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老師,請您珍重!

2019-02-11 17:40:25
前言:本篇增加了些內容。由於已發布的文章不能修改,又有朋友收藏,不好刪除,只能另發一篇了。不便之處深感抱歉!
​在操場遇到陳老師,他說:
“你們知道嗎?半個月前,你哥哥在上課時暈倒了!”
“怎么會?”雖然明知道陳老師說的是真的,卻震驚地反問……
“可能是太過操勞!”陳老師說自己是哥哥高中時的同學。
我們真的不知道……
提起哥哥,浮在我眼前的總是他忙碌的樣子:挺直脊樑,快步如飛,仿佛時時刻刻都在趕著赴不可錯過的重要約會……
我的哥哥太忙了,沒有節假日,很少休息。除了正常上課,假期還要搭車去幾十公里外的老年大學教授音樂課。
在家裡的那點兒時間還得訓練小外孫,小小年紀,二胡已經在本市有不小的名氣。
他是如此的忙,別人放假他還有各種的課要上。
遇上重大節日,鎮裡市里舉辦文藝匯演,還得他組織、籌備,親自編排節目、親自指導訓練、親自上場參演……常常連吃飯都顧不上,生活作息非常不正常。
偶爾打個電話問候,他都沒空多說話……蜜蜂都沒他忙。

陳老師走後,我忙給哥哥打了個電話:
“哥,你在哪裡?有時間說話嗎?”
“喔,有時間!”聲音一如既往的爽朗。
“聽說你又暈倒了!我該怎么說你呢?都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拼!”我語速又快,一口氣地繼續數落道,“我敢說,你從來沒有去體檢過!國家這么好的政策與福利,是要大家健康地好好享受生活。你要是病倒了,你對得起習主席嗎?”
哥哥在電話那端大笑,可是我笑不出來……
“我跟侄兒說了,讓他督促你去檢查!一定要檢查,別等!”
“你告訴他了?我瞞都瞞不住……”哥哥著急地說。
“為什麼要瞞?一再暈倒,你自己就應該主動去查,而不是安排某個遙遠的日期等有時間再去看醫生。”我打斷他的話,大聲道,“父母的過世,你難道就沒有遺憾?!將心比心,你不能剝奪他們的權利,別讓他們將來跟我們現在的心情一樣……”
語音隨之低落……
哥哥沉默了良久才說:“放心,我沒事!只是心有時痛,可能胃也不好!”
“能好嗎?總是各處奔忙,三餐老不定時……”
從前哥哥當我老師時,對我很嚴厲,只有他訓我,見他就象老鼠見了貓。現在情形反轉,我不怕他了……
我並不給哥時間反駁,接著說:
“愛好就當愛好吧,別當成職業,那樣太累了!課外課不要再上,人累病了,錢再多有什麼意義?有時間你應該和嫂一起多出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這樣才對得起自己來世一遭,對得起給予我們生命的父母!”
“就跟四姐說的一樣,雖然,我們不常常聯繫,我們姐妹一直都很關心和愛你的……”
話到此處,我已經泣不成聲,聲音也變低:
“也許……我們一直沒有做好,也沒有很好的方式來表達對你的在意,但是我們大家心目中……時刻都是有你的……”
淚水洶湧而出,喉哽咽噎,再也說不出話……
哥哥的聲音也變了樣……

如果不是在公共場所,我真的想放聲大哭一場……
這一年來獨自經歷的種種,讓我更加地依戀兄弟姐妹們,沒有比血緣關係更值得信任與依賴……
有的人,可以來,可以伴,可以聚……也可以走,可以變,可以散,可以成陌路……只有親情,很少算計與傷害。有時難免暫起衝突,也很快會煙消雲散,不會被記恨。本是一脈相通,自帶一份安全感,這是永遠不會變的!
哥哥生性耿直、卻又純樸木訥,不善投機鑽營。同屆的同學,升職的升職,當官的當官,最差的也大都調往更好的地方……
只有教著國中數學的哥哥,對這些置若罔聞,多年來心無旁鶩一心撲在教學上,兢兢業業工作,收集各種題目、自編精品教案都匯成厚厚的幾本,被許多同行熟知和傳閱借鑑。
現實常常就是這樣,實幹的拿著不高的工資呆在原地老實幹;會走門路的,則一路輝煌騰達地被“吊”(調)得滿天飛……
也有人抱不平,好聽的說哥哥屈才;不好聽的,說他老實不會來事兒……
如果人人都會來事兒,那具體事兒由誰來乾?
一切終究要落到實處,不然,都做飛人,都不做事,社會如何進步?
所以,我敬重我沒有心機的哥哥是頂天立地大寫的“人”!因為無論何時何地,哥哥都可以問心無愧,坦坦蕩蕩!

哥哥從來不端那讓學生望而生畏的師長架子,課堂上授課生動靈活,氣氛活躍,很好地吸引著學生的注意力,課外不顧身份與學生打成一片,深得學生們的愛戴與敬重。
有一次我和哥哥在外面搭車,市汽車站邊有許多賣飲料水果的小販。時值大夏天,很熱,哥哥買了一瓶礦泉水,走出十幾步,後面有人追來邊大聲喊著什麼邊揮舞著一疊錢鈔。
回頭看時,正是剛才那個賣飲料的女子。
“我們給錢了呀?”我倆都驚訝地站住了。
“不是,不是沒給錢!”對方滿臉通紅地分辯道,“請問,您是一中的王XX老師嗎?”
哥哥和我相視一笑,回答道:“是呀!”
“您曾經是我的老師!這錢我不能要,算我請您喝!”手中變戲法似地又遞上一瓶飲料。
“啊?!真是榮幸!沒想到在這裡還能遇上曾經的學生!”哥哥欣然地說。
但是堅決拒絕她送上來的錢與飲料:“不!不行,你小本經營,挺不容易的!再說教書是我的本職嘛!”
女子不顧阻攔,打架似地把飲料錢硬塞進哥哥的衣袋裡就轉身跑了……
我很理解她的心情,哥哥當然也明白:無論多少,她只是想表達一份對曾經教過她的老師的敬意。
就象花兒,只要用心栽培澆灌,總會在陽光下對你報以美好的笑靨!
曾經認真輔導嘔心瀝血的老師,一樣會有人記得並感恩!
前不久,四姐鄰居的女兒對父母感嘆:“要是王老師繼續教我們該多好!我們班的同學,自從換了別的老師後,數學成績普遍下降!”哥哥教學成效好,又對學生特別負責,是當地著名公認的好老師。許多家長想方設法明確提出要把自己的孩子轉到哥哥的班上。
因為他帶的中三畢業班,一直被認為是中考的標桿!
一私立學校曾慕名聘請,動用各種關係,恩威並施,學校領導暗地裡對哥哥各種阻攔毫不鬆口。
除了教書,哥哥最大的愛好就是音樂了,吹拉彈唱,樣樣拿手,尤其擅長二胡。幾十年來,不等起床鐘響,就早早地去練琴,風雨無阻堅持不綴。
課外輔導著一些有音樂興趣的學生,包括那些退休下來的老幹部。
他的小外孫,小小年紀已經表現得相當不俗,課餘經常受邀參加一些重要表演……
無論怎樣,哥哥,您已經退休,請別累壞了身體!父母走了,現在,只有你們還能讓我們依靠,讓我們偶爾放鬆身心坦然無懼地休歇,請為了我們:一定珍重!​

作者:驛路鈴聲2018-12-12 18:15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