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

2019-03-12 17:54:19

文 | Ray先森·主播| 宸聲 · 編輯| 天秤座

曾經在很多場合很多時候,都會遇見和聽見很多人信誓旦旦地說:“認真你就輸了!”

於是這些年來,經過時間傳遞和眾口相傳的演繹,讓人對這句“認真你就輸了”似乎產生了幾分認同。

仔細想想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有許多人喜歡把這句話掛在嘴邊。特別是在這樣的時候:

上大學的時候,當你為了一場辯論賽精心準備時,有人會說:“一場班級內部辯論賽而已,你至於搞得這么認真嘛?”

初入職場,當你為了一個創意文案一遍遍修稿時,有人會說:“一個廣告文案而已,你何必這么糾結這些小細節?”

為人父母,當你為了孩子的親職教育費時費力地準備時,有人會說:“一個小孩子而已,上學的時候都會教,你這么辛苦幹什麼?”

我在想這些和自己和親人和未來息息相關的事情,我們都不曾用認真去對待,那我們的認真將安放於何處?

難道要等到整個班級輸掉了辯論賽,你才恍然大悟說我早該認真準備資料。

難道要等到上司指著你的鼻子說重寫的時候,你才明白原來這文案真的要改。

難道要等到孩子上學了卻什麼都沒有準備的時候,你才不安的說原來這些事情我都沒準備。

暫且不必說認真就一定會輸或者贏,我們有時候真的可以想想我為什麼要“認真”?

記得很久以前在一場綜藝訪談節目中,看到歐弟說過一段話,他說,

大家常常跟我講一句話,認真你就輸了,可是不認真的話,這輩子你就廢了。自己的人生都不認真面對的話,那誰要認真對待你。

很多人常常把“認真你就輸了”掛在嘴邊奉為人生信條,其實這不過是給自己的懶惰和怯懦找一個理由和藉口罷了。

藉由“認真你就輸了”的推辭理所當然地放任自流自我逃避,這樣的行為和輸了又有什麼區別?”

在某些時候和環境中,認真不一定就能讓我們贏,但不認真絕對會輸的很慘。

因為不認真,你可能連遇見未來的機會都沒有。

記得剛剛來深圳的時候,某日和一位大學同學通電話,那時候的我剛剛下班,他說

“你們老闆給你多少錢,你還天天干到那么晚,你至於嗎?”

我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回覆他,我知道有的人在乎的是做這件事我能得到什麼,而我在乎的是我是否認真對待過這件事。

認真,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個極其模糊且空泛的概念,但你可以在現實的生活里隨處看到認真的影子。

我是一個對於我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盡我能力做到最好的人,不是因為我能力有多強,也不是顯得我多么與眾不同,而是因為我只想對得起我自己所投入的時間,我自己所付出的精力,僅此而已。

很多人會說,

我上大學天天打遊戲,我不是照樣畢業了嗎?

我工作早九晚五不犯錯誤,我不一樣在公司好好的嗎?

我只要長得漂亮,不一樣能嫁個好人家嗎?

對,每一個人有每一人的生活方式和選擇,我不同意你們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不會說你們是輸的、你們是不對的,因為你們的做法在你們的思維體系中就是對的,所以我不會妄加去評判任何人。

但是,請你不要說“認真你就輸了”,因為你不知道還有很多人他選擇的是真正認真地去生活和工作。

要知道,你可以對感情不認真,對工作不認真,但是時間對你,很認真。

在我看來認真絕對不會輸,你得到的只會是收穫。假如你參加一場辯論,恰巧你輸了,那只是一場比賽,你得到的無非是一個頭銜,即使你輸了,你就沒有收穫嗎?

如果你有收穫這場比賽就輸得值,因為終究會有一天,你的這些因為輸獲得的收穫會幫助你成功。

這不就是你要認真的理由嗎?

在歷年曆屆的運動會中,我最中意的莫過於四年一度的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除了緊張激烈的追逐競賽,更讓我感動的是每一場比賽中,每一位運動員身上迸發出來的那種突破自己、追求完美的奧利匹克精神。

在2008年中國北京奧運會上,已經成為一位母親的丘索維金娜,為了籌錢為兒子治療白血病,在已經33歲的年齡,勇敢出征,獲得跳馬銀牌。

德國運動員馬蒂亞斯·施泰納舉起258公斤的槓鈴,獲得冠軍後他拿著妻子的遺像走上領獎台,讓眼淚肆虐。

美國射擊選手埃蒙斯最後一槍失敗,妻子將他緊緊擁入懷中,埃蒙斯拭去眼淚,微笑著向觀眾致意。

那些或喜悅或悲傷卻令人感動的群像,無不向我們宣告著什麼才是真正的奧林匹克精神。

真正能夠讓奧林匹克永存的是人類的感動和讓人類感動的精神。這樣的精神就是一種永不放棄的精神,一種決不向命運低頭的精神。

而這些精神,不正是來源於我們心中最原始最認真的堅守和追逐嗎?

