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聲音它就是一個鼓點(17.12.10)

2019-03-17 17:09:50

本期信箱由歌手劉2回復。

1

正午的大家好,

此刻坐在一個從來沒有來過的咖啡廳(這三個字大概這兩年成了我的一個流浪場所),挨凍。

南方的冬天仍然難以忍受,對於多么火熱的心都是,更不要說是一顆已經被注意到跳動了很久的心。用久了的東西總會留下痕跡,不小心再遇見會雀躍也是自然。所以,此刻我在南方的冬天裡雀躍,和挨凍。看來適時需要添置一條可以裝米裝面,脫下以後可以立在原地的厚棉褲了,在可能是分水嶺的每一個夜晚給人一些溫暖。

並沒有什麼很大的事想要分享。最近重新在聽一直很喜歡,最喜歡的一位歌手的歌。有一首,總是有一個樂器分辨不出。閱讀之餘,想想可以在正午尋求幫助。如若不能,帶著疑惑,我似乎也不是不能繼續聽下去。

歌名是Cola,聽過的應該知道是哪位歌手。以下是一些疑惑,而我所想要闡述的重點大概在其中,希望不要丟失任何一筆,像是完整中缺失一個音符——

那個聲音是。圓潤的,如同撞擊在球形表面的聲音打開了自己。不認識這種聲音,並為此感到羞恥。如同今日,如同畏縮過的每一日,如同認識無知的自己,又因無知而畏懼。在某些時刻刻意地迴避,溺死的瞬間是自己造就。我所熟知的每一個清晨醒在太陽從地平線湧起的那一刻。光逼退了一切。那些不正常的疑惑和迷戀,在每一個清晨死亡,復活在一個個重新誕生的夜晚。如果這是不倫的,那必然是符合常理的一切造就它。

光褪盡了黑暗,也退盡了一切。

以上。如果能解決,那真的非常棒啦。如果不能,那么這些句子最大的意義附著在了開頭——正午的大家好!願數據的組合能帶去我的問候,讓它生長出片刻存在的東西。

另,我聽出的有小提琴,大提琴,鼓,鋼琴,吉他(電)和人聲。希望沒有錯。

此致,謝意。

來自小狗山。

NOON回覆:

這位小狗山讀者你好,

在閱讀完你充滿大量修飾辭藻的文字後,我還是去聽了這首叫cola的歌。首先糾正你一點認知,在一段樂章里辨認不出其中的某些聲音是有哪種樂器演奏出來的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別是對於非器樂演奏者來說更是有情可原,不應存在你所說的感到“羞恥”之類的想法。

回正題,如果沒錯,你所說的沒聽出的聲音應該是來自合成器里的鼓機聲。

附:一首好的音樂在完成後每個人有不同的理解和認知,是很感性和主觀的東西,但音樂家在創作它時是非常理性的去編曲,拿這首歌來說,那個聲音它就是一個鼓點,沒有別的任何意義。

歌手劉2

2

正午,你好

最近心裡有很多話,但身邊尚未有對等的可以傾聽的人。當然,也不想讓無法真正理解自己的人或同情或好奇的心態來揣度和打量自己的經歷。所以,寫信給正午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農村,父親和母親都是社會上的最底層人民。我母親年輕的時候思想單純,後來與我爸未婚先孕,最後結了婚(其實,結婚的時候,我的舅媽,也就是我母親的嫂子,她嫌我爸家窮,一直都叫我母親千萬不能嫁給我爸,不然的話我母親就會吃一輩子苦,一輩子都叫人看不起,當時我母親還年輕,思想單純,所以也就沒想那么多,最後還是嫁了我爸)。後來的日子她後悔了,他後悔沒有聽舅媽說的話了,只要在家的時候,她幾乎都是和我父親吵架,為什麼吵架?因為她嫌我父親窮,家裡不富裕,然後就把她身上的怒火全都發泄在我們身上,所以她經常是上一秒在和你正常的說話,下一秒就會罵你,你怎么不快去死的人。

我越來越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上背負的事物,那沉甸甸的命運。無法被選擇的出身的家庭,父母性格導致的人格缺陷,從小到大都未曾得到過的愛,物質上的拮据,長期生活在社會最底層所帶來的自卑。

