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都想要穩穩的幸福

2019-02-17 23:58:07

(01)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圍著小區的花園散步一圈,敏敏很享受這樣的時光,有爸爸媽媽一起牽著她,她在中間自由的跑跑跳跳。

在經過一個階梯的時候,她不小心絆了一下,差點摔倒。幸好,還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她看了看我們倆,我們對她笑了笑,她又笑嘻嘻的繼續往前走。

“要小心呢”媽媽補充了一句。

“我會小心的。”敏敏說。

媽媽說:“那你怎么剛剛都沒看路啊!” 。

“反正有你們牽著我!”。敏敏說說完就撲來我們的懷裡。

我們頓時無語!再看看敏敏,一臉穩穩的幸福樣。

(02)

心理學家科胡特的《精神分析治癒之道》裡面講了個故事。

被譽為‘鐵血宰相’的政治強人俾斯麥,長期受到失眠的困擾。後來有一位醫生治癒了他的失眠,醫生的方法也非常簡單。這位醫生在俾斯麥睡覺的時候,就坐在俾斯麥床邊一語不發,直到他睡著,在俾斯麥第二天醒來時,看到醫生仍然安靜的在他床邊。反覆如此了幾次之後,宰相的睡眠問題就解決了。

原理也很簡單,因為外在安撫性對象的穩定的存在,很好的緩解了俾斯麥內在的焦慮。俾斯麥在入睡的時候,他知道,無論自己睡得多沉,有個人在那裡穩定的待著,而且反覆多次的在這種穩定的客體關係下,他的睡眠狀況就自然慢慢的調整了。

(03)

“我要穩穩的幸福,能抵擋末日的殘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個歸宿。”- 很難過,很想家的時候,聽到這首歌我就覺得舒服些。”

這是一位北漂的朋友昨天在她的朋友圈發出的內容。

我不知道這位朋友最近經歷了什麼,但我知道,她的內心深處,家,是她穩穩的陪伴,是她穩穩的支持。儘管她的家遠在千里之外,但是家人的支持、溫暖,那種從小就由家庭父母那裡得到的溫暖與支持,已經穩穩的進駐了她的內心,那些穩穩的幸福,連末日般的殘酷都能抵擋,定能支持她度過生活的困境與難過。

而這些堅定的幸福,最初,是源自於父母帶著溫柔穩穩的陪伴在孩子的身邊。

(04)

我們都見過,年幼的孩子,還在學爬學走的時候,他每次走向前方拿某個玩具的時候,總是不時的回過頭來看看媽媽。為什麼?因為每次看到媽媽的時候,媽媽就在那裡。當媽媽也看著孩子,孩子會從媽媽的臉上,媽媽的神情里看到自己。

媽媽是放鬆的,孩子也是放鬆的;媽媽是喜悅的,孩子也是喜悅的。媽媽穩穩的在那裡,孩子穩定的內在自我就慢慢建立了起來。他對玩具的探索,對事物的探索,對這個世界探索就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微博上看到過一個段子,說的是一位父親帶孩子去打針,孩子因為害怕就哭了起來,這位父親說,針都還沒有開始打,你哭什麼哭。等打完針了,孩子又繼續哭,這位父親說,針都打完了,還有什麼好哭的。我看到這條微博有很多的點讚,甚至夸這個段子好,這位父親有辦法。

其實,大家都害怕把自己的情緒表達出來,特別是這些恐懼的、焦慮的情緒,也就是我們常常聽到的所謂不好的、負能量的情緒。於是,就發展出了如這條微博段子這位父親的做法。

孩子有害怕的情緒了,成年人也焦慮,更害怕去處理,甚至都懶得去處理,孩子一哭,自己都hold不住,所以我們學會了各種辦法去轉移、壓制孩子本該正常出現的情緒表現,以圖自己的情緒穩定或省事。儘管孩子看起來已經不哭了,或者他也沒有理由去哭了,但是他的內在情緒卻暗流涌動般的翻滾。他以後遇到這些事情,未來遇到的困難,他的情緒也將不知如何處理,也將無處依靠和安放,因為他從未得到過穩穩的支持和接納。在內心不安的深夜,情緒卻找不到歸宿。

“情緒的驚濤駭浪中,有一個核心自我穩穩的站在那裡”。這是科胡特對健康自我的一個說法,而這個核心的自我,就是來自於孩子對父母的內化。如果孩子的情緒處於驚濤駭浪之中,父母能夠帶著情感穩穩的站在孩子的身邊,這種支持與接納的形象就將深深的內化到孩子的內心。而這種穩穩的人格基石,無論你未來身處何處,內心都會有個抱慰力量。

我們為何都想要穩穩的幸福,只因每次伸手入懷中時,能有你們的溫度。

作者:吳在天,武志紅工作室諮詢師。文章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不懂點心理”,ID: bddpsy,轉載已獲授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