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古鎮——戰時延續中華文脈之地

2019-02-24 08:01:22

5846次點擊

9個回復

松竹散人於 2018/1/19 17:56:07 發布在凱迪社區>貓眼看人

因為我的居所距李莊古鎮半日路程,加之有親朋在那裡,近年去了多次。了解的越多,內心越難以平靜。近日和朋友又去了一趟,產生了想把它記下來的衝動。
李莊古鎮,被近代學者稱為“民族精神的涵養地,傳統文化的折射點”。
李莊是重慶和宜賓之間長江邊上的小鎮,本身並非因風景秀美,而是因為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澱而聞名於世,更緣於李莊近代為抗戰時期,國內大後方的文化中心之一。
李莊所在的行政區域,隸屬於四川宜賓南溪縣(現為翠屏區)。清代乾嘉學派大學者段玉裁曾在此任職縣,他的手書至今還珍藏於鄉間,其厚重的人文氣息,造就諸多民國期間不少書家和詩人。
“七七事變”後中日開始全面交戰,東部各教育文化機關紛紛西遷以躲避戰火。
由歷史學家傅斯年,擔任所長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簡稱史語所),隨北大等高校先後流轉於長沙、昆明,與西南聯大相伴。但隨著戰局惡化,每日跑警報,難以靜下心來教學和研究。
按照傅斯年的構想,希望有一個敵機無從轟炸的地方最佳。
此時滬上西遷的同濟大學派出勘察人員也在找地方,最終發現李莊是個避難的理想之地,同濟大學決定將工學院和校總部先遷過來。
中央研究院代院長朱家驊得知後,將此訊息告訴傅斯年,傅派人實地勘察,隨即決定將研究所全部遷入李莊。
除了同濟和史語所外,社會學家陶孟和領銜的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考古學家李濟負責的中央博物館、建築學家梁思成領導的營造學社,以及中研院人類學研究所等單位,眾多專任研究人員也紛紛攜眷前來,李莊一時間人滿為患。
李莊當時匯聚國內十多家高等學府和多位全國知名學者,如國立同濟大學、金陵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國營造學社等十多家高等學府和科研院所。
全國知名專家、學者如李濟、傅斯年、陶孟和、吳定良、梁思成、林徽因、童第周、梁思永、勞乾等雲集李莊達六年之久,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這部扛鼎之作就誕生在李莊。
李莊本地人迎來了難得的“歷史際遇”,因文化差異也會鬧出諸多笑話,村民看到研究院的人體實物標本,大驚失色,大呼研究院吃人。
為了消除誤會改變風氣,他們在當地開辦國小校,教工和當地村民子女均可入學就讀。
在炮火連天的環境中終於求得一絲安寧,但到夜晚仍可聽到重慶方向傳來的轟炸聲,重慶遭遇轟炸的訊息每每見諸報端。
此地雖僻靜,但缺少現代設施,道路狹窄泥濘,不通電,靠菜油燈照明,很多工作只能在陽光普照的白天進行。
氣候冬天陰冷,夏季潮濕悶熱難耐。才貌雙全的梁思成夫人林徽因女士,本來肺部有疾患,在此環境病情加重,常年臥床修養。
李莊鎮為稻米集散中心,其上游宜賓市當金沙江與岷江匯口,匯合以下即稱長江,交通便利,工商業繁盛,給本地的生活提供極大的方便。
傅斯年是北大早期公認的才子,他對初入北大執掌教鞭的胡適情有獨鍾。
傅斯年和史語所可謂血脈相連,生死相依。這位北大公認的才子,對胡適發自內心的敬佩,認定胡適的治學方法高明。
二人關係介乎師友之間,胡適視其為畏友。傅氏曾遊學歐洲知名學府,求學面寬而“泛濫百家”,後專攻史學,倡言“史學即史料學”,堪稱海內實證史學之代表人物。
傅斯年領導的史語所,規模在當時研究院內最大,匯聚國內象陳寅恪、趙元任、李方桂、李濟、董作賓、梁思永、陳槃、曲萬里、張正烺、勞乾、何茲全、周法高、董同龢等一批文史尖端人才。
傅氏行事風格張揚霸氣,脾氣很大,但又不乏溫和細緻。他置身學界但又關注時政,具雙重身份,所長之外,兼任歷屆國民參政會參議員。平日行色匆匆,回到鎮上便深居淺出,外人很難窺見其身影。
傅氏夫人俞大綵女士出身名門,乃晚晴名臣俞明震與曾國藩聯姻之後代。伴傅氏相夫教子,居住李莊期間生活清苦,且從無怨言。
傅氏在李莊期間,充分展示了他不懼權貴的大炮性格,以參議員身份前後寫了兩篇彈劾文章,對孔祥熙、宋子文大張撻伐,致使孔、宋相繼倒台。
在清末民國的歷史氛圍中,傅斯年大概是最為接近古代士大夫情懷的人物。
當時史語所還有一個著名人物有必要一提,他叫李方桂,美國芝加哥大學語言學博士。他專心學術,對於語言學之外的事均不感興趣。
起初傅斯年計畫成立一個民族學研究所,想請他做所長。多次勸說均被婉拒,實在難於擺脫了,正色和傅斯年說:“我認為,第一流人才應該搞研究;第二流做教師;第三流才去做所長。”一向狂傲的的傅氏,聞言而退,邊退邊找台階下說:我就是三流人才。
