾政治上、學術上的好友。陳亮一生不得志,五十多歲才狀元及第,第二年就死了。他倆同是被南宋統治集團所排斥、所打擊的堅持抗金主張的人物。宋淳熙十五年,陳亮與辛棄疾曾經在江西鵝湖商量恢復大計,但是後來他們的計畫全都落空了。這首詞可能就是這次約會前後的作品。
辛詞懷古氣豪、夢裡壯觀(殺敵抗金和報效國家的理想只能在夢裡實現),最後被感嘆所代替。原因安在?就是因為作者的愛國(堅持抗金)忠君(不能堅持抗金)和報效國家(堅持抗金)的願望不能實現這兩者之間的矛盾使之然。
只有以文為本“沿波討源”、才能“雖幽必顯”、才是真正科學地解讀文章,才是真正科學地語文教學。這樣做就是人們談論的語文教學的文本教學,這就是語文教學不同於其他學科的教學特點。這就是語文教師不同於其他學科老師的教學的地方。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