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騰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區”?明明看到了撲面的希望!

2019-02-21 22:03:37

在茫茫沙海中行進,眼前的一座座沙丘起伏,阻擋著你的視野。翻越沙丘時,那彎彎曲曲的脊線會把行人原本一條直線的行進規劃打亂。如果沒有天上的日月星辰指引,行人是很容易在這大漠中迷失方向的。

攝影:李珩、佐螞

撰文:佐螞

騰格里沙漠,是我國的第四大沙漠,主要位於內蒙古自治區的阿拉善盟左旗,從衛星圖上鳥瞰,這大片的黃色區域上鱗次櫛比地排列著一道道細長的藍色,那是騰格里沙漠的湖盆。騰格里沙漠有大大小小數百個湖盆,從衛星圖上湖泊的排列規則,不難想像這千百萬年來,風和地殼運動是怎樣在這片曾經的希望之海上進行大自然“創作”的。

湖盆鱗次櫛比地排列(圖片整理自百度衛星地圖)

巴彥浩特鎮是阿拉善盟左旗政府所在地

初入騰格里

雄踞於銀川西側的賀蘭山,由於其山勢綿長,山形堅毅,成為寧蒙兩地天然的分界。當汽車一路西行,穿過賀蘭山,行駛在去往左旗政治中心巴彥浩特鎮的路上時,路旁的戈壁無時不向路人傳達它荒涼的氣息。天氣好的時候,也可以望見遠處那黃色的大片沙海,那就是騰格里沙漠,從阿拉善左旗一直綿延至甘肅省的中部邊境。

從銀川前往左旗的公路邊樹立的駱駝雕塑

賀蘭山是寧蒙兩省天然的分界

沙漠和戈壁交錯,讓這片土地更顯蕭索。但勤勞智慧的國人總是不放過任何一處希望,在沙漠的邊緣,依然可以看到墾植的蔬菜和樹木。看著平房和菜園在此構造出寧靜的田園時光,甚至有點忘了不遠處就是騰格里的滾滾黃沙。

騰格里沙漠邊緣:當地居民墾植蔬菜的田園

沙與沙丘

站在沙漠邊緣的高處,看著眼前大片的沙丘起伏,放佛置身於無邊的黃色海洋中,這是對騰格里沙漠的最初印象。大部分的沙丘質地鬆散,光突突的一片,只有迎風面細細的沙波紋和讓這顯得不那么單調,這是風的傑作。

黑藍色的、靠牛羊駱駝的糞便為生的甲殼蟲是沙漠中最常見的小昆蟲,它們在沙丘上爬行,有時候也會鑽出一個小洞把自己埋進去。在地勢較低的沙凹中,也時常能看見駱駝刺和冰草之類的植物,這是僅有的綠色生命,但卻更讓人覺得大漠荒涼,因為這些都是典型的耐旱植物。

看著眼前大片的沙丘起伏,放佛置身於無邊的黃色海洋中

沙地上零星長著耐旱的小草

騰格里沙漠有很多移動沙丘,由於缺少植被的覆蓋,沙丘穩定性不強。長年累月的西北風,讓這些沙丘緩慢地改變著形狀和位置。起風的時候,坐在一座大沙丘的沙脊上,靜看天上的雲飄忽涌動,風吹起沙子打在身上還有點疼。看著眼前的沙一層層被吹起進而向前移動,有一種滄海桑田變幻演進的錯覺。這沙丘移動變化的力量是不容小視的,不一會兒功夫,屁股下方的沙已被風吹出一個“空窩”,只好起身走下。

長著冰草和沙蒿的沙丘,可以看見風吹過的痕跡

白刺是沙漠中常見的耐旱植物,也是沙漠之舟駱駝的食物

耐旱到能夠在沙漠中生長的植物冰草

綠洲:牧民世代居守的家園

眼前的沙丘連綿不絕,人類在沙中行走,就顯得特別渺小了。好在騰格里沙漠中的湖盆分布較多,只要補給充足,方向正確,應該極少情況會出現斷水甚至生命危險。雖然氣候惡劣,但騰格里沙漠依然有人類活動生活的蹤跡,這主要是因為沙漠中星羅棋布的綠洲。

綠洲的生態主要依賴於沙漠的海子(湖盆)。從高空俯視,藍綠色的湖盆被周遭的大片黃色包圍,色彩鮮明,湖盆就像嵌在騰格里沙漠的綠寶石,讓人驚嘆大自然的神奇。

遠遠可以望見沙漠中的綠洲,這讓行人的前行充滿力量

湖盆俯瞰,大片的白色是水位退去後留下的鹼跡

岸邊的芨芨草生長茂盛,一直延伸到湖的中心

騰格里的湖盆大多為第三紀殘留湖,有淡水湖也有鹹水湖,淡水湖的水質稍好,周圍的植被也較豐富,一般都有牧民居住。

湖區牧民分布的密度是很小的,往往一片大湖的周圍僅有幾戶人家。給我們開車領路的一位女司機,她是住在擇日其貢(蒙語音譯,一條湖盆的名字)的唯一一戶牧民家的女主人,現在家裡除了放牧之外,也做一些沙漠旅遊的生意。晚上我們的帳篷就扎在擇日其貢湖區旁邊。

