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漢字的解讀中寄去祖先的智慧

2019-03-14 06:19:50

周一粟

古老的埃及流傳有這么一句古話:“要尋找智慧,就到東方中國去。”

上世紀50年代,印度總理尼赫魯也對女兒說:“世界上有一個偉大的國家,她的每一個字,都是一首優美的詩,一幅美麗的畫,你要好好地學習。這個國家就是——中國。”

中華文化的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中華文化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的根,是中華民族的魂,蘊含著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非凡的創造力和強大的凝聚力。所以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中華文化。

一粟老師今天就從《弟子規總序》隱藏的一個字謎開講:

一拄拐老者抱著一卷書簡慢慢走來,一小孩見了,張開雙臂,蹦跳著撲向老人:爺爺,爺爺,教我讀書學”文“——這顯然透出“快樂學習”和先學做人“孝”親尊師愛家國,然後才能學得好“文”化知識這兩大信息。所以《弟子規》開篇說“首孝悌,次謹信;泛愛眾,而親仁;有餘力,則學文”么。

所以讀書之前應該先學做人:孝——包含有“孝親、父慈子孝、上行下效、老吾老、幼吾幼”等內涵。

既然“教”字要我們先“孝”親,那么同學們告訴一粟老師:家裡每天最辛苦最值得“孝”敬的人應該是誰呢?

請先認認“司母戊”鼎右下角鏤刻的這個“母”字:

一位雙手環抱跪著乳子的偉大女人!

還有這個“娘”字,也是一個跪著為我們做飯的女人——也只有最優“良”(優秀)的“女”子才有資格被稱為“娘”親!

現在,同學們一起分享這個“媽媽”的“媽”字。

提問:這個“媽”字僅僅只是一個形聲字嗎?

其實,她更是一個會意字——

“媽”:一位一輩子為我們兒女當牛做馬的偉大女人!

既然是指“為兒女當牛做馬的人”,那為什麼只選用“馬”而不用“牛”?

一粟提示:確實,六畜里牛馬是最辛苦的。牛什麼時候最辛苦?

春天!

馬呢?

天天!

相比之下誰更辛苦呢?

當然是馬!

是呀,馬比牛更辛苦呀,睡覺都不能躺下來,一輩子只是四隻腳換著顛顛而已。而且不到倒下的那一刻,就是再累,再難,也要將背上的貨物馱到地才倒下……想想,我們的媽媽——在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前三四年里(含懷胎10月)是不是就像馬一樣:我們只要稍微有一點動靜,稍微哼一聲,母親就會警覺,馬上為我們餵奶或換尿布……所以,老祖先在創造這個字時,才選用了最能體現母親精心呵護的部首“馬”字!

再看這個“父”字的甲骨文:

“父”應該有以下兩層意思:

一是手持棍棒之形。意為“手裡舉著棍棒教子女守規矩的人”就是家長,即‘嚴父’教子——“教不嚴,父之過”“嚴是愛,松是害,不管不教要變壞”呀!

二是一個小孩子蹣跚學步時,一支有力的大手在扶著孩子學步——大愛無聲,無聲勝有聲呀!

學會做人之後才可以去學習知識:文

那么學習“文”化知識的最好方法是什麼呢?

請看5000年前老祖先為我們子孫後代設計好的這組漢字:

讀——知~智~慧——意——聰——聖!

我們先看看這個繁體“讀”字都給我們提供了哪些信息?

“讀”字的偏旁“言”,即指祖宗留下來的經典言論,如《道德經》、《論語》、《大學》、《中庸》《三字經》、《弟子規》以及成語、諺語以及傳世詩詞美文等。

那么,“書”該怎么“讀”呢?

“讀”字右邊中間的“四”告訴我們:讀書一定要“四到位”:眼到、口到、手到、心到。這四大治學方法,充分體現出一個“動”字,也就是眼動、口動、手動、心動。“四動合一”充分啟動了大腦皮層運動中樞功能和整體身心的綜合運用,從而便能達到“書聲琅琅而入耳,清泉潺潺而出心”效果。這種通過動口而達到動心的寶貴傳統學習方法,才能真正地跟祖先溝通、學習,才是領悟祖先智慧的最好方法!所以“讀”書:向上,則必將實現“學成文武藝,報效咱國家”的人生理想,成為文武雙全品學兼優的無雙國“士”;向下,也可得“貝”(錢),能夠謀生甚或發財致富。

少年兒童學習“知”識最好也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只要有的放“矢”(有選擇)並“矢”志不渝的開“口”誦讀就足以掌握所學“知”識了——“心開竅於舌”(《黃帝內經》)。而如能每“日”開口誦讀(“日”積月累)地堅持下去,就足以獲取祖先的無邊“智”慧了!

而這個智慧的“慧”字則告訴我們:一個時常在自個“心”田上勤於清掃(清理)心靈垃圾的人,定能取得生活事業(精神物質)上的雙“豐”收。

而開口讀書的妙用就在——書讀百遍千遍,“心”“音”自然出現:意!這是因為:讀書不響,隔靴瘙癢。書能熟讀成誦,自能融會貫通。經書熟讀千百遍,內藏真意自顯現。所以,書一定要讀,多讀,朗聲讀!不如此,則不能接收宇宙間天德地氣,難以吸收祖先留下的道光德能和大智大慧!

我們再看——聰明的“聰”,聖人的“聖”(多聆聽,多開口誦讀,就足以擔當大任:“耳”+“口”+“壬”=“聖”)這兩個字,不就是都有“耳”旁么——所以,堅持誦讀中華智慧經典的孩子,必定“聰”慧不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