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機里的中國人,美人如畫畫如夢

2018-08-03 19:17:17

西洋美

美在精緻立體的五官

眼睛深邃像住著星辰大海

鼻樑高挺而英氣勃勃

這樣的美,美在張揚

而東方古典美

則毫不聲張,美在內斂和含蓄

似蹙非蹙罥煙眉,似泣非泣含情目

不露聲色之美,美在風骨

但在這個自由開放的時代

人們對古典的審美日漸式微

然而在多數人都追求西方立體美時

有一個人卻執著地往回走

從詩詞、古畫、文物中尋覓東方古典美

並將她們定格在一幅幅仕女圖中

他叫陳潤熙,一位復古攝影師

他鏡頭下的東方女性

低眉、頷首、朱唇微啟

只是略施粉黛,便個個楚楚動人

清麗絕塵的容顏,舉手投足間顧盼生姿

給人一種極致的東方古典美

一種浸潤著時光的浪漫

而東方古典美

不是脂粉鉛華所能打扮出來的

她來自每個人內在的修養

來自一顰一笑的優雅

唐仕女,一朵華貴的牡丹花

唐仕女是陳潤熙第一組仕女圖

他說,之所以拍唐仕女,是因為

李少紅《大明宮詞》所傳達出的盛唐氣象

正好符合他對唐代仕女的審美設定

於是便參考壁畫、古代仕女圖

復古服飾、裝束、妝容......

但他說,自己對古典的原則

是“復古但不復原”

唐人喜歡高髮髻,大面積的腮紅

花鈿、眉形、唇形的選擇也有上百種

但是,在裝扮時只提煉經典部分

並以今人能接受的方式“復古”

讓經典更經典

所以他鏡頭下的唐仕女

雍容華貴,悠閒嬌慵

不失那個時代的豐腴之美

又能為人接受,不誇張,只有美

宋明仕女,腹有詩書氣自華

來到宋代

“仕女”形象有了極大的變化

服飾更素雅,色彩更低調

髮型常以鬢髮蓬鬆,髮髻偏低為主

髮飾也非常少,有時甚至沒有髮飾

她們追求的美是一種簡約

但陳潤熙說:“越簡約,越難做”

在妝容上,看似“不施粉黛”

其實眉目含春,盈盈如水

最難表現的美,便是這樣的風骨之美

而宋代審美恰恰是文人式的簡約而不簡單

明仕女

在妝容和髮型上與宋仕女變化不大

但服飾的顏色更為明麗

款式也更加莊重大氣

她們不是宋仕女那種

長裙細腰、婀娜多姿的美

服飾寬大至將整個身體包裹住

顯得莊重而且賢淑

也不再是一種輕盈的少女感

但卻有一種唐宋仕女

都無法表達的大家閨秀之美

一種端莊賢淑的古典美

不考究,何以古典,又何以經典

但是,對於陳潤熙而言

不管做哪個時期的仕女圖

每一組作品幾乎要花盡心思去刻畫

小到道具飾品

力求盡顯時代的特色和風格

如果市場上沒有,那就只能找師傅定做

大到仕女的一舉一動

都力盡與古代仕女一樣傳神

甚至從戲曲中吸收身姿之態和眉目之情

他的執著和較真

只為了讓鏡頭下的女子

都是獨一無二的古典美

他說,既然要拍古典,就要回到古典

只有做好了古典中的經典

古典美才能歷久彌新

陳潤熙的復古照

還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

但凡要拍攝復古照

便不能帶美瞳、美甲和假睫毛

因為東方人的美

不是西方立體雕塑感的美

她是一種平和之美

我們復古的更應該是她內斂的氣質

而東方古典美的氣質

不是外貌上的修飾可以裝扮出來的

她是一種內在的修養,是一種風骨

是一副微笑和成熟的面孔

是根植於每個人內心深處

平和且高貴的性格、修養和思想

在大家努力

追逐標新立異,關心潮流的時候

陳潤熙的審美是往回走的

從傳統尋覓東方古典美

而永遠不會過時的

正是忠於自己的赤子之心

有句話這樣說:

“順應時勢,不如順應自己。”

感謝:陳潤熙先生接受物道專訪。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由「陳先生復古照相館」授權提供,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