正午,我現在在讀大專,已經在上二年級了,其實,寫到這裡我會看不起我自己,因為我讀的是大專院校。但是,正午,你知道嗎?我心裡有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我要考到北師大讀研究生。正午,在你讀到這裡時,請你不要取笑我好嗎?雖然說實話,有時候我會因為我自己內心的這個想法而狠狠地取笑自己。但是,我真的想去實現它啊,如果我考上了北師大的研究生,那么我就可以從事教師——這個對於我來說很有很有很有意義的一份職業,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待在市里了,我就可以再也不用回到那個愚昧無知的農村里去了。如果我考上了北師大研究生,我就不會像我周圍那些女性長輩親戚一樣,只是為了自己的以後生活有個依靠和老有所依,就把自己嫁了出去。而且,最使我所不能接受的是:結婚和生育在她們的看來就只是一種保障自己生活的一種籌碼,僅此而已。我不能讓我自己有著跟她們一樣的宿命。

或許是因為自己總是給自己灌輸著我一定要努力讀書,好好學習,只有這樣我才能考上北師大,不然的話我以後就只能和我所認識的有些可悲女性一樣,通過結婚和生育來給自己找一個歸宿這些話。然後我心中的壓力越來越大了,我不夠自信,特別害怕自己會失敗,因為我真的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唯有考學這一條路,才能夠改變我的命運。我為了讓自己能夠一直保持清醒的大腦,我總是獨來獨往,我不想也不能讓別人來干擾我,來影響我的生活。

正午,我現在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了,以至於我發現我現在反而沒法能夠好好的學習,都是處在一直焦慮,害怕的狀態當中。我嘗試過給自己緩解壓力,讓自己來解決這方面的問題,但是不知是因為我太年輕,還是因為我閱歷太淺,我始終解決不了,而且我還會因為自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而更加焦慮,更加埋怨自己,造成惡性循環。正午,你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幫我的嗎?

心裡清楚也許不會得到你的回覆,但依然感謝你花費時間閱讀這份來信。祝正午酒館生意越來越紅火。

陳遙

NOON回覆:

讀者陳遙你好,

讀了你的信,非常理解你內心的這些感觸,也很支持你的一些想法。比如說你希望以後能考到北師大,留在大城市工作,不願再回到那個落後的農村,這些都是很積極的想法。但我覺得這絕不是唯一的出路,不要過早的把人生目標鎖死,誰說的只有考上北師大才能在大城市工作呢?我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在不同工作領域做出了很好的成績,然而他們當中也有很多並非出自名校畢業。知識是用來豐富自己,不應該成為為了考取名校才要學習的動力,認清這一點我覺得對於你會有幫助。

另外我想說的是,父母輩在那個年代的窮苦大環境下成長過來,他們的一些並不正確的價值觀並不能單純的怪罪到他們個人身上,時代應該負有最大的責任。希望你以後能隨著自己閱歷的增長看淡這些,更好的和家人和朋友相處。不管將來能不能考上名校,都沒有困住你雙腳的枷鎖。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祝你前程似錦!

歌手劉2

3

正午,你好!

看過很多正午文章,感覺你們就像我身邊的朋友一樣,親切而溫暖,所以也想給你們寫封信,講講我的故事。

我是中國很內陸的一個四線城市的普通上班族,事業單位。我的父母都是最普通的職員,都來自農村,親戚也大多是農民,真真正正無關係無背景無後台。父母本分厚道,勤勞善良,待人真誠,我遺傳了他們優良的基因,那些八面玲瓏、投機取巧、溜須拍馬等等一些很時髦的做派我一點都不會,反而很抗拒,這就注定了我的命運多舛。

別的都不說了,就說說我的工作吧。大學畢業分到單位,當時的一把手怎么都不安排科室,經人指點,在給他送了n多大洋後,馬上安排我到e科,我以為這就定科了,誰知在e科工作半年後,正可以獨擋一面的時候,一把手又要我到f科上班,那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部門,而且我也就是實習的時候去過f科幾天,業務根本不熟。要想勝任工作,要么,再送n多大洋出去,留在e科,要么自費出去進修學習f科,回來到f科上班。想來想去,多學點知識總是好的,於是我選擇了自費進修學習。學完回來工作兩年,當我工作越來越順手,充滿鬥志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單位越來越不景氣,一把手決定減人增效,競爭上崗。雖然我的工作在當時我的資歷經驗(剛入職職場新人)下是很不錯的,但是我還是競崗失敗了,原因就在於我沒關係沒後台,那些領導夫人、侄兒、外甥媳婦甚至出過重大事故的領導子女等等關係戶都留下來了,怎么辦呢?要么辭職走人,要么再自費學習回來再競崗。

