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集

2019-02-13 01:34:12

有一種商品交易方式,在農村叫趕集。而烙印在腦海里最深的是年少時趕年集。

隔著重重山水,思緒回到四十多年前。仿佛看到當年集市的場景,回到那個以生產隊為單位雞犬相聞的兒時故鄉。上國小前,最盼的是過年,每當過了臘月十五,記得父親會帶我去附近的集市趕集。

當年,所有趕集的人都是步行。有時為了少走路,可以先沿小路走,再到大路與小路的交會處奔上大路。所謂的大路是沒有硬化的土公路。那個年代呀,汽車跑不到鄉下來,所能目及的就是“推車子”,凡是推“推車子”的人,幾乎沒有空車去的,大多數推著自家的東西(比如高粱稈、麥子稈等農產品)去集市賣。因為是集體生產,豬羊雞鴨都沒有交易的。到了逢集那天,凡走在路上的,不用問,都是趕集的。走著走著,路上行人越來越多,到了集上,涌動的人潮喧鬧著集市。趕集的人們無非是買年畫、買顏料,女孩子買頭花(油光紙做的),男孩子買爆竹等等。還有重要的一項,就是趕集必去書店。那時農村沒有電,晚上靠點煤油燈照明。所謂的“電器”就是大隊的廣播,而且在每天的固定時段播放。所以,農村的孩子們時興看小畫書。記憶中看過的小畫書很多,像《小兵張嘎》《劉胡蘭》《黃繼光》《董存瑞》《封神演義》《哪咤鬧海》,等等。但是,每一本小畫書,儘管只花幾分錢,也不是想買幾本就能買幾本的。那個年代,一枚雞蛋才5分錢。平時,母親做飯總不捨得用雞蛋,把省下的雞蛋換成錢,再拿錢去買看中的東西,所以,雞蛋是“硬通貨”。用雞蛋換來的小畫書,都是跟小夥伴們輪流傳閱。有時,買到的小畫書,也不知道傳到誰家了,最後傳到自己家時,往往面目全非,封面、封底掉光,頁面缺損,缺角,皆司空見慣。而且小畫書的角大多磨損成“禿”狀,可見看的人數,看的次數足夠多。

在一次次盼望趕年集的時光中慢慢長大。上了國小,進了中學,年集年年趕,由近而遠。記憶中因交通不便、商品種類屈指可數的年集,逐漸過渡到商品自由交易放開,也就大約有十年時光。農村實行責任田“包乾”到戶,農民手裡也真正有了余錢,糧油、服裝、鞋帽、布匹、禽類、肉類、海產品、家具陸續充盈著集市的繁華,令人眼花繚亂。後來熟食陸續上市,室外的餷鍋湯,像羊肉湯、全豬湯等,給遠路趕集的人,提供了中午吃飯的場所。喝上一碗熱氣騰騰的肉湯,泡著香噴噴的大餅,那美美的滋味,那種滿足感,能從心裡一直流淌到臉上。

時光飛逝,歲月流轉。隨著經濟的發展,人們經商的意識越來越濃,從最初用雙腳丈量路程,逐漸用腳踏車、機車代替,到現在的電動車、小汽車也逐漸增多。而對於趕集,尤其年集也不似以前那么熱切盼望了。因為集市早在五年前就隔三差五不斷,方圓五里內就設集市,現在老家的村子就是其中的一個小集市,商品花樣琳琅滿目。

記不清從哪一年開始,集市上有一道獨特的風景,就是農人紛紛把自耕自種的土特產拿到集市上,而城裡的人往往專門趕集找這類“綠色食品”:土雞、土雞蛋、瓜果梨棗、應時的蔬菜等等。穿行在集市上,吸引耳目的還有花卉買賣,喜歡養花的人走到這裡腳步怎么也挪不動,選幾盆自己喜歡的討價還價,高興地買回家。還有繡花鞋墊、割花鞋墊、手工小玩具等手工產品也很受青睞。近十多年,各種小吃陸續上市,商人使出祖傳絕技,努力把自家的買賣做好、做大。那些“某某的烤肉”“某某風味的爐包”等,有的最初就是從集市賣起,一直做到生意興隆,到後來的連鎖店。

而現在,年集的現代氣息越來越濃,由人工吆喝聲變成播放器輪迴不停地喧囂在集市上空。你聽這段“你不買,我不賣,老鼠在你家談戀愛;買一小送一大,買褲頭,送小褂……”幽默且有吸引力吆喝聲會吸引眾多的人前去購買,圍觀。

一段風景衍生一段故事。而年集的故事該有多少?那是寫不完的文字,敘說不完的篇章。《日照日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