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賭希拉蕊贏

2019-02-23 13:27:08

其實,我特別不喜歡希拉蕊這個人。

律師出身的她,高傲、虛偽,喜歡咬文嚼字,斤斤計較。和柯林頓贏得身邊人尊重不同,她的高冷讓她身邊缺乏鐵桿的支持者。

相反,從感性的角度而言,我特別喜歡敢於特立獨行的特朗普。成功的商人、跨界依舊是擁躉無數,在紐約獲得選戰勝利後登上自家大廈樓頂慶祝,有球隊,有遊艇,到處都有別墅。

更關鍵的是,她還有幾任嬌妻,均為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嫩模。

這絕對是中國很多男人艷羨的對象,當然我也不例外。我尤其喜歡特朗普的一點是,他敢於冒美國各界精英之大不韙,說出那么多政治不正確的命題。

總而言之,他就是中國的任志強、王石和某位政治明星的合體。如果我有投票權,我一定毫不猶豫地選擇特朗普。

我知道這么說會被很多人鄙視,尤其是女性朋友,可沒辦法,還是坦白從寬較好。

我儘管喜歡特朗普,但理性判斷,還是認為他在和希拉蕊的競爭中會是失敗的一方。我從2015年6月我在東方衛視《環球交叉點》做節目開始,就看好希拉蕊。不過,我當時覺得有可能上演小小布希vs希拉蕊的好戲,後來編導拿專家們打臉的言論開涮,拍攝了一部小片,專家們的回應是:美國大選的好玩之處就在於它的不確定性。

我為什麼看好希拉蕊,並且和朋友賭她會贏?下面就是一些理由:

第一,和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共和黨的對手們比,希拉蕊顯然是更適合的人選。

她當過參議員,當過總統夫人,當過國務卿,在華盛頓根基深厚;反觀共和黨候選人,均有致命缺陷,呈現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的狀態。特朗普進入決賽,就是共和黨中生代還不足以扛起大旗的結果。共和黨這些州長們,2020年捲土重來,獲勝的希望更大。今年不得已推出特朗普,共和黨精英們也是無奈之舉,這種內亂形勢下,想獲勝很難。

特朗普的作風是亂拳打死老師傅,這在黨內初選階段屢試不爽,但決賽階段,需要靠實力說話,需要通過電視辯論贏得選民的支持,需要拿出靠譜的政策,需要積累,顯然特朗普這些方面是不足的。等進入最終比賽時,選民對他的新鮮勁兒一過,他的那些奇談怪論也就被拋棄之了。

第二,民主黨這半年幹得尚可,選民不覺得共和黨上來會更好。

我不是說歐巴馬幹得好,而是說民主黨整體而言幹得尚可。歐巴馬作為一個跛腳鴨總統,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軟弱、最沒有權力的總統之一,但由於民主黨陣營里處理經濟事務的能力,強於共和黨,因此美國經濟還是從金融危機里走了出來。

希拉蕊需要做的,是和歐巴馬切割,因為歐巴馬是“負資產”。外交方面,希拉蕊當過一任國務卿,顯示了勤勉的一面,而歐巴馬政權在外交方面的成就,她可以選擇性地繼承,處於比較靈活的位置。

民主黨的劣勢在於,執政八年後,中產階級在微弱,貧富分化差距在拉大,這是要備受指責的地方。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共和黨上台後這一狀況會好轉。因為這是美國的結構性矛盾。

第三,美國的人口結構導致共和黨處於不利位置。

有位美國共和黨大佬曾憂心忡忡地說,按照美國人口結構的變化,未來共和黨將永遠沒有機會贏得大選。

這么說雖然有些悲觀,但多少道出了實情。隨著美國移民的大量增加,以及白人出生率的下降,共和黨的基本盤在萎縮。美國中西部藍領白人本是共和黨的擁躉,但面對收入下降、失業率增加的現狀,非常不滿,這也是他們投票給特朗普的原因。特朗普顯然意識到這一點,選戰過程中開始爭取少數族裔的支持,甚至跑到華人社區說我愛中國人,我愛中國。

然而,這樣說說不夠的。共和黨面臨的是一場革命性的變革,考驗它們的是如何適應時代的變化,在黨綱、理念方面做出調整,鞏固並擴大自己的基本盤。2016的大選是預演,這一調整可能要到2020年才完成,那時他們才有望奪回白宮。

第四,選希拉蕊,買一送一,可以重啟柯林頓的能量。

我一直覺得,這才是希拉蕊的殺手鐧。希拉蕊對此也不避諱,他說如果當選將讓柯林頓負責經濟。哪些不太喜歡希拉蕊的選民,就當選柯林頓吧。

第五,美國是個求新、求變的國家,該選個女人當總統了。

這個理由有點牽強,但我始終覺得,世界上這么多國家都選出女性領導人了,敢為天下先的美國人,也應該行動起來了。在美國兩黨紛爭愈演愈烈的時節,選個女總統出來,也許有利於彌合分歧,把歐巴馬時代的黨爭弱化一下,讓華盛頓圈子多點兒正能量。

美國的總統大選,從來不乏故事,也不乏意外。希拉蕊要贏得大選,需要和特朗普展開一場無下限的惡鬥。調查結果顯示,這兩位是美國有史以來最不受歡迎的候選人。然而,總要選出一位來,最終花落誰家,我們拭目以待。

我的微信號:【 worldcomment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