媽媽說,找個工作不容易,你出去學習後再回來上班吧,我同意了。現在想來,我那時真傻,才二十多歲的年紀,真應該出去闖一闖。對了,還有個小插曲,當我正準備進修學習的時候,f科主任找到我,請我留下來繼續工作,科室人手不夠,而我又年輕還可以獨擋一面,工作也做得不錯,並承諾單位不給我發工資,科室少量發一點辛苦費我,我拒絕了。

進修學習回來,我實在不願意與領導夫人子女等一干人同一科室,我申請到了別的部門(調出原科室真是歷經波折),在新科室我依然兢兢業業工作,並獲得了幾次獎勵,為單位掙得榮譽。工作幾年,業績不如我的同事都得到了升職,而我還在原地不動,關係好的同事提醒我說,要給領導意思意思,不然你的工作也就這樣了。思來想去,我覺得依我的能力怎么都夠格升職,實在不想這樣做,再說像我這樣沒背景沒後台的人,這做什麼都要送禮,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正巧這時b部門招人,而且貌似很有發展空間,我就申請到了b部門(過程也是歷經波折)。誰知去了沒兩年,b部門又改制改成了c部門,工作性質完全不同並換了新主任,就算這樣,在c部門我依然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且業績突出,超額完成工作任務,全部門第一。可是在發年終獎的時候,部門主任卻將我的年終獎無故扣掉了90%,只發了十分之一,給我的解釋是這個獎勵制度她當時沒考慮好,制定錯了,什麼邏輯?制度是年初制定的,全科室開會一致通過的,如果說制定錯了,那為什麼年底才指出來呢?我的業績可是我一個人辛辛苦苦幹出來的啊。我想不通,去找領導,領導支支吾吾百般搪塞推脫,都半年了,反正不正面解決。

相好的同事說,我的部門主任的老公是政府要員,分分鐘都可以讓單位一把手下課,所以他不敢得罪那個部門主任。最後領導給出兩條路:部門主任沒有錯,要么服從這個部門主任的領導(以部門主任的人品,這樣出爾反爾的事情,她一直沒少做,以後還會有),要么辭職走人。很明顯,他是站在部門主任這一方的。

唉,真是欲哭無淚,我做錯了什麼?我到底該怎樣做?現在年紀也不小了,孩子要照顧老人要照料……也許我早就該辭職,在這樣一個幾乎都是裙帶關係的單位,是不可能有我這樣的草根的位置的,尤其是我這樣還不會溜須拍馬的人;也許我該向權貴低頭,為了方便照顧我的家人,為了所謂的事業編制,放棄我的年終獎,放棄希望被公平公正對待的奢望,放棄做人的尊嚴,跟主任認錯,求她原諒,任她擺布,在抑鬱與麻木中度過一生。到底我該怎樣做呢?

NOON回覆:

這位讀者你好,

看了你的信,說實話我並不知道該怎樣去給你指明方向,首先,我可以告訴你,你沒有錯。但是,在這樣的一個社會,也許你做的並不對,當所有人都在做著錯事並覺得是理所應當時,你如果還堅持著正確,那在所有人面前你就是錯的。當然,說這些不是教唆你去做一些違背內心的事情,我只是告訴你這就是遊戲規則,如果你想在這個遊戲中生存,或許就要妥協,但以我個人的看法,為何不讓自己成為遊戲的制定者,你自己都知道在那個充滿裙帶關係的單位不可能有位置,何不跳出來那個圈子,去做一些你能控制的事情。

堅持內心,不管在什麼環境什麼時代,都是讓人敬重的。能堅持著內心去做事情,則是讓人佩服的事情,祝君能在自己的內心下愉快的工作。

歌手劉2

4

正午好,展信佳!

