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爾等世人,均不能驕傲

2018-09-30 10:55:15

文/六神磊磊

《天龍八部》有意思。

裡面的人,都很驕傲。

這裡的江湖廣大,幅員遼闊,各色人物都自詡中產,從一開場起,就都各自揚著驕傲的頭顱。

它不像《射鵰》,如舞台劇,走到哪裡都撞到五絕,驕傲不得。

也不像《倚天》,一流高手太多,密密麻麻,中下層人物喘不過氣。

《天龍》的江湖更為疏鬆、通透,像是一片廣袤的原野,蟻穴遍地,每一個生靈都有更充裕的空間。

他們的自我感覺也就都比較優越,神情也就都比較倨傲,個個臉上寫著混不吝。

剛出場,就是一個驕傲的左子穆,不熟悉原著的可能根本不知道這人是何方神聖,但他驕傲極了。

不久又出來一個司空玄,也是驕傲極了。

再到符聖使、木婉清……無人不驕傲,無人不優越。

然而對他們來說,這真的是一種可怕的錯覺。

因為《天龍》這個看似疏鬆的世界,其實是個鐵牢。這片看似自由的位面,其實有主宰。

這片天地有神。這個神叫做命運。

主宰面前,容不得凡人驕傲。

譬如司空玄,一個小小小人物。

他在一開頭就出場了,身份是“神農幫主”,很驕傲。

不妨稍微看仔細一點,看他驕傲的資本是什麼?他真實的生存狀態是怎么樣的?

只見一大堆亂石之中團團坐著二十餘人

段譽走近前去,見人叢中一個瘦小的老者坐在一塊高岩之上,頦下一把山羊鬍子,神態甚是倨傲

你看他的處身之地,不過是“一大堆亂石”。

身邊的員工,不過是“二十餘人”。

自己屁股下能坐著的,不過就是“一塊高岩”。

可也就這樣,也就這么一點家底,他就自我感覺特別不錯、特別優越了,“甚是倨傲”。

這是《天龍》中人常見的精神面貌,是一種很耐品味的氣質。

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揚著那一叢山羊鬍子,司空玄國王般傲對蒼穹。

哪怕我的國土只是一片亂石,又怎么樣呢?

然而主不允許,命運不容許。

它容不得你驕傲。螻蟻不可以驕傲。

殘酷的懲罰很快到來。短短几章之後,一群“聖使”降臨了。

她們的任務就是折辱司空玄,剝奪他的驕傲。

她們名義上是天山童姥派來的,實際上是命運的上主遣來的。

在書上,司空玄臉如土色跪倒在地不住對“聖使”磕頭

他統治的那一片亂石,那二十多個人,那屁股底下坐著的高岩,一毛錢都不值。他的驕傲已是片瓦不存,只剩下匍匐、磕頭。

甚至當那些“聖使”離開了,下了峰了,他也無法再站起來。書上說了這樣一句話:

司空玄一直跪在地下。

跪,在地下,一直。

最終,他衝到懸崖邊,向底下的瀾滄江跳了下去。

幫眾們衝到崖邊大哭,為幫主一哭,也為自己一哭。

這就是命運在展示威能,仿佛在說:不可以驕傲。

否則它就會讓你們認清楚赤裸裸的真相,打斷你們的脊樑,讓你們垂下頭顱。就像是《利未記》里說的:

我必斷絕你們因勢力而有的驕傲,又要使覆你們的天如鐵,載你們的地如銅。

還有那個叫左子穆的。

他是所謂的“無量劍東宗掌門”,一出場就很驕傲。

他坐擁著“劍湖宮”,自詡江湖地位不低、人脈挺廣,感覺自己很中產,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優越感。

所以,他很快就遭到了命運的鞭笞——“聖使”來了。

“恭恭敬敬的躬身”

“惟有苦笑”

他察言觀色,唯唯諾諾。他幾乎已經卑微到塵埃。

但命運還不放過他,覺得他還有一點殘餘的尊嚴,還維持著一點殘餘的人設。那不行,要清理。

於是“四大惡人”又來了,搶走了他的孩子山山,要弄死。

他幾近崩潰,徹底認輸,答應惡人要挾的一切條件,完全放棄了人設。

他在反派人物面前沒有了尊嚴,在正派人物面前也照樣沒有尊嚴。

大理宮中的“四大護衛”來了,他上去“團團一揖”,主動行禮打招呼,別人卻不理他,當他不存在。

高君侯來了,他繼續上去搭訕打招呼,對方“微笑不答”

看看他這壞人欺、好人嫌的生活,這進不是、退又不是的尬境。

驕傲是個什麼東西,還能剩幾錢?

沒有人可以例外。

比如“聖使”,就能驕傲嗎?

事實上是被天山童姥凌虐,開口罵隨手打,“斷手摺足,一任己意”

一開始就出場的“符聖使”,到了基層多么威風,活像天神,人人都跪拜。

後來才發現,在上面的靈鷲宮,她的特長是縫衣服,給主人拼布料縫袍子。

還有那無視左子穆的“四大護衛”,就能驕傲嗎?

其實不過是主人如廁時負責遞紙,泡妞時負責放風而已。

最慘的褚萬里,被主人的頑劣女兒阿紫惡作劇裹在漁網裡,纏成粽子,最後不堪折辱,萌了死志,去戰場上主動一通亂操作送了命。

那么阿紫呢?又可以驕傲嗎?一樣的是奢望。

命運讓她去愛上喬峰。愛情這個東西是最催折尊嚴的,骨氣和原則在它面前就是屁。

為了吸引喬峰的注意,阿紫可以說機關算盡,洋相百出。她欲擒故縱過,花式表白過,大喊大叫過,尋死覓活過,最後都是枉花光心計。

要是喬峰能給她一點暗示、一點首肯、一點希望,我想她願意轉經筒、磕長頭、赴湯蹈火、投身地獄。尊嚴?那是什麼玩意。

那么最後,喬峰呢?

這個有極致魅力的人格體,巔峰的存在,聖山上的巨人,東方史詩里的絕頂英雄,金庸武俠里最偉岸的存在,就可以傲慢嗎?就可以戰勝命運,至少逼著命運和棋嗎?

照樣沒有。

大英雄是吧,喬峰是吧,命運一樣不放過你,他降雷災打你,降火災燒你,降風災吹你。你不低頭,他就摁斷你的脖頸。

他蹂躪你,踐踏你,羞辱你,讓你親手打死愛人,讓你呼吸維艱、進退維谷,給你戴上看不見的鐵頭。

他驅趕著你,如同胡同趕豬,讓你一步步走到注定的結局和終點。你拐彎就碰壁,回頭就被責打。胡同里的豬有什麼尊嚴呢?

最後喬峰被趕接到雁門關下,用斷箭插入胸膛。那一刻,在蒼穹之上,他不過是回味著劇本,微笑鼓掌。

這就是《天龍八部》的真相。

一切倔強的脖頸,都被摁下塵埃。所有偉大的頭顱,都埋首泥淖。

爾等凡人,都不可驕傲。

命運通吃,再沒有和棋。

—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