李方桂的妻子徐櫻,系皖系徐樹錚之女,從昆明隨李桂方來李莊。晚年所撰《方桂與我五十五年》書中記載,在昆明生活期間物價飛漲,來李莊生活艱難的場景。徐櫻在李莊由傅斯年開辦的國小當老師。抗戰勝利後隨夫李方桂赴美,李方桂先後擔任哈佛、耶魯、華盛頓和夏威夷大學的教授,曾出任美國語言學會副會長等學術職務,1972年退休,1987年在加利福尼亞辭世,享年85歲。
考古學家夏鼐1941年來李莊,這位31歲的倫敦大學考古學博士,經朱家驊推薦進史語所。隨即參加西北科考團深入大漠腹地考察,一去三載。考察敦煌、陽關和玉門關遺址,終於在茫茫戈壁發掘到了“玉門督尉”木簡,為確定漢代玉門關準確位置覓得了關鍵證據。
傅斯年聞知稱:“大佳大佳,可喜可喜”。後任國家文物局長的鄭振鐸說,“很奇怪,玉門關舊址,好多人找了幾次都找不到,夏鼐一去就找到了。”
在李莊,與夏鼐同為倫敦大學博士的陶孟和,年齡較前者大了25歲,屬前輩。陶氏成名早,25歲與人合作用英文撰寫《中國鄉村與城市生活》一書成名。30歲任北大教授,時蔡元培為校長。曾與陳獨秀、胡適一同編撰《新青年》雜誌,陶孟和任職北大時,傅斯年尚在求學。
1934年陶孟和任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
陶孟和為人和氣,社會交往面很寬,先後訪問過李莊的美國人費正清、英國教授李約瑟,都是他的朋友。西南聯大的梅貽琦(清華校長)、羅常培、鄭天挺(均北大教授),1941年夏來李莊見到陶孟和,故人相逢,分外親切。
陶氏與胡適的關係也非同尋常,羅爾綱和千家駒進入社會所,就是胡適向陶孟和推薦的結果。
陶孟和的姻親關係也頗為特殊,與蔣介石結為金蘭之誼的黃郛、教育部次長錢昌照,以及陶孟和三人,分別娶了沈亦云、沈性元、沈性仁三姐妹。
陶夫人沈性仁曾先後翻譯凱恩斯、房龍的作品在《新青年》雜誌連載。其才學美貌,令包括朱自清、金岳霖在內的文人學士們頗為傾倒。
沈性仁女士隨夫來到李莊,苦度歲月,不幸因肺結核發作,與抗戰勝利前一年病逝。那時肺結核算是絕症,後來出現了青黴素、鏈黴素,這個病才有救。
花甲之年的陶孟和遭此打擊,幾乎一蹶不振。從此變得消沉起來。新中國成立後,社會所成員基本都留在大陸,陶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梁啓超的兩個兒子梁思成、梁思永及其家眷,在李莊留寓六年之久。思成的妻子林徽因久病臥床,思成患有胃病和肋膜炎,均需治療靜養,兩家的生計遂陷入困頓之中。
1942年春,深具同情心的傅斯年致函中研院代院長朱家驊,代為申請救濟款。在信末尾建議到:“吾兄可否與陳布雷先生一商此事,便中向介公進言,說明梁任公之後嗣,人品學問,皆中國第一流人物,國際知名,而病困至此,似乎可贈以二三萬元(此數雖大,然此等病症,所費當不至此也)。”文中的任公即梁啓超,介公指蔣介石。
此申請經朱家驊、陳布雷和國民黨秘書長翁文灝的努力獲蔣介石批准。臥病中的林徽因感激涕零,專門致信傅斯年表達謝意。文中的兩三萬元,是銀元,不是現在的元,當時北大的教授月薪500元,相當於半年的薪水。
梁思成的營造學社屬於民間機構,靠社會捐款維持,戰時捐款時有時無,梁思成的生活不免陷入困頓,中央研究院將營造學社併入中央博物院,使得梁思成可以得到一份固定薪水,其研究工作和本人生活得以延續。
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一書,成書於李莊期間。他把李莊的螺鏇殿、魁星閣、禹王宮和張家祠堂讚譽為四絕,欣賞其力學結構、獨特造型、九龍石刻及百鶴圖窗雕工藝,將之一併寫入書中。
梁氏夫婦這部著作達到物我兩忘的境地。據費正清夫人費慰梅記述:“思成的體重只有四十七公斤,每天和徽因工作到深夜,寫完十一萬字的《中國建築史》,他已透支過度。但他和往常一樣精力充沛和雄心勃勃,並維持著任何情況下都象貴族一樣的高貴和斯文。”
戰時的李莊外來大戶,是有著數百名師生的同濟大學。小鎮上茶館生意興隆,男女學生成了茶館的常客,或讀書或交談終日不斷。戰事緊張時,大批學生入伍從軍,奔赴前線。
這些來自外鄉的學子、先生寓居本地六年,史語所的多位大男迎娶李莊本地女娃,締結了多樁美好姻緣。所長傅斯年樂觀其成。
期待的抗戰勝利終於到來,李莊的人熱烈忘情的狂歡,喜極而泣。接下來的一幕就是陸續告別李莊。
1946年10月,最後一批人員告別李莊,乘船東去,曾經喧鬧的街市復歸於平靜。
全國的古鎮為數不少,但古鎮多元化與抗戰文化融為一體的李莊卻是絕無僅有。其獨到和最珍貴之處,就是其延續中華文脈的特殊經歷,使得幾千年中華文化,經歷外族入侵的戰火,不但沒有毀於一旦,而且在這片土地上得到了發揚光大和延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