說起來我是正午的忠實讀者了。雖然每期信箱我都一期不落地看,可真正到了自己提起筆寫信,的確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是一個剛剛走出校園,步入職場的人。一個人來到陌生的深圳,成為某家通信運營商市公司里一個微不足道的螺絲釘。說實話入職的第一個月我過得挺鬱悶的,既沒有順利地安排在自己當初投遞的崗位,也沒能適應國企里這種論資排輩、處處需要謹言慎行的工作氛圍。更讓我沮喪的是,要接手的工作完全跟我以前所學習的專業領域無關,光是理解這一大堆信息化產品的概念就已經讓我這個文科生焦頭爛額。而我也只能以勤能補拙和順其自然這樣的心態來安慰自己,起碼這樣能讓自己不需要時刻活在焦慮之中。

不過,這些對生活現狀的不滿並不是我想表達的重點。事實上,沒有哪一種生活是不辛苦的。最讓我煩惱的是,一個人在異地生活,孤獨的自由常常讓我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么安放自己,這讓我在周末來臨時經常感到惆悵。就像今天周日我在寢室里啥也沒幹,翻了幾頁書就匆匆殺死了一天,但其實內心始終在為沒有過好這一天而感到慚愧和焦慮。說實話我並不內向,甚至有時可算活潑開朗,但骨子裡就是有一股沒來由的喪,也很懶惰,只有宅在家看書或者看電影能讓我得到短暫的平靜和歡愉。換個矯情點的說法,我是個活得沒有生命力的人。李銀河老師說:“人怎么能永遠活得興致勃勃呢?除非他是一個沒有意識到人生毫無意義的傻瓜。”而我恰恰就是這個觀點的忠實信徒。而目前看起來這種虛無主義的確深刻影響了我,讓我變得有些無趣、甚至可以說是沉悶。

我有些不明白:喪是一種人人必須要戰勝的情緒嗎?如果不是,喪帶來的無趣和無意義也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嗎?當人人都在談論生活要過得體面優雅、活色生香的時候,像我這么喪的年輕人,需要前去迎合和改變嗎?

抱歉,這些問題似乎太無解了。碎碎念叨了這么多,希望不會給你們帶來負能量和困擾。謝謝正午願意留下一個遠方的信箱傾聽我的故事,祝你們越辦越好。晚安。

沒波瀾小姐。

NOON回覆:

沒波瀾小姐你好,

讀了你的來信深有同感,恰好我也是個多數時間很喪的人,有時看到那些精神抖擻激情四射的人都會懷疑他們打了雞血。還有那些甩著頭髮的搖滾青年或者握著拳頭的朋克小子,覺得他們簡直快傻到天上了,怎么可以有這么無趣的人呢?你不覺得他們才是真正的無趣嗎?像我們這種宅在家裡看看書或電影,不愛社交不愛聚會的人不才是最最正常的嗎?

沒波瀾小姐,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那些他們所謂的無趣和無意義是絕對的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起碼我倆就互相理解了對方。另外,我覺得你沒有半點必要去迎合誰去所謂的體面的生活,唯一可以讓我們改變的就是,當你最愛的人認為你是在傷心絕望的生活時,用你內心的笑容回答他們就行了。

祝好!

歌手劉2

5

正午君:

您好,見字如面。

你應該沒有聽說過一個小縣城,他叫大悟,是我的家鄉,而我就是那個自稱大悟之恥的人,不過沒關係,今天的故事和大悟沒關係,我的故事和大悟也沒什麼關係。

我最近在找實習,雖然只是大三,處於可找可不找的時期,但我還是去找了,把找工作當成一種樂趣,想到下周五有個面試,那么這一周就會莫名的安心,雖然不會為此做任何準備,還是和往常一樣打發時間,但這樣浪費時間卻讓人莫名地心安理得。

我總共投了兩個簡歷,兩次面試,全都過了,一個外企,賣藥的,一個民企,賣雞蛋的。可我都沒去,第一個嫌錢少沒細想,第二個各方面都不錯了,可當面試通過的信箱發到我面前時(也就是在寫這封信的前一個小時),我卻感到那么的恐懼。

我根本就不想工作,我只是想找工作,然後面試,享受面試時忽悠面試官的過程,這是我與生俱來的能力,我太知道怎么讓別人喜歡我了,從小就是,不管是朋友,還是大人,他們都成了滿足我虛偽欲望的工具,當然,這是蠢,這是中二,這么自以為是的想法只是幼稚。可能我從來沒有長大過。