很多人喜歡用輸贏來論定一個人的存在價值與生存意義,須知這個世界還有無數的事情是無法界定輸贏的。

在每一屆的奧運會中,我們總能看到許多讓人血脈膨脹又心頭一顫的瞬間。

當我們看到南非殘疾人選手納塔莉·杜托伊特用一條腿游完10公里馬拉松游泳比賽;

當我們看到波蘭的“維納斯”娜塔莉婭·帕蒂卡在奧運會女子桌球團體賽上用單臂為祖國出戰;

當我們看到中華台北隊的蘇麗文拖著受傷的腿11次倒下又站起來時;

當我們看到中國女子舉重選手向艷梅在舉重69公斤頭部險些受傷,依舊不負眾望奪得金牌時;

我們看到了一種精神、一種力量、一種不可戰勝的勇氣。

在這樣的認真與執著面前,輸贏勝敗又何妨?

曾經有人說認真其實不是一種美德,它只是一種獲得結果的工具。

但是我覺得這種工具本身就是人類非常美好的一個品質,無論對待任何事情,如果你不認真,帶著一種似是而非或者不屑一顧的心態,那就沒有必要去做,因為你根本不在乎結果。

初心都不曾認真,結果也就談不上認真對待了。

在各類的體育類的競技比賽當中,我們往往會把掌聲給哪些人?

可能會是那些最後奪得了冠軍的人,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那一群人,那一群明知道自己可能拿不了冠軍,卻依然非常努力、堅持到底、不斷奮鬥,挑戰自己極限的人。

我們往往會輕視那些自以為自己的天資卓越、優越感非常強的人。他們對任何東西不屑一顧,也許是對整個賽事的不尊重,也許是對對手的不尊重,甚至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這種對任何事物的不尊重,不也是一種不認真么?

其實我不止一次,在各種社交空間裡,包括QQ空間、微博、朋友圈都見過這句話的影子,但是這真的是我最無感的網路流行語。

因為如果你認真,你只是輸給了對手;但是如果你不認真,沒有為自己的夢想,那你就是輸給了你自己。

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

真正有資格去收穫未來的人,從來都是那些在現在就認真準備和認真考慮的人。

記得小時候,我的小夥伴們大多數是一張花貓臉,一雙小手伸出來就像剛剛刨了煤球一般的烏黑,而他們的父母也大多數一副衣衫不整、披頭散髮的模樣,我的母親常常和說我,

出門見人,就要穿得像個人。

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是時常保持著衣衫整潔,儘量做到指甲里不留一點污垢。那個時候很多人都用言語笑話我的母親,

人家孩子都是這樣,你這么計較乾什麼,小孩子髒點不是很正常嘛?

我的母親很認真地用這番話,告訴了他們,

一個對小事都不曾認真的人,又有什麼本事談什麼大成功大道理?

我的母親沒上過幾年學,但是她總能用最平實的語言和最簡單的行動,給我們講述最真誠的道理。

也是在那時我便明白了,原來一個對生活對自我對細微末節之處認真的人,才能有機會有能力有資格有信心去擁抱未來,去尋一份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夢想。

可是很多人費盡一生的力氣去經營生活,可最後都敗於不認真地對待生活。

因為他們總是在敷衍著自己的生活。

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總能聽到身邊人隨口就是一句,“你那么講究乾什麼,湊合著就得了。”

上大學的時候,隔壁寢室的一位男生一個學期一隻牙刷刷到捲毛了都不換,我讓他有空換支牙刷,同學說,

“不就是個牙刷嗎,我小時候一年也就用一隻牙刷,不也過來了。”

一個學期光是打遊戲買裝備就是幾千塊,一雙Nike的籃球鞋也夠他買幾百隻牙刷了,我知道這位同學不是買不起牙刷,而是在他的思維中這樣的事都屬於不用花心思去對待的邊角余料,能湊合著就絕不認真去對待。

在我們的生活中就真的有很多人喜歡這么“湊合過得了”,

“鞋子穿壞了,湊合湊合得了。”

“毛巾起毛了,湊合湊合得了。”

“孩子老是不聽話,湊合湊合得了。”

這樣湊合的人生,既是對當下生活的不認真不虔誠,更是對他人成功的莫名牴觸和自我安慰,

聽說隔壁家的孩子去國外留學了,不是敬佩而是譏諷:“外國的有啥好,去哪不都是學嘛,幹嘛要費這么大的勁呢?”

聽說新來的小李又被老闆提拔升遷了,不是祝賀而是笑話:“看他那狗腿的樣,就知道拍老闆馬屁,上個班演給誰看呢?”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人窮此一生既不能改變如今的現狀,又無心無力更無勇氣去改變一切,更因為默然接受和臣服於湊合的生活,甚至還把自己的無奈之舉當成崇高,於是終於在這樣的不認真之中,他們湊合著過完了這一生。

這樣的湊合,本身就是對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的選擇報以最大的不認真。

廖一梅曾經在《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中寫道:保持幽默感,保持尊嚴,認真對待自己,認真對待他人,對結果不存奢望。

或許,這才是我們面對未來所應該展示和擁有的最佳人生態度。

你若等待,清風自來。

你若認真,好夢成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