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老婆為什麼總是嘆氣?

2019-02-17 13:23:03

這屆老婆不太行啊?

據說很多中年男性都有一個共同的疑問:為什麼老婆總是時不時地嘆氣?

這種嘆氣,不分時間,不分地點,像呼吸一樣自然。

直接問“你嘆什麼氣”吧,容易落得個平時不關心她似的;但是不問吧,又實在猜不透。

久而久之,老婆一嘆氣,丈夫就心煩。特別是聯想到“一嘆窮三年”的俗話,就更煩了。

他們很疑惑,實在猜不透這個朝夕相處的女人,於是開始在網路空間裡求醫問藥。

女人真難懂啊。都說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二者的想法天然地無法互通。

若干年前追她的時候,弄懂了女人說“是”就是“不是”,這套口是心非的邏輯。

結婚後發現,怎么老婆連說都不說了,只剩一聲聲嘆氣,讓人摸不著頭腦。

你老婆,究竟都在嘆什麼氣?

“唉,成為完美母親好難”

總覺得焦慮情緒蔓延到育兒屆很久了。曾經,我們都是被散養大的,但現在,誰還敢散養孩子就是不負責任的“熊家長”。

當代女性第一大負面情緒來源,就是養娃。

成為媽媽,不僅意味著失去了自嘲“我還是個寶寶”的資格,還意味著,一天24小時裡,有25小時都在為寶寶忙前忙後。

不光是自己從內心裡篤定,一定要當個好媽媽;整個社會也在不停地或明示或暗示:當了媽,就該全心全意。

第一,全心全意地接受孩子吃掉自己的所有時間,包括睡眠。

世界衛生組織大手一揮,建議你老婆堅持母乳餵養到孩子2歲。也就是說,生理折磨也要持續2年,包括但不限於漲奶、溢奶、乳頭損傷。

相信每個母親都經歷過被夜奶支配的恐懼。

剛出生的寶寶晚上會頻繁地醒來要吃奶,你那位平時睡覺雷打不動的老婆,一晚上起夜四五次,沒睡過一回超過2小時的覺,還得保持動作輕柔。

如果這個時候丈夫卻在熟睡,孤軍奮戰的她只好絕望地長嘆一聲:“哎……”

第二,無條件地放棄事業追求,接受“全職媽媽”的身份。

不少私立幼稚園和國小在面試家長時,或隱晦或直白地表達了“希望孩子的媽媽是全職媽媽”的傾向。

高管爸爸+全職媽媽的搭配,是校方的最愛。

如此一來,媽媽們可以無限奉獻自己的時間給孩子。

當媽媽們抱怨在家帶孩子很累時,總有不少爸爸們會說:你就帶個孩子,哄他吃飯睡覺,能比我上班還累嗎?

但事實卻是:帶娃,比上班累。

爸爸們還能靠上班來逃避一下,重慶一位奶爸為了不帶娃,寧可天天在辦公室加班,堅持了3個月之久。

問及原因,這位爸爸理直氣壯:你是全職媽媽,就該你來帶!

相比之下,當媽的就慘了。

如果有選擇,她寧可上班也不願意在家看孩子。可惜,她沒得選擇。

無奈之下,只好一聲嘆息。

第三,要全心全意地為孩子攢錢,沒錢還談什麼教育?

前有《月薪三萬撐不起孩子的暑假》,後有《半年工資養不起暑期里的孩子》,看得媽媽們心驚膽戰。

這是網上流傳的一份學前階段教育投資清單:

“贏在起點”早教班27800元,“美吉姆”早教班29000元,“小小地球”少兒英語27000元,“至慧學堂”數學思維班15000元……每個0都很扎心。

圍棋、鋼琴、游泳、空手道、輪滑班……如今的育兒競爭,早就不僅僅停留在課堂知識了。

但這還只是標配。現在誰沒送孩子出過國、游過學,簡直就是恥辱。

於是一些媽媽開始自我催眠:砸錢砸不出好孩子,陪伴式教育才是王道。

比如,江西文科狀元劉夢的媽媽說,她每天要花幾小時幫孩子整理錯題,這也就意味著,她自身必須精準把握聯考知識點。

以至於有人說,劉夢能上清華,她媽媽就能上北大。

於是你老婆再次嘆氣:唉,我自己聯考的時候還沒這么努力呢,為了孩子,拼了。

據說,要成為完美母親,一是要捨得拋棄自我,二是要懂得犧牲。

但更令她絕望的是,這一切似乎都是默認的、不容商量的,必須由女方完成的。

“後悔當媽媽”的聲音從來都不絕於耳。

學者Barbara Vinken早在2001年就分析說,因為社會整體期望母親無所不能,所以德國三分之一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不生孩子了。

當疲於應對有關育兒的一切的時候,你老婆重重嘆了一口氣,悄悄發了一條朋友圈,對你不可見的那種。

“唉,職場裡的後浪太強”