我十來歲的時候,父親入獄,一家人瞞著我,每逢過節就說父親去工作啦或者剛回來恰好我回來的時候又走了,我又不傻,這種事能瞞幾天?可知道了又能怎么樣,我只能假裝不知道來哄他們開心,這就是懂事嗎?自那以後我就喜歡上了和腦內的自己說話。或者說,表演,和內心獨白,成了我的思考方式,這裡想說一件好玩的事情,在我最中二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一個想什麼什麼就不會發生的超能力,但當我想到想什麼什麼就不會發生時想什麼什麼就不會發生就不會發生,然後無限循環,就像被兩堆稻草累死的蠢驢,這聽起來好笑,但當時的我應該是十分痛苦的。還有一個壞處就是,自我記事以來,就沒有睡過好覺,每晚都需要在床上躺上三四個小時才能入睡,等到大學時,就更嚴重了,經常是十二點關手機上床,凌晨五點,身體終於扛不住了,才會疲憊入睡。另一個結果就是,整個大學期間,我上過的課,三年加在一起,不超過十節...

去年的六月份,我實在是想做點改變了,就去了醫院治失眠,結果卻被診斷出這是強迫性對立思維,一種精神病,強迫症的一種。隨後,轉去精神專科,抑鬱症的藥,強迫症的藥,甚至精神分裂的藥,都在不停的加,再加上安眠藥,從第三代吃到第二代,嚴重時光安眠藥一天吃三種,十幾粒,可依舊是睡不好,或者說,更差了。 我還記得有一個月,每天都是晚上十二點上床,中午十二點睡著,晚上十二點醒來,如此循環,甚是痛苦。

不過還是好了,機遇是當我實在扛不住的時候,把看病吃藥的事情,以及這么多年的糾結都向我父母坦白了,那是我十幾年來第一次流淚。這裡我想對所有精神病患者說一句,別忘了你還有家可以回。那一天我終於釋懷了,我小時候是沒有爸爸,可我媽也沒男人啊,活著就是這樣啊。 之後,母親陪著我住了精神病院,再加上其餘的藥物治療,一年多了,真的好了很多,所以如果真的有困擾,遵醫囑是最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過這個好也只是相對的,睡眠從吃了超過量的藥也睡不著變成了吃了藥終於可以睡著了,剛能入睡的那段時間,我貪婪的享受每一分鐘的安眠,簡直想把前半輩子失眠欠下的債全都給還了。到現在,每天只用吃一粒第三代安眠藥就可以入睡,很是欣慰。

故事回到找工作,昨天我發了一條朋友圈:越找工作媽的越想搞音樂。在大學三年里沒上課的日子裡,我自學了吉他,口琴,寫了些原創,當時自稱寢室民謠歌手,後來又玩了一隻樂隊,在搖滾樂的基礎上加上了手風琴和二胡,自稱曲線朋克樂隊,曲線朋克是我自己編的,因為聽上去很裝逼。在當時我還是很喜歡自己做的音樂,為此參加了不少比賽,也有過機會上草莓的那個小舞台,但是玩到後面,越想把他當作職業時,就越覺得艱難,我沒有勇氣去賭,做音樂要錢,我用手機錄的這些歌曲垃圾到自己都聽不下去,逼哥熬了這么多年,也就一個逼哥,昨天和樂隊哥們吃宵夜時聊到了我很喜歡的樂隊梅卡德爾,他說梅卡德爾熬了七年終於熬出來了,可我反問,真的算熬出來了嗎?他們很牛逼,音樂很棒,現在總算有了些小名氣,可就算這樣,一年巡演一次,門票最多八十,還是吃不飽飯、更何況,我還沒有他們這么牛逼的實力,更沒有這樣的勇氣,所以我決定找工作。

可我又不想工作,媽的,這像是第二十二條軍規一樣無解,而且如果真的把音樂當作工作的話,我仔細想了一下,又沒那么期待。說到底,我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再或者,我只是懶,怕,眼高手低,而且死不悔改。

我覺得我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記》里的主角一樣,除了小聰明外什麼都沒有,終日糾結於自己的虛偽和矯情。

更可悲的是,我明明知道自己不要總是去我覺得我覺得,不要去給自己下定義,甚至不要總是說自己明明知道什麼其實狗屁都不知道,可我卻還是什麼都沒有做。

正午君,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呢?

祝好。

此致

敬禮。

大悟之恥

NOON回覆:

大悟之恥你好,

有首歌送給你:

我不想 我不想 不想長大

長大後 世界就 沒童話

我不想 我不想 不想長大

我寧願 永遠都 笨又傻

我不想 我不想 不想長大

長大後 我就會 失去他

歌手劉2

—— 完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