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你成不了海明威

2019-03-14 04:52:52

文/梁凌
女兒臨睡前突然問我:“媽媽,你知道《老人與海》里老人的結局嗎?”她剛剛讀完海明威的《老人與海》。
這本書我多年前看過,現在只剩下模糊的印象。我想了想說:“是老人與一群鯊魚搏鬥,最後勝利了,拖回一條大魚,發財了嗎?”
她表示鄙夷:“叫我怎么說你?真是看書越多越迷糊!”
我問:“為什麼?”
她說:“大部分書的結局是,誰誰經過奮鬥發財了,誰誰成了名人,或者公主與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就是受了這些書的影響。而《老人與海》的結局是:老人一無所有,他渾身是傷,很累,回去就睡著了,他不在乎別人看見他的眼淚。”
我說:“他不是打了一條大魚嗎?”
“但大魚被鯊魚吃了!”她說,“他白出了一次海,一無所獲。”
我一時失語。
她說:“如果叫你寫,你就會寫成老人打到大魚發財了,成名了……就像大多數作者那樣,唉,難怪你們都成不了海明威!”
在十二歲的女兒面前,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庸俗了。
她一下使我看到了潛意識裡的自己。難道經過這次海上搏鬥,能安然入夢不是最好的結局嗎?難道有這次驚心動魄的經歷不是最大的成功嗎?我太注重結果,而忽略了過程。其實,我們大多數人的一生和那位老人一樣,一無所獲,赤條條來又赤條條去。我們搏擊過,出過力,流過汗,甚至傷痕累累,仍默默無聞,既沒有成為比爾·蓋茨,也沒有成為牛頓,甚至還會在奮鬥中受傷——這算不算成功?
倘只看過程,不看結果,那么,受傷的老人、奮鬥過的人、不虛度年華的人,都應該是成功的吧。
反過來說,如果一個國家的人,不把與鯊魚搏鬥受傷的老人、摔倒後掙扎著到達終點的運動員當英雄,那么這個國家的人是多么功利、狹隘和殘忍!
在庸俗的價值標桿下,許多作者被潛移默化成了勢利眼,不關注過程,只追求結果,而且是那種所謂“成功”的結果,不把拼搏過的一無所有當成功,所以他們成不了海明威。
常常,我們不如孩子,一個孩子無意間就推翻了我們的價值標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