生活成本太大、育兒成本太高,要不是家裡有礦,沒有多少女性能心安理得的做個全職媽媽。

過了產假,接著上班,這是大多數女性的常態。

一邊擔心孩子的尿布換了沒,一邊被微信文章打雞血:

“伊萬卡·特朗普是3個孩子的媽,至今還在商界和政界玩的溜;英國一家基金公司女CEO,不僅生了9個娃,還管理著500億英鎊……”

你看,那么多人妻都在家庭和職場之間如魚得水,這才是“完美老婆”的標配。

讓人誤以為“職場媽媽”都是衣著光鮮、舉止幹練地帶娃工作,看上去遊刃有餘。

如果在網上搜尋“職場媽媽”,出來的圖片大概是這樣的

但實際上,真實的職場媽媽,可能剛剛經歷了一場溢奶帶來的尷尬。

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明白,每一步走得多么如履薄冰。

曾任美國全球政府事務部高級副總裁的海倫·曇迪說:

每位職場媽媽都背負著一個“guilt bag” (有罪包)——上班的時候想著家裡的孩子感到自責;更糟糕的是,下班了這包袱還不能卸下來,回家看著孩子又想著工作的事再次感到自責。里外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

我一個朋友的孩子6個月大了,最近我朋友開始回公司上班了,卻跟我抱怨:是不是在奶孩子和上班之間,只能選其一?

每天,她都晚到半小時,早走半小時,心驚膽戰地享受著國家規定的合法哺乳時間。

後來上司找她談話,言下之意就是“儘快給娃斷母乳,你已經影響工作了”。

在職場中,無論職位多高,待產女性面臨的壓力都是一樣的。

之前在京東高管們的聚餐上,女副總裁杜爽說她意外懷孕4個多月了,“我不會耽誤工作的,老闆!”

劉強東在勸說這位女高管休假的時候,用的措辭卻是“你們休假也是給其他兄弟們一點機會”。

箇中意味,恐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

整個社會似乎在期待著勇於生二胎的女性,但同時,職場又不希望生孩子侵占哪怕一點點女員工的時間。

演員姚晨也深陷其中。

五年育倆娃的她,每次想要在工作上大展拳腳的時候,都會被孩子的到來打個措手不及。

她說:當我躊躇滿志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我發現我懷孕了。三年後,我又準備重新回到事業中的時候,我發現我又懷孕了。

在這個弄潮兒更迭更為頻繁的娛樂圈,女明星所要承擔的代價,遠超男性。

曾有一個調查結果顯示,44%的全職媽媽期待重回職場,47%的職場媽媽覺得回歸家庭會更快樂。

二者互相羨慕,似乎誰都無法在事業和家庭中尋找到完美的平衡。

你的老婆就在二者的拉鋸戰中,唉聲嘆氣。

因為職場無時不刻地說著,“我們不歡迎體力、精力上稍遜一籌的人”。

她也想像剛畢業的大學生一樣,充滿幹勁,心無旁騖;但現實卻是,家庭瑣事期待著她去主持、孩子的課外班等著她去陪讀。

都說父母的位置是孩子的起點,一想到孩子和家庭,她咬緊牙關也想hold住一切。

偶爾的嘆氣,只是一種排遣。

“唉,煩惱太多說不完,就是想嘆氣”

我曾經問過我媽,到底在嘆什麼氣。

“沒啥,就是想嘆氣。”言畢,她又投入到做飯、拖地、晾衣服的無限循環中去了。

如果說愛情是荷爾蒙燃燒得劈啪作響,那么婚姻可能到了最後就是搭夥過日子。

再有愛,也會被消磨。而這種消磨,讓人失去了共享心事的欲望。

一個網友發帖說,她曾因水池裡結著油膩的碗哭過。

那陣子她忙於一個項目沒回家,她丈夫就從婆婆家帶飯回來吃。等她回家一看,廚房裡堆了好幾天沒洗的碗筷,油膩膩的。

超負荷在職場上運轉了幾天的她沒崩潰,此刻卻崩潰了。

同樣都是為了小家庭出去賺錢,丈夫回家後可以兩手一攤,她下班後卻要拿起“家庭主婦”的角色卡,白天在單位工作,晚上在家做家務。

身為家裡的女主人,她們天然地就要承擔起更多的家庭責任。

就連明星大S上節目時表現出敏感柔弱,或者對丈夫汪小菲撒嬌,都撞在了槍口上,被一眾網友指責“做作,不像個賢妻”。

不是這屆網友太嚴格,而是社會默認的規則就是如此。

總體來說,就是這個時代對“完美女性”的期待越來越高了。

整個社會都以為現在的女人應該是跑著馬拉松就把娃給生了、生完孩子都可輕鬆收身、舉著鐵就把飯給做了、餵著奶就把會給開了、一邊給家裡插著花一邊給孩子輔導著功課一邊給自己的上市企業敲了鍾,人還越來越美了。

來源:格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