沙漠與湖盆界限分明

姊妹湖(阿德伊克爾湖和艾肯伊克爾湖)

不毛之地盛開花朵

深居沙漠腹地,這裡的湖水鹼份較強,在湖水褪去的地方會留下一層白白的鹼跡。越靠近湖區,植被越多,沙土的穩固性也越好。湖邊的沙土被白刺等固沙的植物塑出一座座凸起的小包,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裡的沙子也變少了,很多地方可以踩到堅實的土地。

靠近湖水的地方,蘆葦孤獨地立在沙坡上

多漿植物也是適合在沙漠中生長的植物,它們肥厚的葉片可以儲存水分

有些地方和外面世界一樣,也綻開著黃色的小花

雖然土壤依舊貧瘠,但植被的種類明顯變得豐富起來,已經不局限於駱駝刺、冰草這樣的耐旱植物。在能望見湖盆的地方,不時會看見一兩支蘆葦孤獨地立在沙坡上,也可以看到沙蒿這樣簇生的植物,感覺像是某種蔬菜。騰格里沙漠還盛產鎖陽、肉蓯蓉這樣可以入藥的植物。在靠近湖邊的沙土包中,偶爾會看見幾顆冒出地面的深紅色錐狀物體,那就是鎖陽的莖頂,可以入藥的食用部分埋在地下。

靠近湖區的地方,生長著成堆的苦豆

鎖陽深紅色的莖頂露出地面,這是騰格里沙漠的寶藏

作為溫補藥材的鎖陽,在沙漠中一般成堆生長

沙蒿的形態很像某種蔬菜

湖邊的草地上開著蒲公英的小黃花,甚至還能看見葉片肥厚簇生的不知名的多漿植物。在湖邊緣的水中生長著成簇的芨芨草,它們的根部泡在水裡,露在水面的莖稈上殘留著白色的鹼跡。

由於湖水鹼性較高,芨芨草露在水面的莖稈上殘留著白色的鹼跡

沙漠與湖泊相依,創造出壯浩瀚闊又唯美細膩的獨特自然風光

生命的希望

擁有沙漠保護色皮膚的沙蜥是沙漠裡行動敏捷的昆蟲捕手

總之,從植被的分布來看,綠洲上生機勃勃,可那白的鹼跡又讓你意識到它的貧瘠。但正是榮與荒這樣的相生相伴,更讓你感受到生命的頑強力量。

相比外面的世界,沙漠的物種相對較少,但卻有著完整的生態系統。沙漠裡耐旱的植物餵養著牧民放養的駱駝和牛馬,還有在鹽鹼地里躲藏的刺蝟和野兔,這些動物的糞便成為前文提到的黑色甲蟲的食物,行動敏捷的爬行動物沙蜥又靠捕食這些甲蟲為生。當然,和外面世界的很多四腳爬行動物一樣,沙蜥也會捕食飛行的小昆蟲,比如靠近湖區的地方有很多蚊子,蚊子和沙蜥的皮膚都是黃色的,這是在沙漠生存進化出來的保護色。

駱駝被稱為“沙漠之舟”,是人類穿越沙漠時得力的助手

牧民的牛群在草木稀疏的沙地中覓食,可見生命的堅強力量

沙蜥靠捕食甲蟲和飛蟲為生

甚至,有些意外的是,在氣候惡劣的騰格里沙漠還生存著幾十種鳥類,它們棲息在湖盆滋養的綠洲中。在擇日其貢湖邊牧民廢棄的牲圈圍牆上我看到了幾隻伯勞鳥,還看見一隻不知名的頭戴羽冠的白色的鳥,它們行動敏捷,我還沒來得及舉起相機,已經飛的沒有蹤影;在途徑的姊妹湖(艾肯伊克爾湖、阿德伊克爾湖)和天鵝湖,我們看見有天鵝、麻鴨、黑翅長腳鷸等水鳥在岸邊悠然自在,長腳鷸那細長紅腳是它最明顯的特徵,它們成群結隊地在湖邊漫步、在湖中的水草上方飛翔……

沙漠的湖盆中成群生長著長腳鷸等水鳥

大型水鳥在沙漠的湖畔覓食

湖邊牧民搭建的牲圈,遠處那棵樹是榆樹

清晨,太陽升起時,沙漠也開始了一天的生機

廢棄的石碓,這是人類曾經居住於此的痕跡

深夜,騰格里的夜空星漢燦爛,滿天的繁星,似乎能將人帶到某個遙遠的遠古時代

沙漠與湖泊相依,創造出壯浩瀚闊又唯美細膩的獨特自然風光。

黃昏,我坐在擇日其貢湖邊上的一座大沙丘上,看著太陽西沉,將天邊的雲染紅,也照得湖水泛起金光,忽然想起那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詩句。

深夜,騰格里的夜空星漢燦爛,沒有光污染。那滿天的繁星,似乎將你帶到某個遙遠的遠古時代。

清晨,當太陽升起時,湖邊似乎也有水汽蒸騰的薄霧,那空氣中隱約的濕氣,讓我相信這肯定不是錯覺。

這也許就是騰格里沙漠綠洲的魅力,若不是這樣,牧民們又何以願意世代居守在這荒涼大漠的深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